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七部 第一章(一)

第一章 地之竭

深深呼出一口氣,明峰疲倦的抹抹臉,將古箏放進琴袋裡。這比衝進去廝殺累多了。

但是,他倦了。即使只是魔物的血肉,也讓他覺得不忍。不應該是這樣的。走到這種地步根本沒有意義。

「英俊,我們回家吧。」喚著他忠實的式神,他遲疑了一下,「…去麒麟那兒。」

【Google★廣告贊助】

已經很久沒回中興新村了。只剩下麒麟在的地方是個定錨,在她身邊才是家。

距離他們從魔界返回,已經二十個年頭過去了。

英俊和明熠的小女兒已經上了大學,他的堂兄弟姊妹都步入中年。他的父親和伯叔,已經是退休的年紀。每個人都安然的隨著歲月漸漸老去,只有他,依舊和二十年前沒什麼兩樣。

偶爾,很偶爾的時候,他會突然惆悵起來。總有一天,他會被留下,而所有的人都會走向終點…

或許不是所有人。他看著獰猛卻有著溫柔眼神的巨大姑獲鳥,還有遠方等待他的蕙娘和麒麟…

他不會是一個人的。

「我們快回去吧。」他微笑,「麒麟一定餓了。誰知道餓瘋了她會做出啥事…」

英俊展開巨大的羽翼,疾馳如風般,劃過亮潔的天空。

胸口壓著一本漫畫,茶几上東倒西歪幾只空酒瓶。偉大的禁咒師張著嘴,很沒有形象的躺在沙發上,沈沈睡去。

這麼多年,這個不成材的師傅一點改變也沒有。

廚房傳來陣陣香氣,應該是蕙娘在煮飯。明峰無聲的嘆口氣,拾起掉在地上的毛毯蓋在麒麟身上,開始收拾桌子。

麒麟的睫毛動了動,睜開薄醺的眼睛,拿出耳機。「現在收拾有啥用?等等我還要喝的。你不如等我喝完一起收拾。」

「…妳還喝啊?!」明峰忍不住對她吼,「妳知不知道等待回收酒瓶已經堆成一座小山了?!我生平第一次見到肝指數破萬的慈獸,妳到底有沒有自覺啊?!」

麒麟掏了掏耳朵,將震耳欲聾的耳機塞回去。

忍了又忍,明峰還是暴吼著撲上去,搶過她的耳機。大怒的麒麟推了他一把,搶回來…然後數十年如一日的戰爭又開打了。

英俊默默的走入廚房,幫著蓋桌罩,削馬鈴薯,和蕙娘一起做飯。

無力的瞥了眼打得滿室生塵,引起輕微地震的那兩個人,蕙娘蓋住眼睛,「怎麼都養不大呢…」

化身為蛇髮少女的英俊溫柔的笑笑,「有時候人類的心智跟年紀會成反比啦。」

「老天,真是愚蠢的生物,越活越回去…」

直到開飯,麒麟才把鼻青臉腫的明峰一扔,歡呼著撲上餐桌。

「妳是不是真的想宰了我?」摀著臉頰,明峰痛嘶出聲,「為什麼淨打我的臉?!」

「我是為你好。」麒麟仰頭先灌了一碗羅宋湯,「打成豬頭看能不能少惹一些奇怪的桃花。」

「我哪有?我哪有?!」明峰跳起來,「我最正直不虧妹我榜樣欸!我哪裡有惹什麼桃花?妳亂講!」

「你大老婆寫e-mail給我說你跟應龍族公主同行,連照片都有了,你看看你看看…」

應龍族公主?哪來什麼應龍族公主?明峰困惑了一會兒,恍然大悟,轉瞬間又大怒,「是那個瞎子亂嚼舌根?我宰了他!那明明是應龍族的少主,什麼公主,男女都不分的嗎?!」

麒麟一叉子通心粉停在空中,愣愣的看著他。「…我以為只有音無讓你心動。徒兒,你要出櫃了嗎?」

「…出妳媽啦!」

蕙娘和英俊很有默契的各端了幾盤菜起來,省得他們滾在餐桌上打架時,毀了他們辛苦做菜的工作成果。

人類為什麼活得越老,心智反而越小呢?這真是個永恆的謎團。

等他們打過癮,麒麟甩著手,明峰青了一隻眼睛。

確定他們都打夠了,蕙娘和英俊才把手裡的菜放下,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這麼多年,早該習慣了。

「我沒把妹也沒虧弟。」明峰盡力冷靜,「我只是剛好找到了應龍族的少主。妳也知道,這麼多年了,我一直沒忘記應龍所託…」他火氣還是又上來了,「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少主是男性好不好?就算他長得好看些又怎樣?他還是男的!而且,我不是拜託妳幫我推掉龍女的婚事嗎?什麼大老婆小老婆的…」

「呃…」麒麟轉頭,「本來是要推掉的。」

…本來?

「但我不知道伏羲族那麼擅長釀酒。」她搖晃著杯底的玉釀。

…幾罈子酒你就把徒弟賣了?!

「麒麟妳這混帳東西…」

要不要再練拳頭呢?麒麟仔細而快速的考慮了一下。理論上,她吃飯的時候不動手,但難得可以打得這麼暢快…食物和痛快,讓她認真的煩惱了起來。

終究還是食物戰勝了。當然,還有龍女獻貢的玉釀。她火速轉移明峰的注意力,「怎麼?你終於找到應龍的後裔?沒有滅絕嗎?」

這招還真是該死的有效,明峰完全忘記被賣掉的事情。「我訪查許久,才終於找到了兩個。原本應龍遺族就不多,又受了『契約』的咀咒,老人不斷死去,又少有嬰兒出生,幾乎凋零殆盡了。「其中一個折角自我放逐,終生在尋找一個人魂。另一個就是少主。他在人間出生,意外的讓他能夠適應而生存下來…他有孩子出生了。」

孩子?應龍的孩子?麒麟張大眼睛。這倒是非常不尋常。神族和魔族都日漸凋零,無法正常的生育後代。原為天神的應龍族居然能在人間繁衍?在這天衰地竭的此時此刻?

明峰嘆口氣。他尋找應龍族已經很有段時光,老應龍臨死前的托付他一直沒有忘記。且不論他吞了如意寶珠,他既然已經應允,就會盡力而為。

巡邏地維之餘,他還會盡力追查。吞了如意寶珠後,他起了緩慢的變化,在春之泉薰陶五年,讓這種變化更明顯,已經可以感應到龍類的蹤跡。但龍族繁複,千變萬化,他找來找去都是徒勞無功,卻在維也納意外聽到龍吟,正是老應龍聽到的聲音。

等他找去,才發現是個已經折角立誓棄族的應龍族,名喚龍玦。雖然龍玦異常冷淡,「我已折角而去,不再是應龍族人。不過,當世應該還有我族少主。或許你該去尋他。我對繁衍種族,已經感到非常厭惡。」

他凝視遠方,目光虛無。「為了種族繁衍,付出太慘痛的代價了。」

「應龍繁不繁衍,其實我不是很關心。」明峰承認,「又不是繁殖場,還強迫人生育。但老應龍要求我看顧子孫,若你有什麼困難,儘管來找我。」

他露出譏誚的笑,瞥了瞥明峰,卻又正色。「…你身有應龍寶珠?」

明峰有些尷尬,「老應龍趁我不注意塞到我嘴裡…原本以為是玻璃珠的。」

龍玦仔細看了他幾眼,「你身有寶珠,當可號令天下鱗蟲。」

「…我號召天下鱗蟲幹嘛?」明峰驚訝了。

「財富、女人、權勢。」龍玦回答,「你不要?」

「我要那些東西做什麼?」明峰一整個莫名其妙,「紅十字會付給我的薪水夠用,我很忙的,沒空跟那些東西有瓜葛。」

龍玦凝視了他很久很久。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