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六部 第九章(一)

第九章 飛翔

他們身處在一個廣大而黑暗的虛空洞穴之中。只有麒麟身上帶著淡淡的法術光,破開濃重的黑暗。

「法拉辛,別躲啦。」她淡淡的說,「太旺盛的好奇心真的害死你了。現在我倒後悔告訴紅十字會關於『無』的事情了。結果就是出現你這樣好奇過剩、企圖心又太強的死靈法師。」

【Google★廣告贊助】

黑暗的盡頭傳出一聲低沈的笑,像是可以凍僵人的骨髓。「禁咒師,妳又能拿我怎麼樣?我現在掌握了『無』和妖異的力量!既然我馴服了『無』,我即將成為救世主!這世界將對我伏首稱臣!我是…我將是…我將是永恆而絕對的存在!連神也必須對我臣服!」

他的每一句話,都讓黑暗更寒冷,更陰沈,讓聽到的人都兩腿發軟的跪下來。

正確的說法是,讓正常人類兩腿發軟。很可惜的是,他面對的這三個人,一個是殭尸,一個是徹底無感的純血人類,一隻是不怎麼仁慈的慈獸。

「我是不能怎麼樣啦。」麒麟掏了掏耳朵,「我對處理白癡向來不太擅長。」

一聲暴吼,黑暗中發起不祥的綠光,環繞著黑暗符文的巫妖法師尖嘯著,撲向麒麟。她眼神一黯,將身形壓低,衝了過去,避開了巫妖的闇法,手中的鐵棒無情的擊打了巫妖的腹部。

拿掉疼痛感的巫妖,卻因為這記重擊產生極度的恐懼。已經屈服於黑暗、屈服於「無」的意志,他以為已經取得最強大且絕對的力量,他不再感到疼痛,理論上也不該感覺恐懼。

但他害怕。像是這個泛著淡淡白光的禁咒師,籠罩著比他還深沈的黑暗。

像是要將他吞噬般。

這讓巫妖臉孔扭曲,他尖銳的吟咒呼喚隱藏在黑暗中無數的妖異和「無」的眷族。

「…哼。」麒麟湧起一絲冷笑,眼睛瞇細。揚起手裡的鐵棒,開始無情斬殺。她像是優雅的狂風,衝進宛如海嘯無止無盡的妖異堆中,酣然的揮舞著手底的鐵棒。

既沒有畏懼,也沒有仁慈。她無情的打碎妖異的形體,毀滅無的軀殼,手起棒落,一次又一次的輾壓碎滅又重新攏合的妖異和無。她是這樣狂、這樣狠,像是絞肉機似的絞碎眼前的一切,妖異和無的重生漸漸趕不上她的兇狂,最後成了黑暗裡堆積如山的衰敗粉塵。

巫妖獃住了。

他還沒成為巫妖之前,早就知道禁咒師的威名。但近幾年來,她一直很沈寂,聽說早成了一個頹廢酒鬼。但他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樣純粹暴力的驅邪。

沒有持咒、沒有法陣,只憑一把一人高、不起眼的鐵棒,和恐怖的破壞力,就讓妖異和無碎裂到無法重生。

這是不可能的。

禁咒師將他逼到牆角,臉孔籠罩著無情的黑暗。「…妳也是!妳也是…」

「我早被吞噬殆盡。」麒麟冷冷的說,斬殺了他的意識。

一切都發生得太快,明峰目瞪口呆的看著走過來的麒麟。她粉嫩的頰上濺著幾滴血珠,看起來格外詭麗和殘酷。

他從來沒見過麒麟這種樣子。巡邏地維的旅程非常艱辛,常常得殲滅許多許多的無。難道這種無情的殘殺毀滅了麒麟?

「麒麟!」他擋在蕙娘前面,「麒麟!妳沒事吧?我是聽說過『斬殺怪物,小心自己也成了怪物』,但我一直以為是奇幻小說的台詞啊!求求妳快清醒過來…我不想弒師啊…」

其實更可能的是,他和蕙娘被失去理智的麒麟宰了。他一直疑惑,麒麟的轉化可能出了什麼差錯,有種微妙的違和感讓麒麟似乎有什麼不一樣。

但他還真的不知道會是這麼糟糕的狀況。

麒麟依舊面無表情的望著他。好一會兒,她的眼神困惑了一下,恍然大悟。

然後從耳朵裡頭掏出耳塞型耳機,「我還覺得奇怪,怎麼你嘴巴一開一合,說話就說話,不出聲音做啥…」

明峰張大嘴巴,瞪著麒麟,又瞪著她手上的耳機。「…妳在這麼危險的狀況底下聽什麼隨身聽!?」

「增加工作效率嘛。」麒麟的表情很無辜,「就跟跳有氧舞蹈需要一點節奏的意思是一樣的。」

明峰一把搶去她的耳機,氣得口齒不清,「妳妳妳…」

「聽聽看嘛,」麒麟搔搔頭,很熱心的推薦,「消除壓力很不錯。」

到底什麼音樂可以消除麒麟的壓力?明峰狐疑的將耳機塞進耳朵裡…三秒鐘後馬上拔出來,摀著耳朵,蹲在地上,眼眶含淚。

「…妳聽重金屬需要開到音量的最上限嗎?」

「你懂什麼?在震耳欲聾的音樂中保持心靜,這也是一種修行欸。」

「……我不要跟妳修這種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