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七部 第一章(二)

「一個人類鱗蟲之長,似乎也不是太壞。」龍玦喃喃自語著。

「啥?」什麼鱗蟲之長?他幾時成了那些爬蟲類的老大?

「沒什麼。」龍玦恢復冷漠,「既然你有心尋訪,說不定會有結果。我族在我離開後,發生了大瘟疫,幾乎死絕,之後漸漸老死,僅餘稀薄血脈在人類後代中。」

【Google★廣告贊助】

他沈默片刻,像是在強忍著極大的痛苦。

「最後一個老友在病故之前找到我,託我去尋找失蹤的族弟。他源出於應龍族長,是我族最後的少主。但他外出雲遊從此不知所蹤…縱我折角,但能力依舊還有五六成,耗費上千年的光陰,我依舊找不到他。」

苦澀的笑了笑,「或許你可以。」

明峰答應了他。

應龍少主最後的蹤跡出現在河南一帶,他也就去了河南。

說到這裡,明峰沈重的嘆口氣。

麒麟心知有異,「沒找到?」

「找是找到了。」明峰低下頭,「但我…麒麟,人類真的很奇怪。我真的不懂,真的…為什麼可以這麼若無其事的做出這種事。」

在黃土高原,有個豐饒的富村。因為有個不會乾涸的水源,所以這個村莊非常富庶。在荒蕪的大地上像是個綠洲。

但這個村莊非常封閉,排斥外人。明峰會刻意到這個偏遠的村子,是因為聽說了這個村子有個靈驗的「應龍祠」。

大約是這個祠名讓他心底一動。雖然他感應不到任何鱗蟲的蹤影,但他還是強烈的想去看一看。

因為是外人,所以他沒辦法進應龍祠,連圍牆都不可靠近。但他注意到,這村莊的水源源頭,似乎就在應龍祠裡。

注視著清澈的河流,他覺得傷腦筋。但就在這時候,他的左眼似乎模模糊糊看到什麼…遮住右眼,他從左眼望出去。

他看到了虛弱殆死的應龍少主,和一旁哭泣的人類女孩。那女孩明顯懷孕了。

在他試圖進入應龍祠的同時,應龍祠差點全毀--他終於知道為什麼龍玦和他都找不到失蹤的少主龍環。

人類為了保住水源,欺騙了溫和對待他們的龍環,掏出他的內丹藏在塑像裡,並用鎖龍鍊鍊住塑像,且將失去內丹的龍環拘禁在地下伏流的深幽洞穴。

每百年,他們獻祭一個新娘給龍環,定期供應食物和禮物。就這樣,將龍環拘禁了千年。

這千年的拘禁,嚴重損壞龍環的健康。除非他在結界內生出另一隻應龍,不然沒辦法破壞禁制。畢竟禁制是加諸在他的內丹上面,等於用他的力量禁錮自己。

但這年獻祭的新娘,意外的生出了純種應龍。

「事實上是未足月的應龍。」明峰悶悶的,「可憐的孩子…那村的主祭發現了新娘懷孕,想要殺害新娘…結果這孩子未足月就出生抵抗。要不是我發現得早,這一家子搞不好死了個乾乾淨淨,我怎麼對得起老應龍的托付?」

「那女孩不是他們在地人,說起來和我們有些淵源。她原是列姑射的大學生,還是臣雪的學姊呢。去大陸旅遊,結果被綁票獻祭…」

「我知道。」麒麟打斷他,掏出一本小說給他。那本小說封面赫然寫著「應龍祠」。「幾乎都吻合…最後他們都到列姑射島安家立戶,對吧?」

明峰匆匆翻閱,眼睛越瞪越大。除了人名不對以外,幾乎吻合度百分之百。

「…這是怎麼回事?」他失聲叫了起來。

「這是個發瘋的小說家寫的。」麒麟端起玉釀,「很有趣。末世將臨,奇人異士輩出。這大概是繼司馬遷之後第二個『史家筆』。」

「史家什麼?!」明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史家筆。可以在虛空中閱讀到他人的故事。但這沒什麼好高興的,因為閱讀他人人生是種逆天,逆天就要付出代價。」

明峰複雜的看看麒麟,又看看手底的書,作者叫做「姚夜書」。

奇人異士輩出,乃是因為末世將臨。不知道為什麼,他有些沈重。

異變越來越多,純血應龍的出生不過是當中的一個例子。

這幾年,他暗暗心驚。人類強勢基因壓制著的眾生血緣,似乎有越來越抬頭的趨勢。紅十字會這幾年疲於奔命,除了要對付「無」,對付人類愚蠢的野心,還有突然發作暴走的人類半妖。

各種衝突暴動,人類的恐慌,覺醒半妖的恐慌…

麒麟說,這是因為天柱歪斜的緣故,力流失衡的緣故。但天柱不就是帝嚳嗎?他暴虐的滅絕應龍一族,聽說還發了瘋。但他活得好好的。

「他啊,他算是天柱的具象化。但不是只有他就能構成天柱。」麒麟漫應著,「哪有那麼簡單?」

但他要再問下去,麒麟就不肯說了。

她只顧著喝酒,然後在沙發上沈沈睡去。明峰氣悶的瞪她一會兒,坐在地毯上,仔細閱讀「應龍祠」,身邊還堆著一堆姚夜書寫的小說。

越看他越頭昏,因為他無法分辨哪些是真實的,哪些是虛幻的。若不是他親身經歷,他不會肯定「應龍祠」是真實記錄,但其他的小說他就無從分辨。

這還真是沒有任何用處的天賦。

或許有一天,他會尋找那位小說家吧?不過麒麟又說他發瘋了。不知道能不能好好應答啊…

「怎麼大家的神經都這麼纖細,」他喃喃的抱怨著,「天神也瘋,小說家也瘋,趕流行麼?」

噗嗤的一聲,英俊笑了出來。即使有個上大學的女兒,英俊依舊擁有著羞怯笑容,還是那個純情少女。

為了保護這樣的笑容,明峰就會覺得他的辛勞都是值得的。

***

短暫的相聚之後,麒麟和明峰又要各奔天涯。

畢竟地維的範圍真的太大,麒麟再厲害,能夠巡視的範圍也有限,只得放手一些災害範圍比較狹小的部份給明峰處理。

但麒麟卻叫住了明峰,一臉壞壞的笑,「我親愛的徒兒,聽說你送應龍一家子回列姑射島,還幹了番大事業。」

明峰臉孔立刻飛紅,「什、什麼大事業,我我我,我不知道。」

「聽說舊列姑射的現任政府很了不起啊,也順應潮流動『無』的歪腦筋。」

明峰含糊的應,「…人嘛,總是會一時糊塗的。現在沒有了…」

將臉轉向旁邊,英俊拼命忍住笑。

「好啦,小英俊,妳來告訴我,妳家主人是怎麼兵不血刃的進去國家設立的實驗室,還把人家重金弄到的實驗株弄死光光?」

「別!別說!」明峰整個慌張了。

「…主人他啊…」英俊大笑起來,「他坐下來彈琴。」

交涉到最後,雙方都動氣了。明峰知道他們在搞啥鬼,非常火大,官方認為他仗著紅十字會的背景干涉國家主權。雙方說話都不太好聽了。

若是麒麟的個性,就乾脆的打進去。但明峰不願意動手。

他深呼吸了一下,取出古箏。「我們都太激動了。讓我彈奏一曲,讓大家冷靜一下,如何?」

負責談判的官員有的罵有的譏笑,但明峰沒管他們,調了調絃,逕自開始彈奏。

他彈了二十年的琴,終於把廣陵散學會了。身為天才琴姬的關門弟子,這二十年的努力和磨練,讓他的琴隱含著某種魔力。他原本就聰明身體笨腦袋,這琴音更讓他聰明的身體發揮到極致,一下子就迷住了剛剛破口大罵的官員…

趁著這悠揚琴聲,他讓靈魂出竅,默不作聲的潛入實驗室,破壞了禁錮著的「無」。

兵不血刃,他告辭而去。官方暴跳如雷,卻抓不到任何把柄。

「你果然學到我的三成功力。」麒麟欣慰的拍著他的肩膀,「為師真是欣慰啊。」

「…閉嘴!我才不要跟妳一樣!跟妳一樣我就毀了啦!」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