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七部 第六章(一)

第六章 獵殺未來

他們沈默而堅持的追獵就此開始了。

這不是個容易達成的目標,畢竟他們面對的是創世者的創造物,幾乎可以視為古聖神的預言者。

這大約比弒神還嚴重多了--僅次於跟創世者挑戰。

【Google★廣告贊助】

而且「未來之書」的智慧超乎任何人的想像。這個千變萬化的預言者躲避著他們的追獵,並且在很短的時間,讓他們四面楚歌。

他倒是個優秀的煽動家。麒麟想。若不是他們熟悉地維到像是自己的一部份,往往可以從地維脫逃,不知道被紅十字會和吸血族夾殺多少次了。

但是越危險,麒麟越起勁。原本她這些年致力於修補地維,吞噬過多的「無」,讓她的情感也漸漸隨著吞噬和轉換的過程一點一滴的流失。但吸血族扛下了修補地維的工作,情感流失趨緩,極度危險的刺激下,她的情感又因此復甦,越來越像全盛期的她。

在這種命懸一線的狀況下,她不但越來越愛欺負明峰,還越喜歡往危險的地方鑽…比方說,吸血族的各個實驗中心。

他們像是一支小規模卻爆發力十足的游擊隊,悄悄的潛入吸血族的心血結晶,短短幾分鐘,就毀了他們幾百年的研究成果。

明峰不禁有些後悔,不該告訴麒麟他初次誤闖的情形。結果麒麟大笑特笑之後,也同樣對著警衛催眠,「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

這很蠢,真的很蠢。

他們神出鬼沒的行動激怒了原本就被煽動的吸血族,吸血族議會的最高長老暴跳如雷,原本在吸血族中懸賞的追緝令發到全世界,賞金額度節節升高,簡直和某些小國的國防預算相仿,也引發了一波狂熱的賞金獵人潮…

但依舊要面對實驗中心各個擊破的慘況。

幸好吸血族沒有血壓問題,不然議會諸長老可能中風久已。

「這真的是好主意嗎?」經過多年磨練,明峰學會了傳音入密,但依舊震耳欲聾,「妳確認這是好主意嗎?」

摀著耳朵的麒麟半晌不能作聲,「…我求你小聲點。你怎麼還是魔音穿腦啊?我沒被吸血族抓去千刀萬剮,會先被你的大嗓門弄死…」

連塞著耳機都不能阻擋,她這個徒兒是不是真心想弒師?

明峰搔了搔頭,試著調整聲音。他學是學會了,就是控制的不太好。「我覺得,直接催眠警衛和研究員進入就好了啊…犯得著又學阿湯哥嗎?」

「蜘蛛人啦。」麒麟不太高興的回嘴,「我費很大的力氣開發道具欸!你看不出來是蜘蛛人嗎?誰跟你阿湯哥…每次都用同樣的方法入侵,有什麼意思?總要有點變化…」

明峰絕望的閉上嘴,望著手腕上堅韌卻細如遊絲的「繩索」。他們此時此刻正吊在天花板上,下面是人來人往的大實驗室。

這真是慘絕人寰的餿主意。

他們的摧毀目標通常只有兩個:一個是養殖人類的絕育,通常照一發特殊光線和持咒就完成了;另一個是摧毀人工彌賽亞的胚胎,這也很簡單。

但往往會出現第三個目標…吸血族到現在還沒有放棄對「無」的研究和應用。

這個就困難多了。畢竟「無」非常危險,吸血族通常會謹慎的加上多重科技防護和禁咒,要在沒人發現的情形下解除複雜到令人抓狂的多種防護,然後摧毀生命力極強的無,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但麒麟總是樂此不疲的接受這種高難度的挑戰。

第一次看到麒麟吞噬無,明峰心情低沈很久。這驗證了他長期以來的憂慮和煩惱,當事實擺在眼前時,他不忍的轉過頭。

「沒你想的那麼複雜好不好?」麒麟漠然的說,「味道還不錯哩,有咖哩雞的味道。」

…最好是啦!

「你早晚要接受的。」麒麟拍拍他的頭,「總有一天,你會成為禁咒師。」

「比起當禁咒師,我比較希望妳好好的。」明峰乖戾的扭頭,「妳別想拋下我不管!妳還沒讓我畢業哪!」

「哼哼,」麒麟肆無忌憚的笑,「你這點枝微末行,還想畢業?慢慢等著吧你!」

雖然對她暴跳,但明峰卻暗暗的鬆了口氣。

這次的行動華麗了一點…甚至引發明峰的暴怒,導致他把狂信者式神放出來。

因為麒麟得意的道具出了差錯,繩索斷裂,她筆直的掉進擁擠的實驗室。事出突然,即使是麒麟也忘了舞空術,一屁股跌在地板上,和眾多吸血族研究員面面相覷。

短暫的沈默與呆滯之後,警鈴大作,守株待麒麟等到快要暴動的軍隊終於有宣洩的機會,一湧而上,只見機槍雷火霹靂閃…明峰飛馳而下,後背挨了一刀,又磕破了額頭,護著麒麟,滿臉是血的轉過頭,眼中閃爍著怒火…

因為他看到麒麟的臉頰被子彈擦過,滲出血來。

他放出狂信者式神,如暴風般橫掃實驗室。這批狂信者曾經殲滅底特律的吸血族前鋒部隊,成為吸血族的夢魘。

「問問自己,你們是誰?」明峰凌厲的號令,「帶著天風,捲起塵土而來,莫忘甘醇之肉味!」

他的封咒歌緩住了狂信者的嗜殺,讓他們在致命的攻擊下留下活口。

「我們是熱心黨。我們是熱心黨斯卡力奧得猶大!」狂信者隆隆的回應,如這地底嚴厲的雷。

「昔日山在虛無縹緲間,思想起!」明峰又喊,抹去臉頰的血,眼神和狂信者有著同步的乖戾。

「我們是死徒!我們就是死徒! 我們只是伏在地上,請求主人的允許, 我們只是伏在地上,自願為主殺敵。 自願在黑夜中,揮動短刀,並在晚餐裡下毒。 我們是刺客!我們是刺客猶大!」

舉起喚微笛凝聚而成的光劍,明峰的臉孔陰暗,「服從我!服從你們的主!」

他們成為一群名為「恐懼」的具象化部隊,鬼影幢幢的狂捲整個龐大的實驗室。所有的吸血族完全喪失了勇氣,被恐懼徹底征服,爭先恐後逃出去,事後完全想不起來發生什麼事情。

麒麟倒是在一旁張大了嘴。她這小徒進化到這種地步,完完全全可以搶走她的飯碗了。

等明峰把可以弄壞的儀器設備、實驗成果,甚至連「無」的病毒都毀得乾乾淨淨,跑回來發現他的師傅還坐在地上發呆。

「…麒麟?妳沒事吧?」他緊張的在麒麟眼前晃了晃手,發現她還會眨眼睛,稍微心安了點,掏出OK繃幫她臉頰的傷止血。

「…狂信者呢?」麒麟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聲音。

「我收起來了呀。」他以為麒麟擔心他的傷勢,轉過身給她看,「別擔心啦,我現在可以在輕傷狀態喚出他們,還可以快速癒合喔…」

「……」麒麟一臉古怪的看著他,「你的始咒出於…?」

…妳問我幹嘛?那不是妳教我的?但他有種書蟲的強迫癖,很直覺的回答,「平野耕太的『厄夜怪客』。」

「那半中間的驅使咒是…?」

「藤田和日郎的『魔力小馬』。」

他和麒麟面面相覷,好一會兒,麒麟一臉感動,「徒兒,你終於學到為師的精髓了。青出於藍,又勝於藍哪。」

明峰臉孔一白,又羞得通紅。「誰、誰像妳?都怪妳啦,給我這種什麼奇怪的式神!試了無數方法都不鳥我,只聽動漫畫的咒!什麼人就養什麼狗,什麼樣的人就收怎樣的式神啦!我這叫做因時制宜,可不是學妳亂來聽到沒有?!」

麒麟掏了掏耳朵,把耳機塞進去。

「…甄麒麟!」他暴跳起來,「妳那什麼態度啊?!」

他氣沖沖要走,卻被雜物絆得一跤,麒麟看他那可笑的模樣,笑得前俯後仰。

摀著鼻子,他羞怒的坐起來,正要發作,卻聽到旁邊一個老是唱盤似的玩意兒嗡的一聲發動起來。

那像是個立體投影,一個大約半公尺高的「人」,俯瞰著他們。

精緻而纖細,像是初晨的薄霧所凝聚,縹緲朦朧的美貌。麒麟有股強烈的感應,當初夫人灌注到她心裡的資料運作起來,讓她脫口而出,「未來之書?」

那個麗人兒,轉過雪白的瞳孔,對她淡淡的微笑,譏誚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