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七部 第九章(完)

第九章 歿終

許多人都悲觀的說,「歿世來臨」,但明峰卻不這麼認為。

這可是古聖神犧牲自己當祭品,無數生靈讓自己成為地維的一部份,甚至麒麟生死不明才搶救下來的人間。

再怎麼殘破不堪,再怎麼陰沈混亂,只要還存在,就有希望。

【Google★廣告贊助】

而且,因為人間頑強的有了脆弱的新地維,所以魔界雖然封關自守,依舊還保持大部分的完整。而原本以為會崩潰的天界,也因為人間這種盲目勇氣的激勵,居然保住了。

禁不起任何的摧殘,神魔兩界都徹底摧毀了往人間的通道。

三界保持音訊,居然是透過無線網路,有些時候,明峰也會感到啼笑皆非。

狐影被卡在天界回不來,常常寄e-mail跟明峰抱怨。

「你有什麼可抱怨的?」明峰回信頂他,「小狐火在你身邊。」

狐影的回信很久才來,語氣支支吾吾的。他當然知道,狐影根本不贊成狐火修仙,但這大膽而堅決的女孩根本就不甩她的養父,經過非常崎嶇而艱困的過程,用人身直闖崑崙,通過試煉成仙升天了。

她的養父非常苦惱,覺得「父嫁」是不應該的,但小狐火人如其名,明峰覺得早晚狐影會屈服。

但明峰覺得還挺開心的。雖然音訊這樣困難,但他認識的故人安然無恙,而且過著平淡而幸福的生活,他覺得安慰。

透過狐影的信,他知道東方天界有了新的天帝和王母,很巧的是,這兩個都不是天人。

雖然身分崇高,但比人間殘破的東方天界似乎更棘手。他想,也不怎麼值得羨慕吧?

「天柱還在嗎?」他寫信去問。

狐影的回信很模糊,「不知道算不算在…但現在各界天界都不靠天柱安定了。所以我現在工作量大得驚人,你說說看,你說說看啊!像這種該死的工作量,居然只給我親友價!我當初罩他們要死喔…我現在也算皇親國戚--累死人不償命的皇親國戚!真是靠北邊走…」

明峰摸不著頭緒,但看起來三界猶存,還有重建的希望。

建立新紅十字會的秩序,大師傅幫了他不少忙。結地維的時候,他抽籤輸了,所以留在人間,他的學長和殃都去了。

他對這點很不滿。

「重建比較累欸!」他滿腹牢騷,「活這麼久了,就不能讓我休息休息?學長一定作弊啦,他天生怕麻煩,當初還不是把夏夜扔給我…」

明峰只能苦笑。

麒麟也作弊,唉。陷身在千絲萬縷,百廢待興的紅十字會,他一直很急。他想趕緊啟程,去找尋失蹤的麒麟。他拒絕相信麒麟死了,也不相信她把自己扔進地維。

人死見屍,若在地維中,他就算是拖也把她拖出來。誰准她跑的?讓他畢業之前,想都別想。

所以,當紅十字會一上軌道,他就指定了會長,開始巡邏地維。

地維的眾生都是非生非死的狀態。這讓人鼻酸,他們得撐在這裡長眠,直到自然消逝。他們漂浮在夢境中,一日日,一年年。

但他們會歡迎明峰的到訪,訴說故事。在這種訴說與傾聽的過程中,明峰會彈琴,安撫脆弱的地維,平息混亂的力流。

在無數故事中,他沒有聽到麒麟的結局。既然如此,他就要一直找下去。

會在見到她吧?那個嗜酒如命的永恆少女,總是懶洋洋,泰山崩於前不改其色,只有缺乏食物才會讓她大怒。

會再見到她輕鬆自在的笑容吧?

一定會的。

他的歲月,無窮無盡。或許孤寂的長生也有他的道理存在,就是為了這個希望,這個執著而虔誠的希望。

「走吧,英俊。」他呼喚自己的式神,獰惡兇猛的姑獲鳥,卻擁有清澈無辜的眼神,「我先看看下一站要去哪…」

「呃,主人,我可不可以請假?」他的「小鳥兒」害羞的雙翅互碰。

「請假?」這倒是很希罕。

「嗯,臣雪的外孫女出生了。我這當媽的該去道賀呀…」英俊用翅膀扶著臉,「我有…呃,這輩分怎麼算?這是曾外孫?還是曾外外孫?主人,你說呢?」

英俊當曾祖母了?!「曾…外孫吧。」他有點呆滯。

「那明天我可以請假嗎?」她懇求。

「當然可以。」他愣愣的回答。

等英俊開開心心的飛走,他又將她喚回來。

「主人?」她滿眼疑惑。

這個…臣雪算是他們宋家的女兒。她的外孫…等等,這個親屬表開始混亂了。

「…我跟妳一起去吧。」

生命的長河無盡蜿蜒。當他看到那個可愛的嬰兒,粉嫩的小手和小腳,他的眼淚幾乎奪眶而出。

因為我們付出,所以我們獲得。

這個時候,他一點也不後悔,一點點也不會。

(禁咒師全套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