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七部 第三章(二)

明峰和英俊在電梯附近等待。在等待的這段期間,英俊的信蛇繼續巡邏整個實驗中心,看到的真相讓明峰越來越沈重。

真的太糟了,真的。

吸血族做的實驗範圍很龐大,甚至完美的將他們過去實驗的失敗品和「無」衍生的病毒相結合,弄出一種新型的病毒,可以讓死人爬起來變成殭尸。

【Google★廣告贊助】

他終於領悟到,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新型病毒,為什麼某些強國會有可繼續研發的實驗株。他和麒麟都以為是人類的貪婪導致的過度科學,結果居然是掌握科技更為強大的吸血族所致。

這解釋了「病毒零」在各國的頂尖科學大為流行,並且有相類似的結果。

人類不僅僅貪婪,而且愚蠢,非常愚蠢。愚蠢到甘心花大錢讓吸血族這樣耍著玩。

他們真的來得及嗎?說不定不用等地維斷裂,天柱毀滅,這人間就已經被人類的愚蠢和吸血族的居心叵測給玩完了。

他們所有的努力,說不定只是夢幻泡影。二十餘年的苦心,居然只是徒勞無功的掙扎。

他疲勞的低下頭,不知道要怎麼對犧牲重大的麒麟說明。麒麟以為他不曉得,但明峰又不是昨天才當她的學生。她恐怕付出了比尤尼肯還重大的犧牲才得以轉生成慈獸吧?他甚至不敢面對、不敢承認,麒麟受到一種無名的傷害,一種漸漸侵蝕的傷害。

隨著歲月過去,她漸漸變得冷漠,豐沛的情感一點一滴的被抽離。雖然她掩飾的很好,但明峰還是敏銳的感受到。

該怎麼告訴麒麟,她的犧牲可能什麼也改變不了?

…或許還來得及。他堅毅的抬頭。他決定將這裡的狀況呈報上去,紅十字會不會坐視不管吧?看是要交涉還是交戰,首先讓吸血族知道嚴重性…

說不定,他們根本不知道末日的存在,才會這樣胡搞瞎搞。許多科技的狂熱是因為愚蠢,而不是因為惡毒。最少吸血族還有羅伯特和瑪麗這樣的人存在。

不是完全沒有希望的。

他沈重的等待。或許來的會是追兵和追殺,但他願意賭看看。

不知道這算不算賭贏…

瑪麗緊張的出現了。她東張西望,明顯沒有看到在電梯附近的明峰和英俊。明峰擦掉畫在他們周圍的圈圈,她才驚跳起來。

這說破不值一文錢。明峰自嘲的笑笑,這個詭異的幻術結界還是明琦研發的。當初扔給她一塊磚,她畫了個不方不圓的圈以後,自己越玩越有心得,後來反過頭教給他。

明琦的天分真的在他之上。但這小妮子跑去考警官班,還成立了「不明現象特搜組」,其實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找屍體。她的志趣真的只是解決普通人的普通事。

真正什麼都不會的,是我。一切都是借來的,靠人教的。而我這樣的人,卻生來是個「繼世者」。老天爺不知道在開什麼玩笑…

「嗨,瑪麗。」他和善的笑笑,語氣平和,「我是禁咒師的弟子,宋明峰。」

她的臉孔褪得慘白,呼吸急促。「…真正的彌賽亞?我居然親眼看到本尊?」

什麼本尊…明峰想笑,表情卻凝固了。

本尊?

「所有的彌賽亞,都是從你的血液裡誕生的。」瑪麗抓著他,指甲幾乎陷入他的手臂,「…原來他們長大會像你這樣。」

明峰只覺得全身發冷。我的血液?妳是說…這些被抽離魂魄的純血人類是用我的基因「製造」出來的?

「…你們怎麼能夠…你們從哪裡拿到…」這個衝擊實在太大,他的思路和聲音都破碎了。

瑪麗轉開發白的臉孔,「…你有捐血的習慣。要取得你的血液並不難。」

明峰失去了自己的聲音。

廣義來說,這些純血人類都是他的複製品,和他有相同的血緣。可以說是他的雙胞胎弟弟或妹妹。而他們,被抽出魂魄,成為一具具會呼吸的血肉。

腦筋一片空白,純白的怒火上湧,讓他的左眼宛如火焚。胸口的舊傷蠢蠢欲動,狂信者呼應著他的憤怒,瘋狂吶喊著要破體而出。

他要控制不住了…他快失控了…他想殺盡這些該死的吸血鬼,用火焰徹底洗淨這個殘忍的煉獄…

「主人?」英俊擔憂的望著他。這麼多年,她的眼神還是那麼無辜純淨。

觸及她的眼神,明峰勉強冷靜下來。在這兒釋放狂信者同樣也會傷害到英俊。這是跟他出生入死,忠實跟隨的妹妹,寧可自殘也不可能去傷害她。

「…這樣的殘酷到底有什麼意義?」他望著瑪麗,努力平順呼吸。

她強忍住哽咽,「我不覺得有意義。但上面的覺得意義重大。」

「上面?」明峰冷笑一聲,「都要末日了,這些只是毫無意義的殘殺…」

瑪麗奇怪的看他一眼。「就因為末日,所以長老們才要我們製造這麼多彌賽亞。只要末日條件沒有滿足,末日就不會來臨。這些彌賽亞就是拿來結地維用的。」

「…什麼?」明峰呆掉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