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七部 第八章(三)

明峰還想掙扎一下,麒麟不但把他打得爬不起來,甚至將他四肢的關節都弄脫臼了。

他像個破布娃娃一樣躺在雪地上,驚駭莫名,雖然並不痛。

「…喂!妳是不是真的想殺我啊?!」他怒吼起來。

【Google★廣告贊助】

「唉,我很了解你啦,不這樣怎麼行?我已經盡量控制力道了…」她抓住正在跟蕙娘打得難分難捨的英俊,往後一拋…噹的一聲,那隻獰惡的姑獲鳥被凍成一大塊冰塊。

「………」明峰已經氣到乾噎了。

「徒兒,你不會死的啦。」麒麟拍拍他的臉頰,「等英俊解凍,就會救你了。」

「…多久可以解凍?」

「兩個月吧,大概。」

…妳是說,要我躺在雪地上兩個月等英俊救?正常人有辦法躺兩個月的北極不死嗎?!

「可以啦,你可以的。」麒麟笑得燦爛,「你可是我教過身體最聰明的學生啊。」

…我當你的學生真是倒楣到地心去了!

「你啊,個性要改改。」麒麟拍拍他的頭,「你想過什麼是『力流』?」

明峰生氣的轉過頭,一言不發,當作無言的抗議。

麒麟自顧自的說下去,「眾生和人類都擁有『力』。妖有妖力,神有神力,人類呢,擁有魂魄的力量。這跟磁力有點像,勉強可以解釋,雖然沒有那麼單純。這些微小的力匯集,就是力流。這世界和所有生靈息息相關,只靠一個生靈去主宰彌補是不對的。什麼都扛在肩膀上,不是一種正確的態度啊。」

麒麟撥開吹到臉孔上的頭髮,「我啊,服從生物的本能,寶愛自己的眷族,致力於種族延續。但我也同樣的尊重其他種族…因為廣義上來說,所有的生靈,都是我們的眷族。」

她抓著明峰的下巴,強迫明峰看著她,輕鬆而自在的純潔笑容。「徒兒,你想不通這些,我就不會放你畢業,懂不懂啊,笨蛋。」

明峰想回嘴,卻覺得天靈蓋一痛。麒麟不知道將什麼刺在上面,讓他昏睡過去。他的呼吸變得非常非常的緩慢,連心臟都很久很久才跳一次。

他陷入了龜息中。

「再見啦,徒兒。」她拍拍明峰的臉頰。「其實我騙你。說再見,卻不一定會再見面。不過你應該被我騙得很習慣吧?…」

麒麟凝視著天空的極光,許久不曾開口。就在這時候,她聽到了非常遙遠縹緲的歌聲,魔性天女獻出精魄,舒祈和她的居民獻出生命,唱出龐大安魂曲的第一個音。

這個音接著下個音,所有擁有精魄的城市都應和著,定住動盪而即將斷裂的地維。同樣的,管理者和眾生一起應歌聲將自己埋進根柢。

在這漫長的前奏,她看到龍女含笑而詭麗的倒豎瞳孔。她終於孵化了。但她孵化的第一件事情是將自己埋進又愛又恨的城市之下。

當前奏終了,光燦的雪白籠罩劇烈地震、海嘯不斷的人間。純白的極光之下,眼睛蒙著白布的哀傷夫人從她的王座起身,漂蕩在空中,所有的人類和眾生都看見了她,不管從什麼方向都可以看到她尊貴憂傷的面容。

在這力流紊亂狂暴,海嘯地震,颶風肆虐的人間,為了她的孩子們,她終於起身,開口歌唱。

所有的力,其實就是一種韻律,一種音樂。擁有著相同的規則和魔法。

「…夫人還欠一個指揮。」麒麟笑笑,往著自己耳朵塞耳機,「蕙娘,我欠個人幫我翻譜,妳要來嗎?」

「妳去哪裡,我就去哪裡。」蕙娘安穩的回答,「但妳需要我翻哪個樂譜?」

「貝多芬第七交響曲。」麒麟嘿嘿的笑,「以前看交響情人夢我就想試試看了,一定很酷。」

「……就算這種時刻,妳也非惡搞一下不可?」

「一定要的啊,廢話。」她舞空而起,「妳不懂的都是咒啦。」

最好是這樣。

但蕙娘卻湧起一絲淡淡的,沒有悲傷的笑容。

她化身為蒼青色的人形慈獸,用跨越「有」和「無」,「生」與「死」,「人類」和「眾生」的身分,擔任這個龐大安魂曲的總指揮。

選擇的曲目是貝多芬的第七交響曲,卻不是因為貝多芬是偉大的作曲家,或者是因為古典音樂比較高貴,而是單純的,她看過交響情人夢而已。

一直到最後,她依舊保持那樣輕鬆、喜悅,樂觀又惡搞的天性。

來,讓我們享受這最龐大,最美好,最純淨的音樂時光吧。所有的生命,都是一個音符、樂章。我們與其他生靈交會、迴響,善良或邪惡,光明或陰暗,交錯複雜,都是這個塵世的一部份。

無論清濁,讓我們愉快或苦痛的飲下。為了一個渾沌但自由的未來,為了一個可能毀滅或重生的世界。

來,讓我們一起唱吧。

千禽萬獸,無數生靈,一起仰望著高亢喜悅的樂音。無數死去或活著的生靈,不分人類眾生,一起高唱著,歌頌著,自願將自己沈入地下,安撫痛楚的大地,成為新地維的一部份。

來,一起唱吧。

為了這個髒兮兮卻光明燦爛的世界,為了深愛和痛恨的人。為了我們活得這樣精彩,死得這樣漂亮而大喊一聲「Bravo」!

來,一起唱吧!

在最絕望的時候依舊要微笑,無數道路蜿蜒在你腳下,一定會有辦法的。我們不正在執行我們的辦法嗎?成為這個世界的肉中之肉,骨中之骨。為了我們愛的人、恨的人,為了我們同血緣或不同血緣的孩子們…

一個自由的未來。

讓我們一起唱吧!用我們的生命一起高唱吧!即使痛苦、悲泣、巨災降臨的此時此刻,讓我們高歌吧!

讓我們成為樂章的一部份,讓我們可以驕傲的挺直胸膛,一起唱吧!

無數被感召的生靈匯成巨大的生命長河,蜿蜒的灌注在幾乎斷裂毀滅的地維中。這龐大的安魂曲進行了一個月。新的地維編織交錯,由許多複雜的種族所組成。有人類和人魂、滯留人間的神或魔、各種妖族,包括了大部分的吸血族。

這場被成為「大災變」的巨禍,讓人間損失了10%的土地,幾億的人口與眾生。甚至之後造成文明停滯,糧食匱乏、經濟混亂種種後遺症。由無數犧牲構成的地維脆弱,力流的小規模暴動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

甚至因為海嘯和地震造成一些高端實驗中心的崩潰,讓一些變異的的病毒零肆虐,成為新的傳染病,嚴重威脅人間。

知識與理性再也無法成為屏障,表裡世界的界限正式宣告終結。人類被迫面對移民的存在。而種族衝突也沒有間斷過。

這段混亂、黑暗的時期,被稱為「災變後」。有歷史學家稱為「後黑暗時期」,和中古世紀的「黑暗時期」作為區分。

即使殘破,即使災害不斷。人間依舊頑強的存在下來,正面反抗了創世者給予的結局。

我相信,即使是這樣的結果,麒麟還是感到非常自傲。

明峰花了一個月就掙脫了龜息,他頑固的靠蠕動爬行,設法撞破英俊的冰塊,讓英俊幫他接骨。

甫獲得行動自由,他跟英俊趕赴阿爾卑斯山,卻只見到麒麟的小扁酒瓶。

師傅。

他將臉貼在小扁酒瓶上,哭得無法停止。他一直以為,地海傳說的故事就是他的結局。但是反過來,居然是麒麟的結局,他還是那個哭泣的學生。

「我想跟妳好好說再見的。」他的眼淚一滴滴落在雪中,「妳不是說,說再見就一定會再見面嗎?」

他痛苦的像是自己的心臟被剜出來,血淋淋的。

英俊怯怯的摸著他的頭,「主人,麒麟師傅沒有讓你畢業。」

這給了他非常微小的希望。

就是這微小到接近不存在的希望,讓他重新建立紅十字會,就是這微弱的希望,撐住他,讓他踏遍全世界,安撫創創極深的世界。

麒麟,妳一定很驕傲吧,當真用動漫畫幹了這番大事業。妳把我留下來,就是怕麻煩吧?結地維當然比一團亂麻似的重建簡單啊!妳就這麼一傢伙把這些麻煩扔給我,妳這禍頭子!

但是我啊…我會好好的、耐性的重建你們耗盡一切才存活下來的人間。我啊…一定會把妳挖出來。

不管妳變成什麼樣子。

妳還沒讓我畢業呢。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