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六部 第三章(四)

麒麟才不管這些,揪著明峰的胸口怒吼,蕙娘為了不引起騷動,張起隔絕聲音的結界,看得這對妖鳥姊妹花目瞪口呆。

果然是禁咒師身邊引以為傲的殭尸式神。須知殭尸原本不長於結界這類防禦性法術,沒想到禁咒師的殭尸式神不但精於結界,還精通到可以僅隔絕聲音。

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Google★廣告贊助】

蕙娘無奈的瞥了她們一眼,一面拉著麒麟勸著,「是了,主子,我知道妳很生氣…好不好鬆鬆手?明峰的臉已經跟豬肝沒兩樣了…」

麒麟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鬆手,「你給我說!為什麼這麼大的事情不告訴我?」

明峰嗆咳了好幾聲,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妳不是摔我電話?我怎麼告訴妳?」

「你不會再打嗎?」麒麟發著怒,「你若早點告訴我,如意寶珠還能取出來…」

「反正也沒食物中毒的現象,不用管它吧?」明峰有些不耐。想想他身體裡藏了一堆不安分的惡靈式神,都活得好好的了。一個小珠子算啥?

「既然你這麼看得開,」麒麟的神情轉凝重,「那先恭喜你長生不老了。」

…啥?!

「妳說什麼?!」明峰跳了起來,「什麼長生不老?妳開玩笑對吧?不過是顆玻璃珠…」

「是啊,不過是顆如意寶珠。」麒麟不怒反笑,慢騰騰的抿了口酒,「不過應龍死到骨頭都成灰了,只剩下魂魄居然還存活,甚至法力都還在,你想過是為什麼?就是他的如意寶珠沒毀,直到他將寶珠給你吃了,這才真的死得成。現在你成了如意寶珠的新主人…恭喜你擁有龍一般的壽命和永遠的青春啊。」

明峰的臉孔整個蒼白了。這潑泥鰍!臨死還擺他一道!他可不想自找的當妖怪啊!

「…師傅,請妳幫我拿出來。」他雙目含淚。

「現在知道是師傅了?」麒麟冷冷的說,她陰晴不定的低頭想想,又把了明峰的脈,向來神氣的她,頹下了雙肩。

「太遲了。」她凝重的宣告,「已經和你的心臟融在一起。」

這比醫生宣告癌症還讓明峰震驚。他整個人像是被雷打到,張著嘴,還不死心的掙扎,「…能不能開刀?」他不要長生不老!大家都老去、死去,留他一個孤鬼兒做什麼?!

「可以啊。」麒麟閒閒的回答。

明蜂湧起了一絲希望,他就知道麒麟會有辦法的。

「摘除心臟就好了。」

…對麒麟抱著希望,根本是自找的絕望。

「沒有其他安全點的辦法嗎?!」

「誰讓你不告訴我?!」

他們倆個在狹小的座位打了起來,蕙娘只能默默的加強結界,加上一層幻術掩飾。

「…蕙娘大人,您真的好厲害喔。」妖鳥姊妹花眼中湧出了崇拜。「我們都三百多歲了,還沒見過像您這麼有本事的殭尸呢~」

蕙娘無言了片刻,「…生命自會尋找出路。」

看著她們倆滿頭問號,蕙娘虛脫的嘆口氣。

***

明峰沒好氣的去洗手間。

麒麟的力氣又大了許多,這次他被打青了一隻眼睛。看著單邊熊貓眼,他弄溼了手帕,試圖冷敷一下。

照著鏡子,他實在看不出來自己有什麼異樣。就那麼顆玻璃珠,真的會長生不老?煩惱了一會兒,他決定不去想了。應龍都死多久了,就算是如意寶珠,也總有保存期限吧?為了還沒有發生的事情就發愁,實在太蠢。

按著右眼走出洗手間,讓兩個憂愁到有鬼火的妖鳥姊妹花嚇得貼牆。

「…妳、妳們…怎麼了?」

「不要緊嗎?明峰君?」她們兩個臉上有著一模一樣的擔心,「剛看你受到很大的打擊…又被禁咒師痛扁…但我們不知道該不該插手…」兩個妖怪少女低頭,絞扭著手指。「長生不老也不是那麼不好…如、如果你覺得很寂寞,我們家鄉歡迎你來,隨便你想待多久就待多久…我們有假就會回去陪你…」

明峰睜大眼睛,看著這對善良的姊妹花。原本還有些忐忑的心,漸漸的穩了下來。

她們啊,果然是英俊的族姐。擁有著相同無辜的大眼睛,和善良溫暖的心。

「妳們…都是好孩子。我沒事的。」他溫柔的說。雖然她們變化為人形,但隱藏在濃密長髮下,卻有著相同的、無力垂下的蛇頸。應該是修行的關係,不再滴下毒血,也能夠偽裝起來,不讓人看到。

但,也跟英俊一樣,很痛很痛吧?終生不會癒合的傷口。

「我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就可以治好。」他掏出藍色小花ok繃,小心的貼在她們藏起來的蛇頸上,「但妳們又沒做錯什麼,祖上的罪孽關妳們什麼事情?希望妳們痊癒,但願你們姑獲一族,再也不受這種痛楚。」

從出生就該纏綿到死亡的痛楚,消失了。在他溫柔的呵護下,消失了。她們突然了解了英俊的心情,她們也甘願,情願為這個悲憫照料她們的短命人類獻出自己的生命和一切。

明峰和姊妹花不知道,他的溫柔不但治癒了英俊和姊妹花,也相同的影響了遠在故鄉的眾姑獲鳥。他們的咀咒來自一個敗德代天帝,而身為繼世者卻對自己一無所知的明峰,卻赦免了他們。

這讓姑獲一族甘願為他獻出生命。

此是後話。

***

他們抵達希臘的時候,姊妹花空姐跟他們道別。

「明峰君,我叫做『翱』,這是我妹妹『翔』。」當中的姊姊對他說,送給他一片宛如翡翠的鳥羽。「英俊在孵卵諸多不便,只要你持羽呼喚,天涯海角,我們都會設法趕到。」

他再三推辭,還是拗不過姊妹花的熱情和堅決。摸了摸她們的頭髮,明峰跟著麒麟下了飛機。

將翠羽收起來,麒麟冷眼片刻,「你可不要真的持羽呼喚。」

「我才不會亂麻煩人家…等等,」他毛了起來,「為什麼?有什麼不對?」

「姑獲一族聽說有種很特別的法術,叫做『魂行千里』。消耗自己的生命瞬間飛抵某地。這種法術算是大絕,多行個幾次就準備好收屍了…畢竟她們不是你的式神,要幫你就只能這樣。」

明峰張大嘴,轉身想衝上飛機,卻被麒麟拖著走。「人家姑娘的心意,你幹嘛糟蹋?只是告訴你後遺症,能不喚最好…你這人的桃花怎麼老是開在最古怪的地方?」

…我也不想好嗎?

等待通關,明峰越想越不通,「我記得英俊是吸食人的生氣的。」

「是呀,」麒麟不以為意,「姑獲一族遭罰之後就只能吸食人氣。」

「但她們卻會想吃蛇或龍…?」這不是很奇怪?

「天敵咩。啊,你不知道妖鳥姑獲和佛土八部眾的迦樓羅鳥是親戚嗎?雖然是遠親,但的確出於同源。」她施施然的往前走去。

…妳說啥?妳說…姑獲鳥和日食千龍,尊貴高傲的迦樓羅金翅鳥一族是遠親?!

「我覺得,」明峰頭昏腦脹的說,「自從我當了妳的弟子以後,似乎跟現實距離越來越遠了…」

「這就是人生。」麒麟打開小扁瓶子,灌了口酒。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