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七部 第八章(二)

二十餘年前,麒麟帶著他第一次踏上這裡,在這冰天雪地中,用笑死人的小紅帽恰恰的台詞定了地維。

這裡是北極的頂端,寒冷、遼闊、空曠。歲月在這裡沒有任何意義,二十餘年的光陰沒有一絲一毫的痕跡。

他們彌賽亞,純血的人類繼世者,讓惡意而瘋狂的創世者設定條件而出生,同時將一些奇特的記憶和知識寫在血緣中。只要被未來之書啟發,就會回想起來。

【Google★廣告贊助】

所以,時間一到,他就本能的知道該去哪裡,該做什麼。跟過去幾任的彌賽亞沒什麼兩樣。

或許,創世者根本就不相信人類。所以他用殘酷的考題考驗彌賽亞。

用自己的人生或生命,保障人世的安危,你可願意?

前幾任的彌賽亞大部分都將自己投入地維,只有雙華上天為帝,聽說只有一個逸脫的彌賽亞拒絕投身地維,但他遠赴魔界,創建了冥界,致力於三界和平,雖然也需要許多妥協和政治手腕。

他站在霜雪中,脫掉鞋子,好感受玄冰之下的大地。

沒有一任彌賽亞逃走,沒有。沒有人知道他們的事蹟,當然不會有人傳誦。我們…為了一無所知的人類和眾生獻身,但坦白說,我們也不後悔。

在無數彌賽亞長眠的極寒之地,他感受到歷任彌賽亞的深刻感情。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意識到麒麟做了怎樣驚人的事情。

她抹殺了未來之書。彌賽亞們不會再被啟發,他們也不會意識到自己就是彌賽亞。末日不再是既定的結局,未來將是未知的未來。

他將自己沈入地維安撫大地,將可以抱著希望與滿足,而不再跟過往的彌賽亞一樣痛苦,知道自己的犧牲只是暫緩一個命定。

我將是最後一任犧牲的彌賽亞。從我之後,或許世界殘破,但有希望。有希望從殘破中復原。盛極轉衰,但衰竭到極底,也有希望可以漸漸復甦。

希望和自由,是他那不像樣的師傅給予的。他將永遠因此感激她,為此敬愛她。

當咒文陣發著淡淡冰藍光芒泛起時,他流淚了。卻不是因為害怕、不想死。

而是…他來不及跟麒麟好好說再見。這世界對他來說,最重要的人。一直在他之前引領他的腳步,輕鬆微笑的麒麟。

「我想跟妳好好說再見的,麒麟。」他低喃,卻被咒陣發動的狂風括走了他的話語。

寒風消失,咒文陣的光芒黯淡、褪去。

「你找我?」麒麟仰首灌著小扁酒瓶的威士忌。「呼,冷死人了。」

明峰瞪大眼睛。「妳…?!」

「嘖嘖,徒兒。」麒麟搖著纖白的食指,「這也是一種咒。說再見,通常都會再見面,而不是不再見面。聽不懂?你不懂的都是咒啦。」

「…妳第一次見面就用陰陽師唬爛我,唬了三十多年,妳現在還這樣唬我!!」明峰暴跳了。

麒麟嘿嘿的笑,帶種可愛的邪氣。「你這個笨學生,畢不了業就想自殺,為師可要好好的給你心理輔導…」

我跟她跳什麼跳?扯什麼扯?我是來結地維的,可不是跟她耍嘴皮子的!

明峰火速結起手印,試圖重起咒文陣,卻被她打碎了咒文陣的一角。「…滾開!」

「這是你對師傅的態度?」麒麟嘖嘖,「打得贏我再去談自殺吧…笨學生。」

「笨學生還不是笨師傅教出來的!」明峰火大了,將喚微化為光劍,「別阻止我!」

「我是有教無類,你不懂啦。」麒麟抽出鐵棒,很流氓的挑釁,「嘖嘖嘖,對師傅動刀動槍哩,你這孽徒!」

「妳這不像樣的師傅!」

「你這膝蓋都比大腦聰明的笨學生!」

他們一面拼命鬥嘴,一面使出渾身解數的博命。明峰的心越來越急。他不知道天界出了什麼狀況,但他可以敏銳的感覺到,一種急劇的傾覆正在發生。若天界因此毀滅,除了他投身地維穩住狂暴的力流,沒有其他方法。

但他的笨蛋師傅卻在這種危急的時刻來搗蛋!

「麒麟不要鬧了!」他急得快要著火,「不要逼我!除了這條路沒有其他方法…」

「胡說。」麒麟嘴裡反駁,手下的攻勢越發凌厲,「女媧和我都定過地維,現在的地維就是我定的基礎!為什麼你非去死不可?」

因為妳定的地維連三十年都維持不到!而這是妳的極限了。若是我…起碼可以穩定個幾千年…

我命定就是地維的中心,或者是天柱的化身。

像是看破他的想法,麒麟冷冷一笑,「我可不這麼認為。徒兒不要傻了,你活著比死掉有用多了…沒有你,誰買酒給我喝、做飯給我吃呢?」

明峰除了如焚的憂心外,湧起一股強烈的、欲泣的傷痛和滿足。討厭的麒麟…討厭的、討厭的麒麟。

身處怎樣的災厄困頓,依舊輕鬆自在的麒麟,就算是這種時刻。她需要我就像我需要她一樣。

但就因為她太重要,所以他才要去做,而且非做不可。這人間有太多他在意的人,特別是這個死爛酒鬼。

「問問自己,你們是誰!」他在完整無傷的狀態下,喚出了狂信者式神。

他能夠的,他知道。因為他的心已經不斷的在滴血,開著巨大的傷口,痛苦幾乎無法壓抑。

「不錯呢。」麒麟閉上一隻眼睛,將食指放在唇間,「明峰,你離畢業只有一步了。」

明峰不發一語,命令狂信者攻向麒麟,他趁隙修補被破壞的咒文陣。

因為他太專注,所以沒有看到麒麟將四十九個狂信者式神定在地上,身上環繞著黃金凝聚的鎖鏈。

「最近出的魔獸世界復刻版真的不錯,不少可以參考的招式呢。」麒麟自言自語,她瞇細眼睛,「卻除你們不潔的思想!」

從天而降的雪白燦光擊向四十九個狂信者式神,讓他們發出淒慘的呼號。

曾經是讓眾生畏懼戰慄的狂信者死靈,在虛無慈獸的眼前,居然毫無反抗能力。

「你們啊,早就該超生了。跟隨明峰這麼久,也該淨化了吧…」麒麟滿臉悲憫。

「死亡降臨。你們的善惡觀念清楚了嗎?」

狂信者在光燦的淨火中,看著將他們收服的初主。像是一個奇異的心結解除,齊齊舒出一口鬱結幾千年的氣。

死亡終於降臨。四十九個狂信者式神消逝。

瞥了一眼已經沈沒一半的明峰,麒麟走過去,強行將他拖出來,一拳將他打倒在地。

「我呢,一向都信奉愛的教育。」她揪著明峰的胸口,惡意的一笑,「但不聽話的學生,需要鐵的紀律。」無情的拳頭像是雨點一樣落在明峰身上。

因為符文陣和狂信者召喚的雙重消耗,明峰無力面對兇暴化的麒麟,他大叫,「英俊快來,阻止麒麟妨礙我!」

獰惡的九頭鳥由天而降。她含淚的望了眼即將拋下她就死的主人,依舊懷著忠誠和怒氣撲向麒麟。

「蕙娘,」麒麟淡淡的開口,「把英俊勸到旁邊去。我跟他的主人還有話要說…」她巴了一下明峰的腦袋,「你白癡?你有式神,我沒有?」

在這種危急存亡的時刻,明峰卻有種啼笑皆非的感覺。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