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七部 第一章(三)

互相叫罵了很久,明峰才意猶未盡的背起行囊,再度啟程。似乎沒有經過這種洗禮,他就會缺乏動力,前往如亂麻般的無盡任務。

麒麟懶懶得靠在門上,望著明峰的背影,直到看不見了,她才淡淡的說,「人也走得遠了,史密斯,你還要藏到幾時?」

那個管著大圖書館,博學多聞的通識老師一臉尷尬的笑,陽光在他黃金似的頭髮上閃爍。

【Google★廣告贊助】

「我還以為我躲得很好呢。」他訕訕的從樹叢中走出來,皙白的臉孔上還畫著幾道迷彩,帽子上綁著樹枝。

蕙娘忍不住笑了出來,但麒麟沒有笑,反而狐疑的瞇細眼睛。

她認識史密斯已經許久許久,這個管著大圖書館的學者老師在紅十字會像是個永恆的存在。傳說史密斯是十九世紀的煉金術士,因為實驗失誤才長生不老…

但麒麟沒有相信過。

不過史密斯一直是個溫和正直的人,甚至還帶點搞笑的幽默感。若說偌大的紅十字會她最喜歡誰,大約就是這個總是笑嘻嘻的金髮老師。

她也知道,史密斯很疼愛明峰。但他鬼鬼祟祟的蹲在那兒,很明顯就是有什麼訊息不想給明峰知道。

轉思著許多可能性,她溫和的笑笑,「史密斯,別搗鬼。想說啥就直接講,我知道你歌劇唱得好,但我不要聽你現在給我耍花腔。」

史密斯的笑容凍結,臉孔有種奇異的哀戚。他拿下帽子,神情有點徬徨。蕙娘也不是第一天跟他相處,藉口準備茶點,就轉入廚房了。

麒麟暫居的地方正是她的舊居。領著史密斯,她在陽光室坐下,史密斯苦笑著撿了陰影處的座椅。

「…你的眷族惹了什麼麻煩?」麒麟支著頤,淡淡的問。

他雖然極度壓抑了自己的驚跳,但臉孔卻忍不住微微抽搐,洩漏了他的恐慌。

麒麟微皺著眉。她不是意慈心軟的人,不是那種殺生後輾轉難眠,後悔終生的弱女子。她幾乎確定史密斯應該是吸血族的後裔,最少有濃厚的混血。而麒麟殺過最多的,就是吸血族。

這個徒有野心卻日漸凋零的種族,頑強的滲透了許多政府和機構,紅十字會當然也不例外。她不相信會長不知道,但吸血族是非常優秀的幹員和老師,在可能的範圍內,他們希望可以相安無事。

她會血洗底特律也是想要乾脆的警告吸血族:記住你們移民的身分,給予原住民當有的尊重。並且將吸血族的怨恨拉到自己身上,別波及紅十字會。

史密斯…在當中是怎樣的角色呢?

「…別用這種懷疑的眼光看著我,麒麟。」史密斯垂下眼簾,「我最受不了的就是這個。妳還是個孩子我就認識妳,直到現在。我喜歡你們,我喜歡紅十字會每個人。我…我就是非常喜歡人類。這個複雜的、單純的,擁有無限可能性的人類…別這樣看我,麒麟。我很痛苦。」

他將臉埋在掌心。

麒麟的神情和緩下來,帶著幾分同情。「…難為你喝這麼多年的番茄汁。你是純血吸血族吧?」

「這怎麼講?」史密斯苦笑,「該怎麼說好?我出生的時候並不知道我是吸血族…我父母都是正常的人類。」

吸血族被放逐到人間之後,血脈凋零,再也無法生育子女這件事情,讓吸血族陷入極度恐慌中。

他們做了許多努力,研究醫學、魔法,甚至盲目的擄取人類,想生下正常的孩子,或是試圖將普通人類變成吸血族。

人類的基因太強大,生下來的都是普通人類;醫學和魔法無法讓他們正常懷孕。但他們仿造了天魔兩界的轉化,卻得到一部份的成功:他們將自己類似病毒的遺傳基因注入人類體內,大部分都發狂而死,一小部份成了殭尸,很稀少的人,成了他們的新族民。

但吸血族後來才發現,之前脫逃的人類後裔,在漫長的傳承中,偶爾會因為基因的巧合,生出純血吸血族。

「我一直不知道,請相信我。」史密斯低低的說,「我不喜歡日照,但還是可以忍受;偶爾我會有吸血的衝動,但我以為是性癖異常。我可以面對十字架,我也喜歡大蒜…」

「那是人類轉化的吸血鬼才會有的恐懼。」麒麟輕輕嘆口氣。

「我一直都像是個人類,也相信自己是人類。」史密斯安靜了片刻,「我甚至以為是實驗出問題才活這麼久。」

他一直是個樂觀的人。即使這樣的變故也沒打倒他,他還是興味盎然的活著,一直和自己最喜歡的書籍為伴。作為一個渴求知識的煉金術士,能夠一直活著,年輕有活力的學習這世界的新發現、新知識,難道不是最棒的事情嗎?

懷著寬容溫暖的眼光看待著身邊的人,他對人類這樣極度的邪惡和極度聖潔感到著迷,所以南丁格爾邀他一起創會的時候,他不但出錢出力,還常跟她並肩出生入死。

之後紅十字會漸漸轉型,開始處理裡世界的事物,「靠行」的組織越來越多,他一肩挑起大圖書館的建立,確保知識的保存和傳承。

這個時候,他一直以為自己是人類。

「後來他們來找我,『觸發』了我的能力。」史密斯苦笑,「我『覺醒』了,麒麟。我真感謝這是二十一世紀,血漿取得的管道是那樣的多…」

他抱住頭,「但願我從來沒有覺醒過。」

麒麟默然,「…這是在我血洗底特律之前,還是之後。」

「就在妳血洗底特律後的那個禮拜天。」史密斯的聲音帶著嗚咽。

啊。麒麟無聲的嘆口氣。

因為鬥不過她,所以他們試圖找尋麒麟的弱點。最後發現紅十字會深居簡出的圖書館老師。

一時之間,百感交集。

她剛收明峰時被吸血族襲擊,但她不相信是史密斯洩漏的情報。若是史密斯有心致她於死地,她連明峰的臉都見不到,更不要說收他為徒。

她又不能躺在墳墓裡收徒弟。

但史密斯知道她被襲的消息,一定非常恐懼吧?若他的祕密走漏,一定會列為最高嫌疑犯,他的身分,他的世界,將完全崩潰了。

「你是誰有什麼關係?你還是我的朋友。」麒麟走過去,溫愛的拍拍他的頭,「老好史密斯,你幹嘛?早該跟我講啊。是部長找你麻煩嗎?看我去炸了他辦公室!」

史密斯被她逗笑了,鬆了口氣。「…不是。我已經告訴他了…部長聳聳肩說,『是嗎?』然後就沒追究。妳是我第二個告訴的人。」

他抬頭,麒麟燦爛的笑,比陽光還耀眼。

或許,就因為麒麟能夠這樣不在乎的笑,他才會覺得得到某種就贖吧。

「麒麟,小心吸血族。妳是他們頭號公敵。」史密斯低聲說,「他們的壽命長到妳不能想像…能力也如此。妳遭逢的吸血族都是年輕衝動的傢伙,還大半都是人類轉化的吸血族,那不過是他們的免洗部隊。」

麒麟點點頭。

「我剛剛告訴妳的故事,已經包含了我要講的話。」史密斯困擾了一會兒,「…不行,我沒辦法提及。」

「…言靈?」

史密斯拼命點頭,「他們給我看,試圖說服我…但我不行,我辦不到,我不認同…」

「願基督明白我。」他突然用猶太話說了這句。

他很焦急。焦灼的注視麒麟,他不知道還有多少時間。若麒麟也不懂呢?吸血族的醫學和科學遠遠超過他的想像,或是紅十字會的調查。他們現在甚至已經研發出操控人類潛意識的方法,若說知識就是力量,吸血族說不定已經是這世界上最強大的力量。

其實我也一直很矛盾,搖擺不定吧?史密斯對著自己苦笑。吸血族並沒有威脅恐嚇,而是懷柔的勸誘,當他因為人類的極度排外和邪惡感到疲倦時,有時候,真的,有時候他會覺得由吸血族統治世界也不太壞。

最少他接觸的吸血族都是以一種被害、低調,堅忍而理智的面孔出現在他面前。即使他一直拒絕提供任何情報,對應他的窗口人員從來沒有露出不耐的表情。

但現在…但他看到吸血族所謂「拯救世界」的做法,他震驚而狂怒。受困於言咒,他無法告訴任何人,但或許麒麟可以懂。

他…不管血緣如何,內心終究還是個人類。

麒麟安靜很久,久到他覺得已經開始絕望。她才突然露出一個促狹的笑容,也用猶太話回答他,「彌賽亞聽到你的心聲了。」

史密斯的眼淚奪眶而出。「…獨角獸的傳說?」

「我可是獨角獸的眷族。」麒麟拍拍他,「我知道了。放心吧…」

「但是…」

麒麟制止他,「我誰?我可是麒麟哪!交給我就對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