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七部 第五章(一)

第五章 無法停止的永恆哀傷

「…你國小真的有畢業嗎?!」沈寂已久的中興新村傳出麒麟的怒吼,「感情,把感情放進去!媽的我是叫你寫奏章不是寫訃文!你要不要結語來個嗚呼哀哉尚饗?還是臨表涕泣不知所云?重寫!」

滿頭大汗的明峰兩眼滿是血絲,他已經熬了一整夜,還寫不出讓麒麟滿意的奏章。「…我擅長畫符不擅長寫文章!」他氣急敗壞,「不然妳寫!」

【Google★廣告贊助】

「我可以寫會叫你寫嗎?」麒麟越看越氣,「難怪你到現在沒交到任何女朋友,羅紗真是太善良了,才會接受你這肚子沒半點墨水的文痴!當作寫情書啊!你不要跟我說你沒寫過情書?活該你一生打光棍!」

「…喂!幹嘛人身攻擊啊?」明峰也火了,「我這麼正直的人怎麼會寫騙人的情書?誰像妳啊?」

「有膽你再說一次!」

「說就說,怕妳啊?」

看他們越吵離題越遠,送牛奶進來的蕙娘啞口片刻,「…主子,小明峰大概是對悲傷夫人很陌生,所以才寫不出來。要寫情書…我是說,要寫奏章,也得讓他了解悲傷夫人是怎樣的古聖神哪…」

「我當然知道悲傷夫人是誰啊。」明峰很嘴硬,「她是吞食人類悲傷的古聖神。」

麒麟和蕙娘靜下來聽他對悲傷夫人的了解,但久久等不到下文。

「…然後呢?」蕙娘問了。

「呃,她比天帝還偉大。」

「……然後呢?」蕙娘有些冒汗,而麒麟的臉都黑了。

「就這樣啊。」明峰硬著頭皮。

麒麟臉孔已經比北港媽祖還烏黑亮麗了。「…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反射性的,明峰回答,「論語為政篇。」

「…誰跟你考出處啊?!」麒麟撲上去一陣痛打。

好不容易將他們師徒勸解開來,蕙娘感到一陣陣無力。這樣的戲碼演了幾十年也不會膩,這架似乎永遠打不完。

「悲傷夫人,可是連自己眼睛都奉獻出去,好得到修改劇本權力的古聖神喔。」蕙娘舉起纖白的食指,「她對人類極為偏袒,只是她能力實在太強,會造成世界的失衡,所以只能觀看而已。」

距離創世,已經不知道多少歲月了。現任天帝雙華之前,前任天帝名為炎山,再之前還有三代天帝,但任期不長,頂多一兩千年。

但初代天帝誕生時,創世者已經留下未來之書,不知所蹤了。古聖神們紛紛進入沈眠,等待創世者回歸,或是結局來臨。

只有悲傷夫人默默的居住在列姑射島,代管天地。在炎山帝之前,已經發動了幾次末日危機,但靠著純血人類彌賽亞的犧牲,投身地維,都沒有發生太大的異變,當時的天地還是平衡的、完整而年輕的。

所以,悲傷夫人還可以居住在列姑射島,寶愛著人類和眾生。天界與人間雖然各有所棲,但相處和諧。礙於規則,天人不能在人間久住,但偶爾來訪的天人非常喜愛這個文明溫和的人間。

當時的天柱在此,龍鳳麒麟等靈獸也在此生息。當人類的第一個都市環繞著天柱建立起來,這個深受靈氣影響的城市成了魔性天女,也選出了第一代管理者,後人稱為「初代」。

這個人間的樂園,是個非常廣大的島嶼,比當今的馬達加斯加島還大些。這裡是人類初民文明光輝燦爛的開始,也是許多眾生始祖的出生地。創世者離去,約束妖界與人間的規則鬆弛下來,許多妖族通過鏡道與水影,來拜訪人類,或住下來。

眾生與人類相處和諧,相互通婚。讓人類的血統共為複雜與包容。在慈愛的島主管轄下,有了一段被稱為「黃金年代」的美好時光。

當時的各方天界各有所轄,各方天帝常常相聚歡宴。但有一天,不知道為什麼,各方天帝突然對死亡有了嚴重的恐懼,他們將自己體內的「無」抽離出來,獲得很大的成功,壽命大大的延長。

天帝們將這種奇特的法術施加在自己最信賴、最喜愛的親人或部屬身上,同樣畏懼死亡的其他天人深感不滿,為了獲得長生不老的方法,戰火因此而起。

然而天界的交戰實在太遙遠,人間渾然不覺。等人間驚覺的時候,戰火已經延燒到家門口。但在悲傷夫人的管轄下,列姑射島依舊沒有受到波及。

她命令天人退兵,並用天柱的力量迫使天人服從。

天柱的力量讓天人畏懼,進而貪婪。他們盲目的相信自己操控「無」的能力,想要奪取天柱。

但悲慘的是,他們得到的是天柱的碎片--天柱崩塌斷裂,因為這個禁忌的大法而斷裂了。同時整個列姑射島解構陸沈,只剩下幾個小石頭似的殘留。

這個時候,一個彌賽亞上天為帝,炎山帝女鍊石補天,修補地維,另一個帝女生下天柱化身,悲傷夫人無法停留在千創百孔的人間,卻為了這個幾乎毀滅的世界獻出自己的眼睛。

「妳說…」明峰咽了咽口水,不敢相信的看著麒麟,「妳說悲傷夫人拿自己的眼睛…當祭品?」

一個能力超然一切的古聖神,為了這污濁的人間獻出眼睛?

「是啊。」麒麟眼神飄忽,「當時子麟奶奶還是個少女。她是悲傷夫人的侍女之一。」

良久,明峰沒說一句話。他瞪著空白的宣紙,突然下筆如飛。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