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六部 第三章(三)

麒麟死都不告訴他為什麼要去尋化育池,被他纏到煩了,麒麟高舉雙手:「我錯了,宋大爺,我真的錯了!我不該打電話給你,應該自己悄悄的出國去…」

「妳敢?!」明峰對她揮舞拳頭,「妳敢自己偷跑,天涯海角我也去找妳鞭尸!」

「這是損毀屍體,違反法律的欸。」麒麟喃喃的抱怨,「你是師傅還我是師傅?是我聽你的還是你聽我的?」

【Google★廣告贊助】

明峰完全忽視她的抱怨,身為一個不像樣師傅的弟子,就是這麼勞心勞神,他早就覺悟了。「到底是為什麼?妳說!」

她是哪根筋不對,收了這樣一個囉唆又雜念的徒兒呢?麒麟納悶起來。

這年頭的食客和徒弟,真的一個比一個囂張了。瞧瞧這審案子的口吻!

「啊就…我人類的部份已經完蛋。」她決心簡化整個事實,「不變成慈獸,我可能活不久。」

你知道的,「活不久」是個非常曖昧的名詞。從蜉蝣的角度來看,活不到一個鐘頭叫做活不久;從人類的角度來看,再活也活不到一個月叫做活不久…

從慈獸的角度來看,活不到三百歲,就是夭折,活得不久了。

麒麟用的就是慈獸角度,但當然,她是不會告訴徒兒的。

果然明峰臉孔蒼白起來,雙唇顫抖。麒麟趕緊把頭一低,省得被他看破拼命忍住狂笑的衝動。

「…情況這麼糟糕?」他連聲音都不穩了。

「其實沒有很糟糕。」麒麟聲音古怪的說,聽在明峰耳裡,像是在壓抑啜泣。

「妳為什麼不早說?!」明峰大聲起來,「還跟我盧盧盧盧什麼盧?!蕙娘,我們馬上去收行李,機票訂了嗎?幾時出發?這不能耽擱了啊!」

蕙娘忍不住開口,「其實…」她實在不忍心看明峰這傻孩子讓主子耍得團團轉。

麒麟在她手臂上捻了一把,「別說,蕙娘。白讓明峰擔心做什麼?」她神情怪異的微笑,「我累了,先回房休息去。」

「快去休息。」明峰誤會的更深,「妳有病啊?幹嘛故做開朗?還有五成的希望不是嗎?去去去,晚餐妳想吃什麼?我去弄!」

已經走上樓梯的麒麟沒有回頭,「…霉乾扣肉可以嗎?我想在…在…在出國前吃一次客家菜。」

明峰瞪著麒麟的背影,和應龍起共鳴的感覺又襲上心頭,簡直讓他無法呼吸。麒麟…麒麟不會死的,他不會讓麒麟死掉的!

「好。」他別過頭,「快去休息。」

他不知道的是,麒麟憋到房間,鎖好門,坐在床上開始放聲大笑。如果他知道被麒麟唬了,非衝去試圖將她大卸八塊不可。

飛往地中海的旅途很漫長。

雖然漫長,但沒有明峰原本擔心的災難。他對搭乘飛機一直都很排斥,要不是狀況緊急,他實在很想建議搭船前往比較安全。

想想看,他搭幾次長途飛機,都有大大小小的災難。去紅十字會上學,弄到飛機迫降,和麒麟出差,和金毛吼大戰。這次不知道會遇到什麼狀況…他實在忐忑不安。

尤其是一上飛機,原本坐在窗邊的明峰就乾扁的和蕙娘換座位。因為小小的窗戶擠滿了將臉壓在玻璃上的眾生,大半都是精怪。要驅趕他們,他們沒惡意,單純對明峰好奇(說不定還有點小小的崇拜):不趕他們,將臉壓扁在玻璃上的精怪又有幾分恐怖,更有幾分爆笑。

只好請蕙娘坐在窗邊鎮壓,麒麟坐他們中間,明峰坐在走道旁。

但沒想到,這樣也不得安寧。

他們搭經濟艙,但得到頭等艙的待遇。兩個貌似雙胞胎的姊妹花空姐,巧笑倩兮的噓寒問暖,服務的無微不至,還衝著明峰拼命笑,交頭接耳的興奮低語。

「…妳問。」

「不要啦,妳問…」

推來推去好一會兒,雙胞胎空姐之一走了過來,聲音興奮得發抖,「呃…請問,宋明峰先生,您認識…英俊嗎?」

明峰吃了一驚,抬頭看著這位俏麗的空姐。又陌生又熟悉的氣,光滑柔順的黑髮偶爾會不太安分的蠕動一下。

「妳們…?」明峰訥訥的,「妳們是…英俊的族…我是說,妳們是英俊的親戚?」

「對對對,我們都是她的族姐!」兩個空姐熱情無比的過來和他握手,非常激動的大晃,「英俊真是好福氣,跟了少年真人當式神!她打電話回家,我們都替她好高興呢!她從小就呆,又很排斥變化人形,連性別都還沒有。這年頭要在人間討生活,不變成人怎行呢?沒想到她不但會變了,性別有了,還嫁人生子了!妖力一整個提升許多…」

這對空姐嘰哩呱啦的,嘴巴就沒停過。聲音清脆好聽極了,怎麼看都是一對佳人,半點破綻也沒有。誰想像得到,這樣清麗嬌柔的空姐,居然是一對妖鳥姑獲呢?

不過…也對啦。身為空航守護妖,再也沒有比空姐這樣的職業掩護更好的了。連明峰都沒認出她們的身分,尋常的驅魔師更抓不到頭緒。

不知道麒麟看出來沒有?

「美麗的小姐們,」麒麟笑笑的舉舉酒杯,「再來杯香檳如何?」

「禁咒師都開口了,我們敢不依麼?」空姐之一笑著,「要多少有多少,只是…少年真人能不能幫我們簽個名?」

…簽名?!

「那有什麼問題?」麒麟很大方,「要簽多少有多少,就怕妳們紙張不夠。」

她們倆立刻奔去取了簽名板,殷殷的看著明峰。

「為、為什麼要簽名?」他整個窘起來,「為什麼我要罰寫名字?」

「明峰大人,妳在我們族裡可是很有名的!」她們倆個交握雙手,「繼世者欸!傳說中的繼世者…我們的族妹居然是繼世者的式神欸!」

「繼世者好帥喔!」

「而且這樣體貼溫柔的照顧自己的式神…您還允許她結婚生子欸!」

「我們好羨慕啊~」

「就像主人和女僕的關係…好浪慢~」

…妳們在說什麼,我怎麼都聽不懂?

明峰臉孔抽搐了兩下,默默的罰寫了自己名字。他只希望趕緊結束這種尷尬。這對姊妹花非常健談,最初的羞赧過去,明峰很快的和她們打成一片,解除不少旅途的枯燥。

「好奇怪呢。」當中的姑獲姊姊說,「為什麼我會很想吃明峰大人?」

明峰把嘴裡的果汁都噴了出來。他慌張的擦拭著腿上的果汁,「…啊?!」

姑獲妹妹歪著頭端詳明峰,「唔,我也有點想…」她下意識的舔舔唇,很性感,但讓明峰整個毛起來,「明峰大人祖上有蛇的血緣嗎?還是龍?」

吭?「這我不太清楚…但從沒聽說過。」這對姊妹花好奇的在他身上嗅來嗅去,讓明峰的頭髮都快全體站立了。

味道?蛇或龍的味道?

「應龍是龍的一種沒錯吧?」明峰搔搔腦袋,「應龍逼我吞下一顆珠子,說那是如意寶珠。但他被關了好久了…關到神裡神經,他的話也不能全部相信就是了。」

「…如意寶珠?」這對姊妹花驚呼,「那可是…」

明峰還沒回答,腦袋已經被麒麟巴了一下。

他轉頭,麒麟眼中燃燒著怒火,「這麼大的事情,你沒告訴我?!我非代替月亮懲罰你不可!」

「…師傅,現在是白天,哪來的月亮?」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