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故事集 釋慧行(四)

看著儒林和翡雅激烈吵嘴,釋慧有種非常好笑的感覺。

三界往來,自有通道往還,用不著取道錯綜複雜而且危機四伏的夢境,唯獨世尊所見不同。很早以前,世尊已經絕了通往人間或各界的路徑,若有使節,也寧可借道夢境。

【Google★廣告贊助】

世尊的意思,她懂。三界早已千創百孔,禁不起任何神力或魔力的破壞平衡。既然禁不住神魔兩界,世尊所能掌握的佛土,就不再開啟任何通道。

她這個佛前侍兒,偶爾會出使,藉由世尊之力通過夢境前往三界,也遇過幾對引路人和能力者的組合。

大抵上來說,都很和諧溫和,這是她見過最火爆的一對。

「你怎麼不趕快死!?」翡雅受不了的跳起來,「再監護你我絕對會自爆!」

「我很愛讓你監護嗎?」儒林回嘴,「我要換個彼岸花!」

「不要叫這個蠢名字好不好?」翡雅蒙著眼,「你死之前我都不能脫離苦海!你知不知道你昏睡多久了?人間的時間已經過了三天哪!你再不回去就死定了!」

「如果不是你不幫我,我怎麼會滯留這麼久…」

「你到底要惹麻煩到什麼程度?你忘記你把隻龍送到某個作者心裡去的事情?」

「是他說有人呼喚他,要我開個夢境之門的欸,我怎麼知道還真的可以開?」

「我恨透你這什麼都不知道的笨蛋了!你快死一死啦!…你到底回不回去?!」

「你答應以後幫我來這兒,我就回去!」

「…我到底是做了什麼會落到監護你的地步?!…」

他們越吵越大聲,紗蘿障幾乎禁受不住要崩潰了。釋慧設法補強,卻發現破綻越來越大。

「你回去吧,我答應再見你。」釋慧靜靜的說。

兩個正在激烈爭吵的搭檔(?),齊齊轉頭愕然的看著她。

「是。」她點點頭,「我會再見你…所以,你回去吧。」

儒林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大大鬆了口氣。含著微笑的閉上眼睛,並且緩緩的消失了蹤影。

「…妳不該輕易許諾。」翡雅很困擾。「尤其是辦不到的諾言。」

「我會去佛土和夢境交界處見他的。」釋慧收拾著法術,「這是讓他乖乖回去最好的辦法,不是嗎?」

翡雅說不出哪裡不對勁…但他不喜歡這種感覺。「我的任務就是監護分配給我的惹禍精,並維護夢境的秩序。」

「但你還滿喜歡這個惹禍精的不是嗎?」釋慧輕笑,「和人類相處太久?」

「久到有不好的影響。」翡雅發悶,「交界喔,妳不可以跨越夢境,那小子不可跨越佛土。」

「定住他總比讓他亂跑好。」釋慧轉眼,唇角漾著幾乎看不見的笑,「這樣你也可以輕鬆點。」

翡雅沈重的嘆口氣,「我一定是非常黑,長官才把這個惹禍的極品塞給我…」

他消失了。

惹禍的極品。釋慧因此笑出聲音。

但他那種接近異常的偏執,讓釋慧有些感動。真奇怪,這樣短命倉促的種族,卻有這種燃燒似的執念。這對眾生來說,非常奇特而不可思議…

並且移不開視線。

但她沒多想什麼,只是靜靜的收著院子散亂的香草,並且繼續製香。等她想起來該去見儒林時,已經過了一週。

歲月對她意義不大,所以也未曾留心。但等儒林發狂似的直奔而來,她平靜的心起了一絲非常細微的漣漪。

她出生於文殊菩薩的香案下,幼年就慕佛法而修煉,未滿百年就得道。在修道者中,她算是幼年得道,從未沾惹過七情六慾。

她的心思也一直光亮無塵,幾千年都是如此,直到現在。

翡雅看了看她,心底有些淡淡的不對勁。這小瘋子惹的禍無數,希望不會再惹一樁。

「你們慢慢談,」他指了指遠方,「等他該醒的時候,我渡他回去。」

儒林拼命點頭,覺得高興得幾乎炸開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