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六部 第七章(三)

表面上看起來,麒麟和以往沒有什麼兩樣。

依舊好酒貪杯,依舊狂愛著美食,抱著漫畫不放。表面上。

但她居然去紅十字會申請復職,帶著蕙娘和明峰滿世界跑。值勤之認真,讓明峰幾乎認不出她來。

【Google★廣告贊助】

「…轉化是不是轉壞了妳的腦子?」明峰覺得有些膽寒。他絕對不相信不過是五年的轉化,就可以轉斷麒麟的懶筋。

「少囉唆。」麒麟眼皮都沒抬,專注的看著資料。「給你的那一份報告你是看了沒有?臨行不多做點準備,小心到時候欲哭無淚。」

…她一定生病了。

「蕙娘,」他臉孔蒼白的摸進廚房,「妳看要不要送麒麟去醫院掛急診?」

「應該…不用吧?」她其實也很擔心,「主子,歇一歇吧?太久沒努力工作,妳…妳真的沒問題嗎?」

麒麟白了她的式神和弟子一眼。「什麼話嘛,我一直是個勤奮認真的人好不好?」

妳才不是。蕙娘和明峰在內心默默的回答。但他們誰也不敢說出口。

但麒麟似乎真的轉性了,不管紅十字會給她多小多無聊的案子,就算要她從台中飛到南極,她也欣然接受,而且親力親為,從來不想要叫明峰自己去就算交差了。

她異常的辛勤,成了眾生的話題。連守著幻影咖啡廳的上邪都聽說了。

這天,趁著明峰去探望英俊和她的小女兒,麒麟懶洋洋的踏入幻影咖啡廳。距離上邪勸她去尋西方化育池,已經過了六個年頭。

瞥見她,上邪內心一凜。她成功了。但是怎樣慘烈的成功。

「…妳搞什麼?」上邪發怒起來,「我叫妳去轉化為慈獸,妳弄成這個樣子回來!妳沒有完全變成慈獸!」

「對啊。」麒麟滿不在乎的說,「化育的時候,我動了點小小的手腳。」

「不該祈求的力量就不當去祈求!」上邪把抹布摔在櫃台上,「妳這副德行,我怎麼跟子麟交代?!」

「子麟奶奶不會知道。」

「但我知道!」上邪整個火起來,「妳知不知道沒有終點是怎麼回事?比天地高壽是好事嗎?妳這白癡!妳還是會死,但是死掉以後妳的魂魄會化為『無』,但是意識永遠清明!妳懂不懂這是多麼漫長的寂寞啊?等妳抵禦不住這種孤寂,妳就會被『無』吞噬,成為巨大的『無』的一部份!妳到底懂不懂妳付出什麼啊?!」

「我懂啦,不用那麼大聲。」麒麟塞住耳朵,「上邪君,你怎麼養成這種婆婆媽媽的個性?我記得你以前很乾脆的。」

上邪氣得發怔,「…在子麟煩死我之前,我先宰了妳!妳這混帳小鬼~」他撲過去,被驚呼的員工牢牢架住。

「…唯一不會被毀滅的,唯有『毀滅』本身。」麒麟懶洋洋的托著腮,「好啦,幹嘛這麼激動?萬一那天真的來臨,總要有人去填那個坑對吧?總不能看我的小徒去填吧?」

她笑瞇了可愛的眼睛,一種滿不在乎的輕鬆。「哎啊,我最近老想到舒祈講的話。我比我想像的還喜歡這個髒兮兮的世界啊。」

上邪瞪著她,然後別過頭。「…喝什麼?」語氣非常兇。

「蟠桃酒來個三罈。」

「咖啡廳不賣酒!」他兇狠的頓下一大杯熱牛奶。「小孩子喝什麼酒?!」

我都上百歲了,誰跟你小孩子…但麒麟乖乖的喝著熱牛奶。跟一個活了好幾千歲的大妖魔爭辯年齡問題,未免太蠢。

「欸,」她懶懶的問,「有沒有狐影的消息?」

「妳錯過他了。」上邪有些煩躁的洗著杯子,「他上個月拿了年假回來了幾天。沒碰到妳,他很失望。」

「他交代什麼沒有?」

上邪扔了個玉簡給她,「回家慢慢看去吧。」

都什麼年代了,狐影還用這種老古董…麒麟咕噥著,帶著玉簡回去。

這是天界通用的書信媒介,曾經傳到東方道家,但已經接近失傳了。這種玉簡需要用心眼內觀,未必是文字,甚至可以插入影像、圖片,能力越高強的可以做到越擬真,但一封普通書信沒什麼人會去搞個藝術品就是了。

若拿人間的創作物來比擬,網站勉強接近。趕時髦的天人甚至會在玉簡裡頭使用超連結的概念。不過大部分的天人都拿來當普通書信傳遞,內容當然也不那麼花俏。尚未封天時,偶爾她會接到子麟奶奶或大聖爺的玉簡,對這種書信媒介並不陌生。

她開始閱讀玉簡。

越看,她越不耐煩。狐影長篇大論的抱怨天界的伙食不好,咖啡難喝,還有他手下的神官有多笨。還附上一大堆很難看的塗鴉加強說明…

簡單說,就是廢話大集合。

誰關心你的神官會不會佈結界、彌裂痕?他們連「初步結界入門」、「第一次癒合就上手」都沒看過關我什麼事情?他們又不是我的學生。

麒麟真想一扔了事,但忍耐過無數廢話以後,她「卡」住了。麒麟被擋在一個奇妙的結界之外,讓她的神識像是撞在一堵牆上。

啊勒…狐影用廢話當障礙,試著向她傳遞一些什麼嗎?

深深吸口氣,她離魂,進入玉簡。

在無數廢話的盡頭,是道黝黑的門。真是沒有創意的加密鎖啊。

「你到底想跟我說啥啊?故弄玄虛的。」麒麟忍不住對著門說,「你知不知道,我一秒鐘幾百萬上下,很忙的。」

黝黑的門傳出冷冰冰的聲音,「來者何人?」

「麒麟啊,不然會是誰?」她沒好氣。

「答案錯誤,請輸入正確關鍵字。」

麒麟瞪著門,開始考慮直接炸穿可能比較快。「狐影!我沒那美國時間跟你玩猜謎遊戲!」

「答案錯誤,請輸入正確關鍵字。」

…狐影,你這混蛋。

「我是子麟的子嗣。」

「答案錯誤,請輸入正確關鍵字。」

「…我是大聖爺的子嗣。」

「答案錯誤,請輸入正確關鍵字。」

…我一定要炸穿這道該死的門。麒麟想。但狐影會弄出這玩意兒,可能真的有非常重要的情報留給她。

她認真的想出幾十種答案,結果都是「答案錯誤」。

抱著胳臂,她認真想起來。和狐影到底是怎麼認識的?

彼時,她年紀還很輕,剛收了蕙娘不久。當時的咖啡廳在列姑射舊址還是時髦玩意兒。她因為任務,路過了幻影咖啡廳。

她見到狐影的時候,狐影對她說什麼?

「啊,你就是子麟的丫頭吧。」狐影招呼她,「跟子麟差不多,看起來就是一副禍頭子的模樣。」

……………

「…禍頭子。」麒麟乾扁的對著門說。

「答案正確,獲准入內。」黝黑的門消失了。

…媽的。

「狐影你這混帳!」麒麟怒吼出來。

「叫我?」門的後面,皙白美豔的狐影閒閒的應了一句。

麒麟傻眼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