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六部 第七章(一)

第七章 代價

蕙娘看到麒麟,比想像中還鎮靜。「回來了嗎?主子?」語氣很平靜,像是和麒麟分別了五分鐘,不是五年。

「蕙娘,我餓了。」麒麟皺著臉,「原來過了五年啊…難怪我覺得饞得不得了。還有酒,酒呢?我要酒啊~」

「我早就準備好了。」蕙娘淡淡的說,「核桃酒如何?我自己釀的。」

【Google★廣告贊助】

麒麟像是餓虎撲羊,抓起那小罈核桃酒猛灌,非常痛快的哈氣,「爽!最難過的不是轉化,是我可憐的酒蟲。足足餓了五年哪…」她據案大嚼,含含糊糊的誇獎,「太棒了,蕙娘真是天下第一…」

「慢慢吃,還很多。」蕙娘輕聲說著,「我一直都在準備,準備著這一天。」

「妳吃慢一點好嗎?誰跟妳搶?」麒麟吃得狠了,嗆咳起來,明峰跳過去拍她的背,「妳找死啊?堂堂禁咒師死於噎死,這傳出去能聽嗎?妳吃慢點行不行?…喝水啦!誰讓妳喝酒順氣的?妳就不怕急性酒精中毒?這裡離人間的醫院可是很遠的!」

嘴裡不斷的抱怨,明峰卻乖乖的站在麒麟身邊,服侍她進食。他很害怕,真的很害怕,麒麟歸來只是一場夢,像是之前無數清晨驚醒後,了無痕跡的夢境。那總是讓他痛哭失聲。

麒麟遠比他想像的重要許多。雖然是這樣一個爛酒鬼,這樣一個不戲耍他日子過不去的混帳師傅。但是沒有麒麟,就是不行。

他一直服侍她吃完滿桌早餐,這才確定這是真實,而非幻夢。

「甜點呢?」麒麟用湯匙敲著盤子,「甜點甜點甜點~還有我的酒~酒杯空了空了空了~」

「知道啦!妳有點女孩子的樣子行不行?」吼完她以後,明峰覺得很疲倦。真是莫名其妙,他做啥一直在等這個爛酒鬼…

轉進廚房,他正要喚蕙娘,卻聽到蕙娘壓抑著,發出類似啜泣的笑聲。

表面鎮靜的蕙娘,交抱著雙臂,緊緊的抵在牆上,臉上闌珊著蜿蜒洶湧的淚,卻在笑。壓抑著狂笑。一聲聲,喘不過氣似的,啜泣般的狂笑。

他躲了出去,站在幽暗的甬道,眼眶漲痛溼熱。

或許蕙娘的心情,他最明白。因為他也是這樣。

***

麒麟轉生成功的消息,很快的就傳遍了春之泉,蔓延到散居各地的獨角獸們。他們好奇的湧回故鄉,看到那位懶洋洋、純淨美好的遠親處子。

她多半維持著人形,偶爾興起才會變回真身,那蒼青色的身影引起許多獨角獸的愛慕。連憤怒的族長都緩和許多,跟麒麟狠狠地吵過幾次,打過一架,居然成了莫逆之交。

但更讓人訝異的是,她和尤尼肯奇特的友情。

她短暫居留在春之泉的期間,每天清晨都會化為真身,踏浪去尋尤尼肯。

「…哼。」尤尼肯睥睨著相形之下非常嬌小的蒼青慈獸,「瞞得過別人,可瞞不過我。妳,不完全。」

「對啊,我不完全是慈獸。」麒麟泰然自若,「反正以前的我,人不人鬼不鬼,現在只是慈獸都不慈獸了。習慣就好,習慣就好…」

尤尼肯低頭看她,「…妳並不知道妳付出多麼重大的代價,將來妳必定會後悔的。」

麒麟飛快的反擊,「那麼尤尼肯,你後悔了嗎?」

這位高傲的英靈瞬間變色,用著火紅熾熱的眼睛灼灼的望著她。或許可以讓其他眾生、甚至天神都膽寒,卻嚇不住這隻蒼青色的慈獸。

「哼哼。」他緩和下來,「有時候。畢竟我當初祈求力量時,實在太年輕,年輕到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啊,那我也有時候懊悔一下好了。」麒麟無畏的回答,「想要得到些什麼,總要付出些什麼。」

這讓尤尼肯困惑起來。「…我不懂。妳真的了解妳付出什麼嗎?我當時太年輕,以為沒有選擇。妳呢?我並不認為妳對什麼抱持著執著。」

麒麟垂下眼簾,沒有回答。

尤尼肯以為她不明白,「我付出的代價是,我成了『無』的眷族。我不會消亡,因為我本身已經消亡。即使這世界毀滅殆盡,我亦與虛無同在,存在著意識的…永遠不能解脫的無期徒刑。妳懂這是多慘烈的代價嗎?」

「我知道啊。」麒麟的語氣很輕鬆,「沒有終點,也無從出發的旅程,對嗎?」

「妳也付出相同的代價嗎?」

麒麟笑而不答。

「為什麼?」

「這個啊…為什麼呢?」麒麟仰頭思考了一會兒,「我就是想搗蛋一下啊。我就是,討厭這種結局。創世者或許身分高貴,若生在現代,搞不好是天才程式設計師…但他寫作的功力實在太爛。這種鳥結局誰能接受啊?」

她露出一個促狹,帶著可愛邪氣的笑容,「這世界這樣寶貴,哪是那種五百塊一本的劇本可以糟蹋的?我不好好搗蛋一下怎麼行哪?」

尤尼肯盯著她不放,「妳會懊悔的。」

「怕啥?」她朝尤尼肯搖了搖滿頭蒼青的鬃髮,「我真的很懊悔的時候,還可以跑來跟你哭。我想,會跟你一樣,『有時候』。」

她輕鬆哼著歌,踏浪而去。

尤尼肯注視著她的背影,然後緩緩沈沒入泉心。哼哼,這高傲的小妮子。他噙著笑,閉目臥在幽深的泉底,遠遠傳來獨角獸隱約縹緲的歌聲。

妳不了解,『有時候』往往會讓這些活生生的歌聲打滅。會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他有預感,麒麟懊惱到跟他哭訴的時刻,永遠不會來臨。

這樣一個奇特的小妮子。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