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六部 第四章(一)

第四章 迷途

「然後呢?」明峰扛著沈重的行李,跟在麒麟身後費力的走著。計程車司機不知道聽不懂麒麟的口音還是故意,將他們扔在距離旅館還有兩公里的荒郊野外。

「什麼然後?」麒麟心不在焉,「當然是先到旅館住下,找個餐館開始吃飯喝酒…」

【Google★廣告贊助】

「…除了吃飯喝酒,妳就沒關心過別的嗎?!」明峰一整個火起來,「妳的希臘語也講得很爛!妳跟司機雞同鴨講什麼啊?!他不但敲竹槓,而且還把我們扔在這個荒郊野外,連輛車都不見…」

「不然你來跟他講?」麒麟略抬了抬眼皮。

明峰頓時語塞。他的天賦在閱讀,標準的能讀能聽能寫不能言。聽完全聽得懂,但開口就是一片空白,和他臨陣忘記咒語簡直是一模一樣。

「我覺得你不知道算是天才還是笨蛋,」麒麟端詳了他一會兒,「說不定你有某種學習障礙。你要不要看醫生?我認識幾個很不錯的精神科大夫…」

「…閉嘴。」

麒麟找了路邊的樹蔭坐下,從行李掏出酒,「坦白說,我不想跟他盧下去,是因為他的水箱快爆炸了,大約熬不到兩公里吧。」

明峰睜大眼睛瞪著她,決定不去問她為什麼。麒麟如果說明天太陽會從西邊出來,最好還是相信她,然後不要去問理由比較好。

越問就越脫離現實了。

「妳怎麼不跟他講?」他決定問比較安全的話題。

「專敲觀光客竹槓的司機是該受點教訓。反正步行也不遠…大約五公里就有電話可以借了。」

「…他應該有手機吧?」

麒麟嘿嘿笑了兩聲,「沒電了。」

…他決定,以後他開車,絕對不要讓麒麟坐在助手座。這實在是比爆裂物還危險的乘客。

「到底還多遠?」他扛行李快累死了。

「應該快到了…我炸了火符。」麒麟悠閒的繼續喝冰啤酒。當然,也最好不要問她啤酒為什麼冰到冒水珠。

果然遠遠的,一輛小小的金龜車用瘋狂的速度駛來,發出尖銳的煞車聲停在他們面前。駕駛馬上蹦出來打躬作揖,連連道歉,恭恭敬敬的請他們上車,還自動自發的將大堆的行李塞進小得跟鞋盒一樣的行李廂。

塞得進去這件事情就不去討論了…但這位先生的身上為什麼洋溢著海洋風味?

麒麟略略抬了眼皮,看著呆在一旁的明峰,「沒見過西洋的龍王?」

這位俊俏的像是希臘塑像的美少年不大好意思的點頭,抱怨著,「麒麟,妳老愛洩我的底。」

「我可沒說你特愛拖女人下海吃掉。我十來年沒經過,你又吃了多少女人?」

「不不不,親愛的,自從讓您『教誨』之後,我再也沒吃過人了…」美少年縮了縮脖子,聲音發顫,「真的,妳要相信我…莉莉絲也可以為我作證!」

麒麟冷笑著,坐進了助手座。

這個時候,明峰突然非常同情這個會吃人的西洋龍王。

正確來說,這是棟漂亮的別墅型民宿。充滿地中海風味,色調以藍白為主,非常美麗。

但這家民宿卻掛起休息的牌子,西洋龍王老闆為了接待麒麟,客人趕了個精光,小心翼翼的服侍這位超資深美少女。

不知道當年麒麟是怎樣嚴重的「教誨」他的。

看看這滿桌熱騰騰的道地希臘菜,大塊羊排、大盤沙拉,還有讓人目瞪口呆的龍蝦,甚至還有個巨大的披薩。

當然,絕對少不了的紅葡萄酒發著寶石般的光芒,在餐桌上閃爍。

麒麟毫不客氣的坐下來據案大嚼,明峰和蕙娘卻沒什麼胃口。尤其是明峰。他和堂妹旅行了一個暑假,雖說明琦不是那種減肥的人,吃得比一般女孩都多,但他總覺得她食量小。結果回到麒麟身邊,又看到她恐怖的食量,一整個臉孔慘白,完全無法習慣。

看她吃飯,就會覺得撐死,誰還吃得下。

「麒麟親愛的,」西洋龍王滿臉堆笑,「餐點還合妳胃口嗎?」

「不錯不錯,」麒麟心滿意足的灌紅葡萄酒,「再來份烤羊羔。」

「主子,」蕙娘知道徒勞無功,還是盡責的勸,「妳真的不能夠吃太多,妳的傷口…」

「什麼傷口?早好了啦。」麒麟忙著剝龍蝦,「傷口好得慢是因為營養不良。我正在補充營養讓傷口不再裂開。」

妳見鬼。明峰和蕙娘在心裡默默的異口同聲。

西洋龍王已經把烤羊羔抬出來了,麒麟幸福的嘆息,繼續埋首苦幹。瞥見他一臉畏懼,麒麟懶懶的說,「我說賽特斯,我已經不在紅十字會當差了,你不用這麼怕我好嗎?」

喚為賽特斯的西洋龍王愣了一下,隨之苦笑,「如果我又吃了女人…」

「我還是會揍你。」麒麟回答的理所當然,「這次我很難掌握力道了。」

賽特斯低下頭,連耳朵都垂了下來。連明峰都覺得他可憐極了。

「…最少妳可以勸莉莉絲不要每年都來我家院子挖得到處都是洞。」賽特斯帶著哭聲,「我可都改過了!現在我不會把女人拖下海吃掉,然後把屍骨埋在後院了啦!她每次都來亂挖我的院子…我苦心種植的玫瑰啊~」

「看在這頓飯的份上,」麒麟敷衍著,「我會叫她挖院子的時候別挖到玫瑰。」

「滿園子都是玫瑰,怎麼樣可以別挖到?」

「叫她土遁往上挖麼。」

「…這算什麼好辦法?我的玫瑰、我心愛的玫瑰啊~」

試圖用飲食賄賂麒麟,本身就是個不切實際的想法。明峰默默的想。

等麒麟終於吃飽,賽特斯幾乎要累倒,她呼出一口氣,啜了口紅葡萄酒。「我也不是那麼難商量啦…我可以叫莉莉絲以後都不來打擾你。只是你別讓我發現…」

「我不敢!我不敢!我絕對不敢!」他露出滿臉期待。

「只要你幫我破解這張地圖。」麒麟笑笑的拿出一張紙,「據說這是愛琴海海域的某個地方。」

賽特斯滿懷希望的接過,臉瞬間垮了下來。他是西洋龍王一族,又主掌愛琴海,再怎麼簡略的地圖都可以破譯,只要有絲毫特徵就成。

但這張地圖…真的太考驗他了。

「…這是地圖?」他完全不敢相信,「麒麟親愛的,別玩我,這完全是幼稚園塗鴉。」

「你這麼認為?」麒麟抬抬眼,「好吧,我就這樣告訴上邪好了…說賽特斯批評他的地圖像幼稚園塗鴉。」

賽特斯張著嘴,像是吃了一公斤的黃連,「…妳乾脆告訴我,妳要去哪裡。」

「我要去獨角獸的聖地『春之泉』。」

「…妳還是讓莉莉絲來蹂躪我的玫瑰吧。」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