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七部 第六章(二)

「這就是你人類的形態啊。」麒麟欣賞著,「我要說,就一個煽動家來講,你長得實在很不錯,未來之書。」

他輕笑了一下。「這是你們想看到的形態,對我是沒有意義的。禁咒師…」他的聲音悅耳,像是金玉和鳴,「我們目的殊途同歸,不應該是敵對的。」

「你是想說服我別獵殺你嗎?」麒麟甜笑,卻帶著一絲絲的邪氣。

【Google★廣告贊助】

未來之書的笑容凝結,深沈的看著麒麟。「獵殺我?妳知道我什麼?我是創世者的創造物,未來就寫在我身上。我雖然比古聖神出世得晚,但我地位與他們平等。妳想獵殺我?獵殺這世界的未來?」

「這不是你的錯,我也感到很抱歉。」麒麟攤攤手,「誰讓創世者的編劇能力爛到有剩,這種五百塊的劇本不該存在的,只好人道毀滅。」

未來之書微偏著頭,明峰注意到他這個小動作。就一本書來說,他太像人類。他突然湧起一種荒謬可笑的感覺,難道在漫長的歲月中,未來之書成了一種付喪神?

「所謂日久成精嗎?」麒麟笑出來,「現在覺得對你動手有些不好意思了。你啊,越來越像眾生…或許越來越像個人類。身為一本書,卻害怕死亡,實在讓人覺得很可愛。」

靜靜的凝視著麒麟。「我沒有所謂的死亡。我和『無』的關係還比較深些。若這世界毀滅,我還是存在著的。」

「沒有可供記錄的無盡空白,你的存在剩什麼意義?」麒麟嘲笑著。

未來之書安靜下來,嚴肅的看著麒麟。這短命人類刺中他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對末日感到不安。原本只會忠實的執行創世者命令的他,對著結局的空白,感到強烈而陌生的不適。

不會再有故事,不會再有文字,記錄在空白頁上。什麼都沒有了。

執行著創世者的命令,他這沒有慈悲沒有情感的創造物,開始恐懼結局。

原本他是那樣忠實、理智,有條不紊的執行創世者的指令。將自己展現在彌賽亞之前,漠然觀看他們的錯愕和掙扎,然後看著他們走向註定犧牲的末路。

這是試煉。他還記得創世之父喃喃的自言自語。讓那些特別有天賦的人看看未來,讓他們自以為可以改變什麼。事實上未來絕對不會改變,所有的一切都會毀滅殆盡。什麼都不會剩下。

他忠實的執行這些殘酷,不曾遲疑。

什麼樣的因,就會有怎樣的果。而他往往是因果的製造者,操縱著文字如絲線,原本這世界就是他手下註定毀壞的傀儡。

原本是這樣。

是他將長生賜給最初的天帝們,因為不平等是紛亂的起源。是他將取得天柱力量的貪婪放進天人的心裡,因為末日條件需要滿足。

原本應該是這樣。

但哀將自己眼睛挖出來的時候,他遲疑了。

同為創造物,他不懂哀的火樣的熱情,但他懂了哀的譏諷。

哀說,「未來,這是父親答允我的。我可以獲得修改的機會。再說,等這一切都歸於虛無時,你的空白該用什麼填補?」

這開始了他漫長而難熬的不安。

終究所有的人都會看到他,理解末日無可迴避。在末日之前,就徹底崩壞一切秩序而毀滅。創世之父說,這才是慈悲。在激昂的暴力中結束自己的命運,用不著眼睜睜看著末日來臨。這是身為父親最後的慈悲。

原本他該這樣執行。

身為一部會生長記錄的書,他無法忍受只剩下空白。如果末日無盡延後呢?這辦得到的…不用等稀有的彌賽亞,現在粗陋的吸血族都能辦到了,他們只需要一點點動力。

沒有善惡觀念的他,選擇了吸血族。因為他們最無畏,他們沒有任何顧忌。而且,他們的科技文明最發達。

他並不在乎這個世界的眾生和人類會不會呻吟苦痛,他只要這個世界存在,繼續有可以記載的故事。而且經過苦痛的焠鍊,故事特別精彩,精彩到會閃閃發光。

熱愛這樣閃亮的文字,像是他最驕傲的紋身。

他不用怕這短命的小姑娘。但有種奇特的危機感讓他避開,驅使人類和吸血族去清理這隻蠹蟲。但這蠹蟲似的人類少女,卻逃過一次次追殺,和一個彌賽亞不斷的壞他的事。

討厭的人類,討厭的禁咒師。

但除了厭惡外,他衍生了一種奇怪而嶄新的感覺,名為「好奇」的感覺。

「妳的眼力很好。」他稱許,「只是虛像,妳也認出我來。」

「若有夫人的灌頂,誰都可以眼力好。」麒麟聳聳肩。

未來之書頓了一下,「哀也打算背叛父親嗎?」

「也?」麒麟笑了起來。

未來之書的雪白瞳孔驟亮,幾乎不可逼視。

「我踩到你的痛腳了嗎?」麒麟閒閒的說,「我想到幾十年前的一部漫畫,叫做『死亡筆記本』。如果你想抹殺我,搞不好在死亡筆記本上寫我的名字和時間地點、死亡方法,說不定比什麼都快。」

她嘲笑,「還是堂堂未來之書連個破漫畫的創意都沒有?」

「…哼。『激怒』就是這種感覺嗎?」未來之書瞳孔裡的白光黯淡下來,「很特別。妳的建議很好,或許我該弄個與眾不同的死法給妳…」

麒麟輕蔑的舉起拇指,往自己的喉嚨由左而右的畫了一道。沒錯,她在挑釁,非常囂張的挑釁。記錄世間萬事萬物的未來之書一定能了解的。

他的確了解了。幻像衝到極限,幾乎要掐住麒麟的脖子。

「抓住他,明峰!」麒麟結著手印,「所有的實體、所有的空間,對我來說都是開放的!」

明峰身體比意念快,伸手去抓未來之書的幻像。未來之書立刻切斷聯繫,卻被一隻人類的手抓住。

在那一刻,他簡直不敢相信。他立刻將自己解構,卻沒辦法脫離那隻手的掌握。

「別鬆手!」麒麟厲聲,「所有的實體、所有的空間,對我來說都是開放的!」

她的咒像是劃破實體與空間的利刃,讓無視規則的明峰得以抓到未來之書。即使未來之書在他的手底解構成一種流動、纖細,又古怪的東西,他還是沒有鬆手。

「蕙娘,英俊!」她召喚,「起界!」

兩個式神馬上出現,並且照著麒麟之前的吩咐佈下奇特的結界。

或許,這一切都是為了這一天。麒麟望著黝暗的「無」所凝聚的界珠,默默的想著。

我會成為禁咒師,死而復甦,會收明峰為徒,然後自願成為虛無慈獸,都是為了這一天準備。

若不是這樣的經歷,哀傷夫人給她的方法就無法貫徹。

「無」吞噬一切,而她,吞噬「無」,剋制「無」。

她會挑釁似的到處找吸血族的麻煩,除了出於自己的不愉快,她就是希望狡猾的未來之書會出現在她面前。哪怕是虛像也好…只要他出現,無視規則的明峰就可以抓到他,而麒麟,虛無的慈獸,只要劃破一個微小的空間限制,就可以讓明峰施展他奇特的本領。

未來之書放棄掙扎,反而沿著明峰的手臂侵入皮膚。轉瞬間,無數文字在明峰的表皮下游動,想要侵佔明峰的身體。

這是一種可怖的情形。明峰的右手緊緊抓著不放,但流動的、極為細小的文字在他身體裡不斷爬行蠕動,連眼白也不放過。

痛是不痛,但有種奇怪的麻癢感,伴隨著噁心和無數過多的資訊,幾乎讓明峰的腦子炸開來。

英俊變色,正要衝上來,麒麟嚴厲的制止她,「別動!顧好妳的方位!」

她抽出鐵棒,睥睨的看著正在侵佔明峰的未來之書,眼中冒出如鬼火般的青光,麒麟角陡長,身體漸漸化為虛無的蒼青色,漂浮在半空中,她張口,呼喚虛無。

無數「無」發出尖銳的慘叫被她吸入體內,像是黑暗的光流,讓她發出闇青的光芒。

明峰不會有事的。未來之書會發現,他沒辦法真正入侵。因為明峰體內住著最為偏執的狂信者式神,是極度排外的死徒。

「所有的實體、所有的空間,對我來說都是開放的!」她將鐵棒像是一把刀般筆直的刺入明峰的身體裡。

在英俊的尖呼中,明峰呆呆的看著麒麟,又低頭看看已經貫穿他腹部的鐵棒。

坦白說,一點都不痛。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