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六部 第二章(二)

「…妳可以閱讀『未來之書』?!」明峰大吃一驚。「在哪裡?那本書在哪裡?」

「那是無法碰觸的書,我沒辦法告訴你在哪。」水曜疲倦起來,「有人閱讀的方法是水占,聽說也有人凝視岩漿、沙盤,許多各式各樣的媒介。我和師傅的方式特別一點…我們兩個都是『預知夢』。」

「…無法控制閱讀的部份嗎?」明峰的聲音微微顫抖。

【Google★廣告贊助】

「不能。」水曜沈默了片刻,「但我倒是希望,永遠不要看到。」

這是很重的重擔,超越了人類的極限。他們被強迫閱讀這本繁複的未來,既不能別開頭,也無從逃避。在夢中看到的未來,絕對不會更改。但他們看到的卻是極少數的片段,毫無秩序可言。即使領悟了會發生在何地、何時,做再多的努力,還是無法改變已定的結局。

她的師傅立志成仙,已經活了超過人類壽算很多倍。但他就是遇到這個阻礙跨不過去--無法忍受既定的悲劇在熟悉的土地、熟悉的人身上無可迴避的發生。

師傅就這樣自我放逐,而她,選擇默默忍受。

所以,她預見了明峰和明琦的到來和身分,也預見了崇家的追殺。但她既不知道時間,也不知道地點,只能經過繁複龐大的卜算,才找到他們。

但她並不知道弟子明玥是明峰的親戚,因為未來之書沒讓她「看見」這部份。

不過,她預見過繼世者的模樣,強烈的像是未來之書巴不得想用刀刻在她的腦海中。

「以前還沒這麼頻繁。」水曜憂鬱的笑笑,「封天絕地後,更無寧日了。」

閱讀著無法改變的結局,只能眼睜睜看著災難降臨。光用想的,明峰就覺得不寒而慄。「妳很辛苦,真的。」

「還好。」她淡淡的回答,「所以我沒辦法待在崇家…只用那麼狹隘的眼光去看待世界。對這種無奈的天賦,我尚可忍受。但是…我卻看到了…」她的神情脆弱起來,「末日。」

「末日?」

水曜疲憊的閉上眼睛,「別問我是何時,和是怎樣的光景。我不想提。」

「…因為我不肯聽從命運安排?」明峰低下頭。

「不,不是。」水曜笑了,「你聽從安排,也只是將末日往後延一點點,真的只有一點點。看了這麼久,我勉強組織過,或許,末日就是個既定的結局。有生就有死。即使是神明也會死去,並不是永遠不會消亡。未來之書有無限可能的情節,我看到的夢境延升到極遠的過去…其實,在遠古天柱折斷的那一刻,這世界應該毀滅,所有生物退場,然後再重新開始。但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這世界存活下來…未來之書因此非常混亂。」

明峰聽得一頭霧水,水曜瞥了瞥他,安撫的拍他的手背。「沒關係,當作我自言自語好了。」她望著窗外的碧綠,「我以為我是個沒有感情的人,誰知道目睹末日之後,我才發現,我居然這樣深愛這個污濁擁擠的人間。」

她疲憊的臉龐轉成堅毅。「…總之,到時候會有辦法的。我只希望你了解,萬一…我是說,萬一。萬一你熬過末日,若誰也都不在了,你們…你和宋家子孫,能夠管護末日後的人間。這是你們年輕人的責任了。」她凝重的握著明峰的手。

雖然聽不太懂,但明峰覺得恐懼,一種嚴肅的恐懼。像是比聖母峰還沈重的重擔壓在背上,再也喘不過氣。

但就算誰也不在,總還有麒麟在吧?誰都可能會死,但麒麟不可能的。

麒麟會知道該怎麼做。

他暗暗鬆了口氣,「我會盡力的。」

水曜的憂鬱褪去,露出一個堅強而美麗的笑容。「我知道你會的。沒有結局,是不能更改的。」

要到很久很久以後,明峰才了解水曜的意思。而他,並沒有辜負水曜的期望。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