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六部 第九章(三)

跟著麒麟巡邏了一年整,麒麟就將明峰派去自行解決比較簡單的細小地維。

「老抱著我大腿成什麼樣子?你幾時要畢業?」麒麟無情的將他踹出大門,「反正英俊回來幫你了,別跟我說這種雞毛蒜皮的小問題你解決不了。」然後把他的背包和資料扔出來。

「…妳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下站要去巴黎,就怕我攔著妳喝酒!喝喝喝喝死妳!」明峰捶著門大罵,「蕙娘妳不要太慣著她,她這種喝法,不要說慈獸的肝,就算是上帝的肝也喝穿出幾個大洞了!麒麟,妳聽到沒有?!去巴黎不要泡在酒桶裡…我不想將來拿妳的屍體當酒母!」

【Google★廣告贊助】

罵到他自己腦神經幾乎斷裂,才在英俊的苦勸下,心不甘情不願的去搭車。

「…英俊妳來可以嗎?」氣一過去,他心頭湧起羞愧。英俊執意放下家庭來跟從他,他對堂弟和小姪女過意不去。「其實我一個人也…」

「我是你的式神呀。」英俊低下頭。她嫁給人類多年,已經習慣了人形。「主人放我這麼多年的假,已經太滿足了。」她聲音小小的,可愛的臉蛋愴然若失,「…還是主人不需要我了?」說著說著,就滴下眼淚。

「不不不,妳永遠是我心愛的小鳥兒!」他眼眶火速紅了起來,「只是明熠、臣雪…他們怎麼辦呢?」

發了一會兒的呆,英俊溫柔的笑笑。「臣雪上小學了,明熠也都按時上下班。他們自己會照顧自己…明熠說,我是職業婦女,我也這麼認為的。這個育兒假…已經太長。」

這樣是不對的。英俊想著。她既然發誓成為明峰的式神,就該不離不棄直到主人壽命終了。她另外成家生子,是主人的仁慈,而不該是常態。

嫁給明熠,她很幸福,生下臣雪,她很幸福。但這種極度幸福的家庭生活,卻有種失落,越來越擴大。

她想念主人,渴望主人的召喚。但明峰卻因為愛惜、不忍,總是自己去面對許多危險,總是緘默著不願意召喚。

會有一個人,總會有一個人,妳會崇慕他,希望跟隨他到天涯海角。這非關愛情…就像崇慕君王的將軍,願意為知己而死。他在內心的地位特別的重要,連自己的生命都可拋棄。

而我,是繼世者的式神。即使天毀地滅也該保護他到最後。

一路上,明峰一直很沈默。等上了飛機,他才開口。

「我若遣妳去很遠的地方,妳也會馬上抵達嗎?」

「只要是主人的命令,我就可以抵達。」雖然覺得奇怪,英俊還是回答了。

「若是我召喚妳,不管在什麼地方,妳都能來嗎?」

「只要是主人的命令,我馬上就會出現。」

明峰大大的鬆了口氣,露出笑容。「那好。以後妳每天的工作時間就是早上八點到下午六點,每週六日公休。臣雪是我第一個姪女…」明峰聳聳肩,「我不希望下次我去探望她,她會因為我搶走媽媽,拿掃把將我掃出大門。」

英俊愕然的看著他,「可、可是…從來沒聽過這種…」

「哎呀,妳不懂的都是咒啦。」明峰趕緊拿麒麟那套來搪塞,「我這樣安排自有深意,妳不是說過要聽我的話?乖乖照辦就對了。」

她眨了眨眼睛,卻眨不去眼底的霧氣。英俊抱著明峰,將臉埋在他的胸前,哭了起來。他輕輕嘆口氣,攬著英俊的肩膀。

***

遠在法國幽暗的地穴中,幾乎被侵蝕完全的根柢,脆弱得像是沙灘上的沙堡。

這根地維幾乎完蛋。若不是搶救得快,很可能就在她們眼前斷裂。原本塞得滿滿的「無」,消亡的只剩下一絲絲殘渣,幾乎都被吞噬了。

「明峰自己去沒有問題嗎?」蕙娘疲倦的坐下來。這是場硬戰,連她這八百年道行的殭尸都感到不應該有的疲憊。

「安啦,有完全體的英俊在身邊。再說,他聰明的身體會保住自己的命。」在角落的麒麟發出懶洋洋的笑聲。

蕙娘垂下眼簾,不忍心看。

麒麟恢復真正的真身,卻不是慈獸本相。她成了一抹蒼青色的虛影,四只蹄沒入大地,正在吸收掙扎逃亡的「無」。然後將「無」消化之後,從額頭的兩只角紡出鞏固地維的「線」。

這就是麒麟付出代價的結果。

她現在介於「有」和「無」之間。她是慈獸,同時也是「無」的眷族。唯有怪物可以殲滅怪物,也唯有「無」可以吞噬「無」。

換句話說,她是活著的、眾生的「亡靈」。和尤尼肯相同。尤尼肯的肉體太早消逝,不然他也會跟麒麟一樣,跨在有和無,生與死的界線之中。

也如同尤尼肯,因為麒麟的意志極度堅強,所以沒有讓無侵襲感染了瘋狂毀滅執念。

但,可以堅持多久呢?

「尤尼肯堅持了好幾千年,我想我應該也沒有問題。」麒麟淡淡的。

「…妳讓明峰自己去,是不想他看到妳這個樣子吧?」

麒麟沒有回答,抬頭望著雙角紡出去的無數絲線,將斷裂的地維修補起來,導正開始紊亂的地維。

這是不懷好意的未來之書給她的建議。而她,接受了。

與其去扭曲明峰的意志,獻祭他的人生,還不如試試看這條路。創世者創造了純血人類當作虛無的希望,嘲弄這個必定傾覆的世界,她偏不要如創世者所願。

「我啊,就是不肯服輸。」她沒有正面回答蕙娘的問題。「我就是要保住地維,怎麼樣?不爽咬我啊,未來之書。」

你可以給我惡意的建議,我也可以讓惡質的建議達到最佳化。

我就是,不要服輸。

「蕙娘,若我真的輸了,妳想去什麼地方,就可以去什麼地方。」麒麟的聲音很平靜,「現在要離去也可以。讓妳面對這樣的我,的確太殘忍。」

「麒麟妳說這些,我不愛聽。」蕙娘抹了抹臉上的淚,望著扭曲蕩漾,宛如幽魂馬似的麒麟。

「嘿。蕙娘,妳也是不服輸的人啊。」麒麟笑了笑。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