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六部 第三章(二)

他在樹下坐了好一會兒,覺得自己情緒比較平靜了,才走入屋裡。

明峰相信,麒麟和蕙娘一定早就知道他回家了,但她們是這樣的聰慧(就算麒麟是酒鬼,也是個聰慧的酒鬼),知道他的傷痕得自己治療。

可能,非常可能,麒麟早就知道他的答案,但她從來不說。

【Google★廣告贊助】

走進客廳,麒麟抱著酒瓶,正在看「火影忍者」的動畫。薄醺的眼睛半開半闔,在沙發上縮成一團。沒看到蕙娘,樓上傳來忙碌的聲音,想來蕙娘又急著在打包。

這是很平常的景色。他跟麒麟住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這個樣子。但他沒想到,他會這麼想念她們。

想念快喝出鑽石肝的麒麟,想念忙個不停的蕙娘。或許羅紗的死別讓他更不捨,不捨身邊的任何一個人。

「愣著做啥?」麒麟醉眼惺忪的轉頭看他,「去廚房幫我把下酒菜端出來,我現在不方便。」

「…聽說妳炸的是食道不是腿。」溫柔的情感宛如朝霧,一碰到麒麟就化成太陽穴的青筋。

「啊…我腿上有貓啊…」麒麟心不在焉的喝了口酒,「快點去。乾喝酒很沒意思欸…」

「…妳腿上哪來的貓啊?!」明峰吼她,「唬人妳也有誠意一點…」

「被看穿了嗎?」麒麟托著腮,「我好懷念以前的笨蛋徒兒。之前你只會暴跳,看不出來我唬你呀…」

「誰是笨蛋啊?!」明峰還真的暴跳如雷,「妳不要想說這樣就可以混過去!化育池到底是怎麼回事?!這種會死的事情是可以試試看嗎?!還喝?妳還喝?!妳不要想說這樣可以混過去…」

麒麟用指頭堵住了耳朵。

這個舉動讓明峰的大腦瞬間當機,他暴吼一聲,奪走了麒麟的酒瓶,麒麟大怒的將他踢飛,搶回她心愛的酒。捂著自己可能瘀青的屁股,明峰愣了幾秒,撲上去跟麒麟拼命,這屋子開始久違的大戰,真格是地動山搖。

在樓上收拾行李的蕙娘,有些無奈的望著天花板簌簌掉落的灰塵。這兩個怎麼都養不大…

她放下手裡的工作,走下樓。麒麟騎在明峰身上,死命的挖明峰緊緊抱在懷裡的酒。

「…主子,冰箱有我剛買的薄酒萊。我買菜回來妳睡著了,還沒來得及告訴妳呢…」

麒麟歡呼一聲,從明峰身上蹦起來,直奔廚房,靠著冰箱門就開始灌,一面津津有味的吃著乳酪。

鼻青臉腫的明峰搖搖晃晃的扶著沙發起身,「就算是薄酒萊妳也別這樣灌!有沒有點女孩子的樣子?怎麼看都是路倒的爛酒鬼!…等等,」他猛然醒悟,「喂!麒麟,妳還沒說妳幹嘛非變成慈獸不可啊!!」

麒麟含含糊糊的回答,「唔…(嚼嚼嚼),啊就…既然有這種設定,就什麼都玩看看啊,慈獸算隱藏人物欸!這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有的體驗…」

…這是理由?這也好算是理由?!

「有一半的機會會翹辮子啊!我可不要替妳披麻帶孝!」

「還有一半機會不會嘛,人生自古誰無死…」麒麟伸出食指搖晃,「我跟各殿閻羅都有交情,說不定會放我歸陽,若不能,好歹也可以混個官兒做做…」

「…冥界封閉了不是嗎?」明峰額頭的青筋幾乎有蚯蚓粗,「連冥道都不通了,妳還指望閻王給方便?」

「對喔。」麒麟開始傷腦筋,「那我去拜託舒祈…」

「甄麒麟!」明峰怒吼,「妳給我正經點!」

「我向來是個嚴肅正經的人。」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