禁咒師 第五部 第一章(三)

「總之,好好把握這三十年的好光陰。」舒祈淡淡的,「到時候我都不知道老成什麼樣子,也不知道卸任了沒…我知道妳沒差,但妳多少替妳小徒打算一下後路。三十年後,他的年紀說老不老,說小不小,王母準備夠了,真要斬草除根,誰又有辦法?」

「哪有什麼好打算的?」麒麟伸伸懶腰,「船到橋頭自然直。」她轉頭四望,發現舒祈家有些不同。

【Google★廣告贊助】

奇怪,怎麼退化成原子彈廢墟?還看得到地板。之前不都是核彈廢墟嗎?而且原本是無隔間的公寓,現在居然有了隔間,但多少有整理過,不顯得狹隘。

麒麟搔了搔頭,「妳終於想開了,使鬼靈幫妳收房間?」

「並沒有。」舒祈瞪她一眼,「什麼時代了,妳認為我會弄個奴隸主子的派頭出來?」

「…妳轉性了?」麒麟很難接受,「突然收拾起來?」

「呃…」向來泰然自若的舒祈居然有幾分尷尬,「這是房租。」

房租?麒麟更摸不著頭緒,正待逼問的時候,大門突然開啟,一個年輕而有力的怒吼傳了進來,「舒祈!我出門才整理過,妳又弄得這麼亂!為什麼妳日常生活這麼低能?為什麼?!…靠!妳又吃泡麵!跟妳說過三百次了,妳不怕吃多了變成木乃伊啊~」

「食客話還那麼多!」舒祈少有的發怒起來,「司徒,你不高興的話,哪邊涼快哪邊滾!以為我很喜歡接你這燙手山芋嗎?」

那個叫做司徒的年輕人氣勢馬上枯萎了,低著頭咕咕噥噥著,一面提著兩大袋子的菜往廚房去,對著停在他肩膀上的白文鳥囉唆個不停,「每次都拿這壓我!我要有地方跑我還會留在這兒討人嫌?你說是不是啊白姑?白姑,妳幹嘛不說話?妳說舒祈是不是很欺負人?明明知道我沒地方去還這樣,真的很過分對不對…」

白文鳥忍了又忍,忍了又忍,終於發火了,口吐人言,「閉上你的嘴行不行?我是造了什麼孽讓你收了…喂!青菜是這樣洗的嗎?你沒看到有泥巴?你怎麼教不會啊!!」

整屋子都是他們的聲音,突然熱鬧的跟菜市場一樣。

舒祈和麒麟默默相對。半晌,舒祈疲憊的揉揉眉間,「得慕。」

忍笑很久的少女管家張起結界,隔絕這對囉唆二人組的噪音。

「…這是妳情人呢,還是妳收了徒兒?」麒麟突然很熱切,哇塞,今天真是八卦極了的一天!

「都不是。」舒祈冷然,「他的年紀好當我兒子了,妳覺得有可能嗎?妳先別管他是誰,我是不得不收留他的。他來我這兒,是拜茅山派那個死很久的掌門人為師的。但他到底還是活人,醒著的時候必須有地方住,若不是欠了楊瑾人情,我何必這麼辛苦?如果妳想問的問完了,就快快滾吧。我還有大堆工作要趕。」

掌門人?麒麟興致整個來了,說起來,那掌門人和她有半師之緣。

「我也難得來,讓我去拜會一下掌門人吧?」麒麟說著就要離魂。

「別想。」舒祈硬把她的魂魄按回去,「還不到妳知道的時候…嫌妳惹的麻煩不夠多?好好想想將來怎麼抵擋王母的殺著要緊,三十年的準備還怕不夠呢!」

麒麟還想問些什麼,舒祈冷著臉揮下了魔王的羽毛,硬把她颳出大門外。

「…喂!哪有這樣的!」麒麟發怒了,「八卦還沒說完啊!這個司徒到底是誰啊?!」

隔著門,舒祈叫著,「等妳有心理準備打完二十本電話簿,再來跟我問他是誰吧!」

麒麟站在門口片刻,咬牙切齒的。不過想起二十本電話簿的苦刑…她只能乖乖摸著鼻子,直接閃人了。

八卦是很想聽,但她也怕舒祈改變主意,真的讓她打完那二十本電話簿。

***

等她騎著五十CC小綿羊回去的時候,明峰氣急敗壞的追出來。「妳把我的『疾風號』騎去哪?我要買菜都出不了門!一聲不吭就跑掉…妳是不是幹啥壞事去了?!」

…這口吻,還真是熟悉。為什麼這年頭的食客氣燄都這麼高呢?

搔了搔頭,「…我出去走走。」

「妳還把車庫的門撞破!妳知不知道車庫的門要誰修?還不是我修!」

「你找個工人來修嘛。」她將車停好,摸進廚房找酒喝。

「…我們這種鬼地方,哪個工人敢來啊!」明峰吼了起來。

鬼地方?鬼地方都不鬼地方了…麒麟悶悶的灌了一大口萊姆酒,然後把耳朵塞起來。

明峰又跳又叫的數落半天,走到院子把麒麟亂停的機車牽進車庫…

「這不是我的『疾風號』!」明峰驚恐的喊起來,「我的『疾風號』有我佈下的平安咒!我的疾風號呢?!麒麟~」

「車不都一樣?」麒麟趕緊提著剩下的萊姆酒衝上二樓,把房門鎖起來。

「妳到底把我的車怎麼了?!我可憐的『疾風號』…那是我的愛車呀!」

真囉唆欸。「騎炸了啦。現在的機車真偷工減料…」

「…甄麒麟!」

我為什麼會收這個婆婆媽媽的傢伙當徒弟呢?一面喝著萊姆酒,麒麟也納悶起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