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五部 尾聲

尾聲

這場災難讓旅館老闆開出了天文數字的賠償單,就算把明峰加上明琦賣了也賠不出來。他實在沒有膽量去找麒麟幫忙,只好欲哭無淚的打電話給大師傅。

大師傅聽他簡單的述說了整件事情的經過,大笑得明峰都有點恚怒,好不容易才停下來擦眼淚。

【Google★廣告贊助】

「好吧,別擔心,小事一件…」大師傅好不容易才忍住笑,「『夏夜』有群研究員剛好在附近做田野調查,我讓他們去幫你擺平…擺平大老婆的憤怒…哇哈哈哈哈~」

明峰幾乎是羞愧的掛上電話。

「夏夜」的辦事效率極高,不到半個鐘頭,他們終於擺脫了在旅館洗被單的命運。

「跟堂哥出來旅行真是充滿驚奇和刺激。妳永遠不知道下一步會遇到什麼。」明琦說。

「…妳給我閉嘴。」明峰擁起不祥的預感。

的確如明琦所說,他們這一路又遇到很多奇怪的事情。不知道是他們呼喚災難,還是災難呼喚他們。

而這路上明峰也感到忐忑不安,畢竟應龍硬塞到他嘴裡的如意寶珠,不知道是福是禍。不過既然沒有造成拉肚子之類的疾病,也沒有發生任何異狀,他只能安慰自己那不過是個玻璃珠,應龍被關太久糊塗了,拿個玻璃珠就硬說是寶物。

離開葬著懷虛子(應龍)的島末,被封印的香風,又如影隨形。

他尋找的田園還沒有找到,但距離崇水曜卻越來越近,他的心情,也越來越沈重。

如果她真是崇家人呢?如果她真要明峰的命好報仇呢?

坦白說,他很害怕。卻不是害怕崇家的報復。而是…

他不知道能不能面對自己親手造下的殺孽,不知道能不能面對被害家屬的眼神。但是,他卻不想逃避。

「…妳要不要回家去啊?」他第一千遍的問明琦。

「不要。」明琦也第一千零一遍的回答他。

「妳不懂啦,」明峰有些煩躁,「我殺過人。我們現在要去找的,說不定是被害者的親屬。」

坐在後座的明琦,僵了一下。「…殺了誰?」

明峰安靜了一會兒,「答案很長,我得用一生的時間來回答,你準備聽我說了嗎?」

「…堂哥,我也看過『人間四月天』的。我不是梁思成,你以為你是林徽音嗎?」

「…………」

(第五部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