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五部 楔子

※啾曰:Blog連載皆為最原始連載版本,連載期間錯字、誤植難免,出書時皆會校對潤飾,故請勿挑錯,非常感謝。※

楔子 人間的李子酒

「所以,妳剛行完婚禮就跑來?」麒麟懶懶的問,瞇著眼睛正在喝李子酒。這是旅行之前不久蕙娘親手釀的,經過了一年的光陰,讓酒變得溫柔醇厚。「做什麼那麼著急呢?我們會有辦法的…倒是妳的洞房花燭夜怎麼辦?就這麼浪費了?」

人間的李子酒比起蜜酒,顯得淺薄、無味,完全沒有那種驚人的美妙和芳香。但這是人間的李子、人間的水釀成的,含有人間喧鬧粗陋的雜質,像是飲盡平凡的滋味。

【Google★廣告贊助】

新婚不久,恢復九頭鳥原身的妖怪少女,羞赧的用雙翅翅尖互碰,從頭(九個腦袋…)到腳都羞紅了,「那、那個洞房花燭夜…在我、我剛去明熠那兒就…就已經…」

麒麟點點頭,繼續喝她的酒。她有意無意的瞥了瞥英俊的肚子。她跟產卵的妖族不太熟,所以無法推斷是不是「先有後婚」。

但是因為長途而疲勞的旅行嚴重呆滯的明峰卻瞬間清醒。「…什麼?那該死的傢伙對妳…」他跳起來破口大罵,「這個人面獸心的禽獸!無恥的敗類、變態,色狼!居然敢玷污我心愛的小鳥兒!我宰了他~」

…人家兩情相悅,你這麼激動做啥?還有,姑獲鳥成長到有性別了,體型比起以前大了一倍不止,足足有一人高了,蛇頸粗得跟蟒蛇一樣。更不要說她應召喚變化的巨大飛行形態…起碼有輛十輪卡車那麼大。

這樣威猛、獰惡、龐大的「小鳥兒」…坦白講不多見了。

她這小徒父愛真的太充沛。

蕙娘和英俊試著安撫怒氣幾乎掀了屋頂的明峰,但是讓他怒髮衝冠的「禽獸」,不知道靠了什麼魔力(或許是愛的召喚),居然摸到他們隱蔽的居所,顫巍巍的站在院子裡喊,「英俊?英俊!妳在屋子裡嗎?我好想妳…」

轟的一聲,明峰向是爆炸一樣衝向門口。若不是他的傷口癒合的太好,他可能會把所有的狂信者通通放出來,秒殺他的禽獸表弟。

這個時候的他,只來得及抄起門外的竹掃把,像是被烈焰燃燒的大怒神,舉起兵器要終結這個險惡的「禽獸」。

蕙娘和英俊尖叫著試圖阻止他,還是讓明熠挨了幾記竹帚。明熠一面抱頭鼠竄,一面叫著,「我是英俊的丈夫!我擁有同居義務的權力!英俊雖然是表哥的式神,但也是我心愛的妻子呀!根據勞基法規定,你讓她超時工作了!我要求週休兩日…」

「休你的大頭!好讓你繼續蹂躪我柔弱的小鳥兒?!」明峰掄起竹帚窮追猛打,「你這禽獸騙子壞蛋!我宰了你~」

麒麟抱著釀李子酒的酒甕,支著頤,欣賞這場熱鬧的愛情倫理動作劇。

一切似乎沒有什麼不同,和過往的日子完全一樣。

但她知道,不是那麼回事。

這種和平才是最不正常的。他們回到人間,東方天界的屬地。她不是沒想過,或者去他方天界屬地躲個一陣子比較好…但她懶。她還是喜歡這裡,說不定是姑列射島固有的遠古鄉愁所致。

但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他們已經回來四天,靜悄悄的,什麼都沒發生。

沒有預料中的天兵天將,沒有大軍包圍,沒有人拿拘捕令或手鐐腳銬來,什麼都沒有。

這讓她覺得迷惑,很迷惑。

「老胡。」她喚了鬼車。

只有無盡的沈默回應她。

這更奇怪了。她試了試自己的靈力。沒錯,她衰退很多,說不定比當初死而復生的衰退還嚴重。但這是慈獸化的後遺症,也並沒有衰退到喚不來鬼車。

「唉呀,一年而已。」她抱著酒甕很遺憾,「我是不是錯過什麼好戲?」

當然啦,在庭院打得熱鬧滾滾的倫理愛情動作劇也是很精彩啦…但只要英俊還是嫁人狀態,這戲碼應該會常常在她的家裡演出,說不定會看到膩。

「我八百年沒騎過機車了,」麒麟喝完了酒,發著牢騷,「不知道還記不記得怎麼騎啊…」

事實上,她除了發動的時候誤轉油門,把車庫的門很乾脆的撞破以外,一路上倒還是平安的。只是高速公路多了一則都市傳奇,據說有個穿著細肩帶短褲的妙齡少女,騎著50CC的小綿羊,在高速公路創下時速三百三十公里的記錄。

這和辛亥隧道的尬車阿婆腳踏車的靈異故事,相同的在交警之間津津樂道著。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