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七部 第二章(一)

第二章 帶著鐐銬的救世主

等史密斯告辭,麒麟喚了鏡華。

這個烏溜溜的少年常被誤認是黑人,卻有著東方的面孔。事實上,他是隻魑魅。因為孺慕人類的養母,經過明峰的幫助得到壓抑妖氣而存留人間的權利。然而養母壽促,四十幾歲就過世,傷心得有些失去理智的魑魅少年「投靠」了麒麟,後來麒麟將他安置在舊居留學。

(關於鏡華的故事,請參閱禁咒師第三部「母與子的邂逅」)

【Google★廣告贊助】

名義上,鏡華是麒麟的式神二號,實際上,麒麟對這孩子很放任,放任到放牛吃草的地步。所以突然召喚他,雖然鏡華滿臉不爽,還是很快的趕回來。

「妳還真會挑時間!」鏡華大叫,「就差一步了!我都已經登堂入室…」

「才剛脫褲子而已不是嗎?」麒麟閒閒的喝著威士忌。

「…妳不知道壞人姻緣如殺人父母嗎?」鏡華暴跳起來了,面目越發猙獰。

「你又沒打算娶她。」麒麟不為所動,「喂,去收一收行李。我安排你去紅十字會唸書。」

「…我去專門收妖的紅十字會讀書!」鏡華尖叫,「妳想殺我不會一棒打死喔?叫我去紅十字會等凌遲?!妳這女人真是居心叵測…」

「叫你去你就去,哪那麼多囉唆?」麒麟也大聲了,「明裡是讓你去唸書,暗裡要你保住史密斯的命!我先說喔,學費也是很貴的,你要有哪科成績不及格,我打斷你狗腿,聽到沒有?!」

鏡華還想咆哮,麒麟已經把鐵棒抽出來,乓的一聲拍在茶几上,他又把咆哮吞進肚子裡。

當初媽媽過世,他傷心到失去理智,差點把醫院拆了半棟,就是麒麟趕到制服他,硬生生打斷了他兩條腿,然後打包空運到英國。

面對這樣的暴力份子,你真的很難不識時務。

「…去就去。」他咕噥著,「妳就會欺負我…八百年把我扔著不管,待沒多久妳又趕我走,討厭我收我幹嘛…」

「我還會欺負你師兄。」麒麟喝乾最後一口威士忌,「你都幾歲人了,戀母情結還這麼重喔?會把你扔來這裡念書就是要你改一改這種戀母情結,結果勒?什麼爛成績,只會成天拐女人上床…讓我發現你在紅十會把妹你就死定了!聽到沒有?!」

「好啦。」

「好什麼好?動作快!沒當過兵啊?」

「…取消徵兵制幾年了,我會當過兵?」

你一言我一語頂了半天,麒麟火大了,將他和行李一起踢出大門。「史密斯掉了根頭髮,你就仔細自己的皮!」

蕙娘一直笑,「妳是收式神呢?還是收個養子?」

「他老媽的魂魄捨不得走,哭哭啼啼的要我照看,不照看成嗎?」麒麟嘆口氣,「反正我擔心史密斯的安危,這小子又長不大,讓他們『父子』相依為命倒好…」

「…他是史密斯的孩子?」蕙娘訝異了。

「不是啦。蕙娘妳怎麼這麼可愛。」麒麟笑了,「一個戀母,一個天生的老爸個性,他們會相處得很好的。」

尋常的吸血族想對史密斯不利,還得先過魑魅這一關。要動鏡華的家人,可得付出相當代價才行。

「我擔心的是別的。」麒麟將史密斯來訪的事情告訴蕙娘。

蕙娘默默聽完,一臉困惑。「…妳懂意思嗎?什麼基督、彌賽亞的…」

「可能懂。」麒麟沈默了一會兒,「希伯來文中,彌賽亞是『受膏者』,指得是『上帝所選上的人』。當初尤老大跟我說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彌賽亞』,雖然意義不太相同,但應該就是『繼世者』。」

繼世者,純血的人類。

而吸血族對醫學和科學都異常發達。

「蕙娘,我覺得事情真的已經很糟糕了呀。」她皺起眉頭。

麒麟難得的在約克郡停留了一整個禮拜。

她一改以前懶洋洋的樣子,整天都待在書房,盯著電腦螢幕不放。不斷的搜尋所有的資料。連房門都沒出,飯都是蕙娘送上來的。蕙娘也沒閒著,當她有空閒的時候都幫著麒麟收集資料。

麒麟針對著紅十字會各式各樣繁瑣的報告跋涉著,然後用過人的耐性過濾,對照世界警察組織的失蹤人口報告,忙足了一個禮拜。

意外的,她看到一個很普通的報告書。那是一則紅十字會在撒哈拉沙漠試圖救獲一個「外星人」的報告。

這個「外星人」有著極大的頭,卻有三分之一是豐沛的血液,大腦小得可憐。四肢細長,全身覆著稀疏的毛髮,沒有性別,當然也沒有生殖能力。赤裸的趴在沙漠中,雖然被遊牧民族救了,但等紅十字會的人員趕到時,已經死了。

她試圖想要翻出解剖資料,卻發現檔案損壞。

有一種極度厭惡的感覺讓她有些反胃,她就著這點稀薄的線索,繼續追查。發現類似的報告雖然不多,但也不少。地點幾乎都是人跡罕至的地方。她相信,有人跟她一樣注視著這些資料,並且循線抹除痕跡。

她終於找到一個漏網之魚。但那唯一有標本和解剖資料的地點,居然是太空總署。

…早知道就不要弄得那麼華麗。她才剛得罪過A國,現在要去他們太空總署…

「走吧,蕙娘。」她嘆口氣,「不,還是先吃頓好的吧。華府的飲食根本就是在虐待我的胃。」

「…這次妳要炸白宮?」蕙娘張著嘴。

「不。我希望這次能夠文明的進入太空總署…」麒麟攤攤手,「不過有時候『希望』和『實際』有很遙遠的距離。」

「………」

***

靠著紅十字會的惡勢力,太空總署心不甘情不願的答應了麒麟的「參訪」,卻死也不願意讓她參觀資料和標本。

「…原來太空總署也怕華府的惡勢力啊。」麒麟搖搖頭,「我還以為太空總署是獨立自主又超然的頂尖科學研究中心。」

「誰說我們怕華府來著?」署長大怒。

麒麟聳了聳肩,「不用生氣,是我說得太直了。預算捏在別人手心,當然不得不低頭…」

正為了預算和華府產生劇烈摩擦的太空總署,例外的讓麒麟參觀標本,還提供了詳細的解剖資料。

麒麟迷惑的轉頭,「…這不是什麼外星人。」

負責解剖的醫生聳肩,「原本就不是。但不弄點神祕色彩,就沒有預算。」

這是人類。不管外觀多奇怪,沒有性別,但依舊是人類。他們的DNA完全吻合人類的特徵,雖然他們有異常發達的循環系統和過小的腦,但依舊是人類。

「你認為呢?」她問著醫生。

「我是異想天開過啦,但我要說,這只是幻想。」醫生強調,「這有點像乳牛。」

「乳牛?」

「我想美洲野牛看到乳牛也會很驚駭吧?過度發達的乳房,超過小牛該喝的奶水好幾百倍。對野牛來說,乳牛是一種畸形,是人類為了牛奶育種出來的…」

麒麟的臉孔慘白了。

近萬年的時間,吸血族一直都在人間。他們真正的核心並沒有外出打獵,因為…

他們發展了「畜牧」。

眼前的這個標本,就是個「養殖人類」。專供吸血的人類。

這讓她有些想吐。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