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七部 楔子

楔子 It’s my life.

「This ain’t a song for the broken-hearted. No silent prayer for the faith-departed…」

(這不是一首給傷心人的歌 沒有為失去信仰者的默禱)

麒麟輕輕哼著歌,這是邦喬飛合唱團的「It’s my life.」

【Google★廣告贊助】

這是2003年的廣告冠軍金曲,時至今日,已經成了老歌了。但對她來說,依舊像是剛聽到一樣新鮮感動。

「I ain’t gonna live forever. I just want to live while I’m alive…」

(我不希望長生不死 我只想趁活著得時候認真的生活)

但我已經超越了長生不死的境界了。麒麟自嘲著。美麗的眸子卻只是閃了閃,充滿戲謔。

又如何?

我就是要,我就是要認真過每一天,我就是要活在當下的那一刻。

It’s my life.

她拖著鐵棒,衝過重重疊疊的殭尸,所過之處都是滔滔血海。靈活的飛躍翻轉,跳上四層樓高的控制中心。

「冷靜,冷靜!」厚重玻璃牆後面的實驗室主管大叫,「她沒辦法打破玻璃的!這可是最高科技的防護玻璃,連原子彈都無法打穿…」他的聲音越來越小,瞠目看著舉起鐵棒的麒麟。

她很美。即使臉上沾著污血,即使她眼底有著嘲笑的殺氣。她依舊輕鬆而美麗。將鐵棒高舉過頭,猛力揮下。

這面厚實、堅固,來自太空總署的尖端科技結晶,號稱原子彈也打不穿的玻璃牆,應聲而碎。不但如此,她揮下鐵棒的疾厲風壓將碎片像是子彈一樣射入昂貴的研究器材,引發劇烈的爆炸。

以為自己會成為蜂窩的實驗室主管摸摸自己的身體,沒想到毫髮無傷。像是玻璃碎片長了眼睛,迴避了他。

「我不喜歡殺生。」站在護欄上的麒麟冷冷的說,「尤其不喜歡殺人。你解釋一下,」她挪了挪下巴,「這下面的殭尸是怎麼回事?我記得這鬼地方是無期徒刑監獄,幾時成了殭尸的地獄?」

主管的喉結劇烈的上下,他結結巴巴的回答,「妳、妳…妳可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這可是…」

「這可是史無前例的實驗!這是非常偉大的實驗!」主管激動起來,「妳懂屁!妳毀了我們多年的苦心!這將是人類揭開長生不死面紗的好機會啊!等我們研發出疫苗,可以控制『病毒零』,人類將不會老化也不會死!妳這種無聊的人道主義者懂屁啊~我們可是A國總統直屬的尖端醫療團隊…」

「我管你是什麼。」麒麟睥睨著,「我管你是世界強國還是什麼鳥,我管你科學重不重要。我只知道要保護自己的眷族。」她斜眼看著眼前猥瑣的男人,「而你,我可不承認是眷族。會將人類圈養起來感染殭尸,基本上就不算是人了。」

麒麟冷笑兩聲,她原本溫暖的臉孔籠罩著寒霜,顯得遙遠而無情。「真正什麼都不懂的,是你。」

她一笑,又恢復陽光般的和煦。「因為這違反了聯合國簽訂的『禁止零條約』,根據兩年前簽訂的條約,紅十字會有權銷毀病毒株,所以請各位快速逃離此處,感謝合作。」

背轉過身,「如果你們能夠平安逃離殭尸的利齒的話。我記得你們刻意將他們餓很久…」

麒麟沒有回頭,舞空從天花板的大洞而去。對底下的慘呼聽若不聞。

就說了,她對應付白癡很不擅長。

這些人仗著科學像是拿著盾牌,利用一些骯髒的手段弄來一些容易感染病毒的實驗者,用最美麗的話語,包裝醜惡的罪行。

她不願弄髒自己的手,就讓他們自己嚥下自己的苦果吧。

以淨火,燃盡這些罪惡。她凝視著龐大的監獄陷入火海,直到燒盡一切。

「尤老大,」她喃喃著,「有時候我也會後悔啊。有時候。」

但她還是微笑著,掏出小扁酒瓶。帶著淘氣的微笑。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