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七部 第四章(二)

「麒麟!甄麒麟!」他暴吼著,衝進師長餐廳,兩眼通紅,「甄麒麟,妳給我滾出來!」

「叫魂哪?」麒麟啜飲著薄荷酒,撐著臉頰。

明峰將厚厚一疊報告扔在桌上,「妳知不知道,吸血鬼他們在搞什麼飛機?病毒零就是他們研發的!」

【Google★廣告贊助】

「剛知道不久。」

「妳知道他們把人類圈養起來,跟牲口一樣?!」

「剛知道不久。」

他再也無法忍耐,拍得餐桌上的杯碗一跳,「他們甚至還製造了純血人類…」

「抽去魂魄的彌賽亞,將來準備拿來結地維…」麒麟聳了聳肩,「很愚蠢對吧?我也是剛知道。」

她冷靜的望著明峰,目光甚至有幾分冷酷。

這讓明峰很痛,狂怒得無法遏止。

「妳為什麼不生氣?」明峰對著麒麟吼,「妳就讓他們為所欲為?天哪,拿無辜者去當祭品,當人柱?!這世界瘋了,難道妳也跟著失去了原則嗎?妳不是說,為了眷族,在所不惜嗎?!」

他吼到聲嘶力竭,聲音都變了,甚至還帶著濃重的哭音。

麒麟卻只是望著杯裡蕩漾的薄荷酒,「他們早就失去了魂魄,現在存活的不過是一堆會呼吸的屍塊。」

「…麒麟!」明峰不敢相信的看著她,滿眼都是絕望的傷痛。

不管怎麼對她暴跳,在內心深處,他都深深信賴這個不像樣的師父。但連她都放棄了原則。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她微微厭倦的半閉著眼睛。「我相信,會長也知道這樣的決定是飲酖止渴。但我知道她沒有辦法,就跟我也同樣束手無策一樣。」

明峰瞇細了眼睛。

「我想,你也看到了未來之書了吧?」麒麟淡淡的,明峰卻因此一凜。

「古都的夢魔設法和我連絡上,告訴我,他轄區內的女人都『夢見』了末日。為什麼沒有人反對吸血族的提議呢?那是因為,這個龐大的惡夢,已經入侵到每個人的夢境了。」

她支著頤,看著窗外一碧如洗的的天空。「我一直在想,『未來之書』到底是什麼玩意兒,為什麼他這樣活生生的出現。若說是創世者的惡意,那他是怎麼啟動這東西的?雖然得到的線索不算多,但我推測,或許在人類或眾生的基因中,就寫下了一個『超連結』,這連結可以閱讀到『未來之書』。可能像是個大型程式,一開始只是少數的人滿足某些條件,可以連結到正確的網址,但大部分的人都是無法顯示網頁。

「在設定的某些時間點上,『未來之書』所屬的網址更新,讓所有的人都能閱讀到。」

「…為什麼要這麼費事?」明峰不解。

「因為掙扎啊。」麒麟露出一個譏諷的笑,「因為未來是不確定的,所有的人或眾生就會有勇氣掙扎下去,指望可以改變不幸的結局,這就是生物的根性。但若所有人都知道無法逆轉的結局就在那裡呢?一個人可以說是無稽的夢境,十個人?一百個人?一萬個人?所有的人?三界一切眾生?」

她悠然抬頭,「真正的災難不是天柱折地維絕,而是這籠罩三界的群眾恐慌。秩序就像是陽光空氣水,身在其中沒感覺,要到匱乏才知道重要性。若所有人都明明白白的知道末日就在那兒,你認為呢?」

伸出皙白的食指。「我賭一天。二十四個小時後,三界就會自我滅亡,因為失去『秩序』而滅亡。」

明峰無法動彈,像是摔進無底的深寒中。

「但創世者的惡質,卻讓這一切有個緩衝。」麒麟淡淡的笑,「不知道是程式出差錯,還是創世者設定『未來之書』有人工智慧的功能…總之,『未來之書』有了自己的意志,用他的方法在阻止末日來臨。他找上了吸血族…開始鑽『末日條件』的漏洞。」

陷入自己的冥思,麒麟久久沒有說話。明峰思前想後,越發悲從中來。似乎他們的努力都是白費的,而這世界居然用少數無辜者的血祭才能維繫下去。

這樣真的是對的?這樣的世界真的應該存在?

「但我不認為他們會成功。」打破窒息般的沈默,麒麟笑了起來。「不是純血人類就是彌賽亞,哪怕是從你的血中出生。『未來之書』並非全知全能,這就是最弔詭的地方。明峰,不要試圖去救那些失去魂魄的孩子。他們已經死了,在魂魄被抽離的那一刻,已經死亡,肉體安埋在哪裡都一樣。復仇是小孩子才會幹的事情…」

她惡意的咧嘴,「不過我保證吸血族再也無法播弄出『彌賽亞』。」她好整以暇的交疊雙手,「畢竟我已經交遞了辭職書。」

明峰凝視著師傅很久很久,從來沒有像現在一樣,覺得麒麟這樣美麗,美麗而強大。

這一天,是人間發生巨變的一天。在明峰閱讀到未來之書時,全世界的人也一起夢讀了絕望的未來。原本和吸血族爭執不休的各國,通通妥協了。

這一天,吸血族從歷史的陰影和傳說中走了出來,驕傲的站在陽光下。這一天,人類安穩的表世界破裂,安詳的假象破碎。

這一天,紅十字會失去了禁咒師和她得意的門生。

這是一個非常重大的日子。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