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七部 第五章(四)

「我要知道,末日之書的真正面貌,還有他的一切。」

望著麒麟,夫人深思起來。這女孩兒,是個禁咒師。難道外於創世者的劇本與規則之外,尚有奇妙的巧合和軌跡,冥冥之中運作不已?

「末日之書,並不真的是一本書,最少不是妳概念中的那種書。」夫人開口道,「他和我相同,都是創世者的創造物。但我是模仿創世者的形態呈現的,而未來之書不是。

【Google★廣告贊助】

「我問妳,『書』的構成是什麼?」

書?麒麟轉念,紙張?裝訂?不,這些都是枝微末節。電腦呈現的網站內容也可以說是一種「書」。

「…是文字。」

夫人讚許的點點頭,「沒錯,是文字。所以這個創造物稱為『未來之書』。他的一切都是由文字所構成,至於妳看到的影像聲音,都是未來之書轉譯文字的結果。正因為他是由文字所構成,所以只要是文字可以敘述的範圍,都是他的領域。」

「…沒有文字不能敘述的範圍。」

「所以他的領域沒有邊界。」

麒麟安靜下來,她雙眼燃燒著怒火,「不可能存在著全知全能的人事物!」

很不錯的志氣。夫人彎了彎嘴角。這女孩兒做得到。

「唯有文字可以轄治文字。」看麒麟困惑的瞇細眼睛,她提點,「妳是禁咒師。」

咒,乃是心苗湧現的字句。英文稱為「power word」,和中文的「真言」不謀而合。

「一開始,所有的語言都是『咒』。」夫人露出追憶而苦澀的笑容,「我和母親創造人類時,母親將『文字』用『語言』的方式教給了人類。我不知道這是巧合還是母親的用意…雖然父親強行用了『禁』將人類的文字壓抑住,但人類漫長的文明卻發展出自己的『文字』。所有的文字和語言都出於同源。而妳是掌握『禁』與『咒』的人。」

…原來,我就是為了這一天,成為禁咒師的嗎?麒麟笑了起來,充滿勇氣和興味。

這很有趣。

「我必須感謝妳,夫人。」麒麟行了禮。

「先不忙著謝,我問妳,」夫人微微偏著頭,「既然妳能打動我,為什麼不求我去親手毀了未來之書?」

「『唯有人類即將毀滅,我才會起身。』」麒麟說,直視著夫人光燦的臉孔,「這是您給自己下的『咒』,您有您的理由,而獵殺未來之書是我的責任。」

「我是托付了個聰明人。」夫人淡淡的,轉頭「看」著明峰,卻對麒麟說,「其實,妳選了一條沒人知道結果、也特別艱險的道路。一般人會選比較平順的路。」

麒麟垂下眼簾,「明峰,你告訴夫人,你想要走哪條路呢?」

聽呆了的明峰如夢初醒,「啊?呃…」他總算組織出來龍去脈,「若真的我非結地維不可,我會去的。」

他現在可以明白每一任的彌賽亞、繼世者為什麼都甘願去結地維,甘心就死。一個人活在世界上,就與世界的眾生人類都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有些親友老去,有些親友死了。但他認識了新的親友,更多更多的眾生與人類。羅紗死了,但她的倩影永遠在他心中,活生生的微笑;明熠老了,但臣雪長大了。

他想到這漫長的旅途遇到的每個人、每件事。或許他在長生中感到孤寂,但只要麒麟和蕙娘還在,只要英俊還會羞怯的笑,或許孤寂就不是那麼絕對。

說不定,連艱苦的地維巡邏都不是那麼難受,在安撫大地的同時,他也安撫了自己。付出一點努力,他就可以改變一些些,這微小的努力累積起來,說不定可以讓這世界更和諧。

因為他將是個禁咒師。因為他擁有心苗自然湧現的字句,這是一種音樂,一種早於生命迴響的、用文字構成的美妙音樂。

「…但在宿命來臨前,我想成為一個禁咒師。」他燦笑,擁有一種從容的溫柔。「麒麟說,要燒掉未來之書。要燒就一起去燒吧…但若失敗了也沒關係。我會去的…真的。」

夫人的臉面對著他,雖然知道她失去眼睛,明峰卻覺得被她深深凝視著。

「很好,很好。我的孩子,甚好。」夫人的聲音如此溫柔,像是響徹稍頭的凜冽春初東風。「我允你。我一定實現你的願望。」

失明的眼睛向著天空,「彌賽亞的犧牲,將到此為止。」

她將所有關於未來之書的一切,灌注到麒麟的心裡,抹之不去。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