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六部 後記

麒麟和明峰一起俯瞰荒漠上的營地。

他們在戈壁沙漠的某處,寸草不生的荒涼中,孤零零的營地一片死寂。

距離麒麟尋求轉化已經過了十年。原本無人相信的「無」,漸漸猖獗起來,逼得紅十字會和各國政府不得不重視。

【Google★廣告贊助】

紅十字會驚覺麒麟所言不虛,忙著亡羊補牢;但屬於國家的政府卻未必有這樣的遠見。

他們比較感興趣的是「無」的可塑性和極強的能源。在能源逐漸枯竭的人間,科學家發現,遠比核能安全、乾淨的「無」蘊藏著無比巨大的能量。千變萬化的「無」可以經過轉換,就可以代替不穩定的核能,還不用另行改建發電廠。

「無」被稱為「擬物質」。不是物質,但可以擬態成任何物質,甚至生物。許多政府開始祕密的研究「無」,或從紅十字會或夏夜挖角高強法師或研究員。

在極大的利益之下,紅十字會聲嘶力竭的警告各國政府視若無睹,更糟的是關係日漸惡化。但嚐了一些甜頭之後,惡果也漸漸顯現。

就像現在。戈壁沙漠的「無」離地表很近,成了研究和採樣的最佳地點。但六天前,這個營地就對外斷了通訊,該國政府擔心珍貴的研究成果被剽竊或其他意外,派遣了一旅軍隊過去。

然後在驚恐的求救之後,又音訊全無。這營地共吞噬了四旅的軍人,卻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情。

這種時候,實在顧不得面子,政府放下身段,低聲下氣的向紅十字會求救。這個任務,落在麒麟頭上。

「我對應付白癡真的不擅長。」麒麟喃喃的抱怨。「想利用『無』?他們怎麼不考慮用人類的『貪婪』發電?保證能量強大,在人類滅亡之後大約還可以維持個幾百年。」

明峰沒理他的抱怨,左眼發出光燦的紅。「…麒麟,有人…還是說有東西在活動。」

麒麟停下抱怨,凝聽著。「…『無』也會進化。很糟糕,非常糟糕。我就說人類的執念才是最危險的咒…」

她走回吉普車,乒乒乓乓翻了半天,等她走回來,明峰的眼睛都直了。「…妳幹嘛搞得跟蘿拉一樣?」

背了一身重武的麒麟若無其事,「這最符合等一下要發生的事情。欸,你玩過『惡靈古堡』沒有?」

「…什麼?」明峰以為他聽錯了。

「不重要…保住你自己的命。」麒麟心不在焉的回答,將耳機塞進耳朵,「Ready Steady Go.」

「…妳說啥?」明峰瞪著他越來越不了解的酒鬼師傅。

她扛起巨大的火箭砲,華麗的炸進那個營地。然後足不點地的飛馳,一面用嘴咬著手榴彈的插梢,一面丟出手榴彈,左手還不斷的開槍。

原本沈寂的營地像是炸翻的馬蜂窩,滾燙的沙地冒出無數腐頭爛腦的殭尸,前仆後繼,發出尖銳的嚎叫,撲向麒麟。

「妳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幹嘛?!」明峰瞬間趕到,揮起玉笛,輝煌的霧氣宛如巨劍,在腐爛的殭尸中殺出一條血路,「妳不能謹慎一點?妳一定要這麼華麗的開場?天哪~」

他吼了半天,瞥見麒麟耳朵上塞著的耳機,一股悲憤上湧。

我幹嘛當她這麼多年的學生啊?!

所有的怒氣的發揮到敵人身上,他的光劍越發凌厲,斷臂殘肢滿天飛舞。

麒麟對他笑了笑,充滿可愛的邪氣。她不曉得動了什麼手腳,巨大的火箭砲居然冒出熊熊的火光,怒吼著奔向數不清的殭尸。

在狂燃的淨火中,殭尸紛紛哀號,扭曲掙扎,最後靜止不動。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殭尸?

「妳早就知道嗎?為什麼…」

「猜的。」麒麟淡然的說,「這些笨蛋在研究『無』轉化為『病毒』的可能性。」

望著狼藉恐怖的光景,明峰登時語塞,強烈的無力感湧上來。

為什麼…要做這種愚蠢的事情?為什麼貪婪和野心從來不肯止息?

「所以不讓蕙娘來啊。」麒麟把火箭砲扛在肩上,「好了,收工。」

當晚,他們在一個即將乾枯的綠洲紮營。明峰瞪大眼睛,卻怎麼也睡不著。這幾年奔波,他知道的事實讓他越來越充滿無力感。他們的努力,真的有用嗎?

我堅持著自己的想法,真的是對的嗎?

還在火堆邊小酌的麒麟,瞥見他走近營火,「幹嘛?累過頭睡不著?明天還要開很久的車欸…我可不要開車。」

「我開啦!」明峰沒好氣的回她,靜了半晌。「…麒麟,我錯了嗎?」

「什麼啦,不知道。」她喝著粗劣的酒,柔白的臉孔有著不羈的倔強。「誰知道什麼錯不錯的…我只遵從我心啦。你的心呢?你想走上什麼道路?」

「…我想成為禁咒師。」明峰猶豫了一會兒,堅定的回答。

睇了他一眼,笑了。「那不就結了?喂,把你的琴拿過來,彈一首廣陵散給我聽聽吧。」

怎麼會突然跳到這邊來?所以說,雙子座的人就是詭異,什麼宇宙電波亂跳一通,思維亂七八糟。

但他依舊聽話的拿出古箏,調了調弦,開始彈奏。

這幾年,麒麟跟他或分或合,風塵僕僕的鞏固地維、誅殺「無」和「無」的眷族。麒麟漸漸的不那麼愛看動漫畫,反而喜歡聽他彈琴。

「聽你彈這麼多年,結果錯誤還是一大堆。」麒麟向來很挑剔。

「……」其實妳不是喜歡聽我彈琴,是喜歡彈完以後吐我槽吧?

「你真的是天才琴姬的關門弟子嗎?你真糟蹋了羅紗的名聲。」

「麻煩妳閉嘴好不好?」

(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