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六部 第九章(二)

「妳該不會一開始就塞著耳機吧?」明峰又叫又跳,「我們在地維裡頭!這裡已經成了無的巢穴!更不要提一個自甘墮落的巫妖法師…妳有沒有自覺?妳到底懂不懂什麼叫自覺?妳到底知不知道有多危險啊~」

「怎麼可能一開始就戴耳機?我這麼愛好和平的人,當然會先談判看看。」麒麟不太高興,「實在是他太白癡了,所以我才把耳機戴起來增加工作情緒的。」

…所以說,妳不是在掏耳朵,而是在塞耳機囉?

【Google★廣告贊助】

「拜託妳認真一點!」

「我一直都很認真好嗎?」麒麟瞪他一眼。

妳很認真…明峰一陣陣發暈。他很想把麒麟抓起來搖一搖,看能不能搖晃出零點零一毫克,名之為「認真」的成份。

他怒火中燒,蕙娘悄悄扯了扯他的衣服,示意他噤聲。

「…蕙娘,妳看她啦!妳都不說說她!」

「由她去吧。」蕙娘將頭一低,「誰知道她還能任性到幾時呢…?」

他的火氣熄滅,被另一種惶恐的蕭索佔據了。雖然表面上看來,麒麟一切如常,食量一點改變也沒有。雖說是慈獸,但她不禁葷腥。

「吃素就慈悲?嘖嘖…」麒麟這麼說,「植物的命比較賤?這是一種動物沙文主義喔。」

…「沙文主義」不是這樣給妳用的。

但不管她外表看起來多麼正常,她的確有種奇特的氣氛,顯得冷漠、無法碰觸。鼓起勇氣跟她講,她只懶洋洋的抬起眼皮:

「你想碰觸我?對著師傅有遐想不太合適吧?雖然我這樣聰明智慧又美麗大方,堪稱男性殺手,但我沒想殺你欸。」

「…誰要讓妳殺?!不對…遐想妳的大頭啦!你看我眼睛像是瞎了嗎?!」明峰用最大的聲量吼著。

等他被麒麟戲弄完了,才發現完全被模糊焦點。

但今天,她說,「我已被啃噬殆盡。」

被什麼啃噬?她轉化為慈獸真的成功嗎?

「麒麟,我一定要問清楚。」他緊握雙拳,「妳別想把我呼嚨過去。妳那句話是什麼意思?『我已被啃噬殆盡』?是被什麼啃噬?妳的轉化真的沒有問題嗎?」

麒麟睜開半醉的朦朧眼睛,「還能是什麼?就是咒啊。」

「…就說妳別想呼嚨我了!」明峰暴吼起來。

「嘖。」麒麟托著腮,「你沒看過地海古墓?這是阿耳哈的台詞。她身為累世無名者的女祭司,是黑暗的女兒。在這種情況下當然是最強的咒啊。跟我學這麼久,什麼時候你讓腦袋跟身體一樣聰明啊?」

「…求求妳改掉這種惡習!不要再把性命交給漫畫動畫、小說電動了!天哪~妳這是哪國的禁咒師啊~我跟妳這種師傅到底有什麼前途…」他沈痛的控訴半天,回頭一看…

麒麟抱著酒瓶睡著了。

…我到底是中了什麼邪,會想留在這爛酒鬼身邊呢?他越來越不懂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