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故事集 釋慧行(六)

釋慧愕然的站起來,只見翡雅,但不見儒林。

她望著翡雅,這個引路人卻煩躁的看著旁邊。沈默了很久,翡雅才不太情願的說,「…那個笨蛋再也不能來了。」

「你說儒林?」她的心一沈,卻嚇到自己。幾千年來,她頭回感到異樣的波動。

【Google★廣告贊助】

翡雅更煩躁的搔頭,跟她說了儒林幹下的蠢事。

「…他還好嗎?」太亂來了。居然去求黑闇的援助,他在想什麼?

「肉體上絕對完好無缺,魂魄上的傷應該也可痊癒。」翡雅咬了咬牙,「但心靈上就難說了。」

「他為什麼…」釋慧不懂。

「為了妳呀!蜈蚣精小姐。」翡雅長歎一聲,「他想藉助闇法把妳拖到人間去。」

半晌釋慧說不出話來。「…太愚蠢了。」

「妳說得對,非常愚蠢。」翡雅緊皺著眉,「他如果不這麼蠢,還可以有見面的機會。釋慧…其實我該覺得高興,終於擺脫了他。但我高興不起來。」他攤了攤手,「我高興不起來。他的呼喚還是可以傳到我耳中…他會痛苦而死。」

翡雅不知道怎麼開口,這個要求簡直殘忍到極點。但不做些什麼,他會爆炸。「…妳能不能…能不能為他下凡?我可以把妳偷渡過去。」

任何有絲毫智慧的天界女性都會拒絕吧?他認命的想。但最少他努力過了。

私自下凡?放棄長生和平順又尊貴的天界?哈!

「好。」釋慧說,「走吧。」

「妳不同意我也是可以理解的…」翡雅猛抬頭,「妳說啥?!」

「我說好。」她溫潤的臉孔有著淡淡的笑,「現在就走吧。」

翡雅張大了嘴,獃住了。「…割肉餵鷹?」佛土的人未免也太崇高了點吧?

「不不,」她的笑深了一點點,「是我想去他那兒。」輕輕搖了搖頭,「其實我也不太懂。但我應該會有懂的一天吧。」

她跨入夢境的那一邊。「只是,你會因此擔了很大的干係。」

「我認了。」翡雅頹下肩膀,「從我開始監護他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他多會闖禍…沒有一天我不祈禱他快點死的…但也沒有一天,我停止祈禱他可以活到人類的最上限。」

「人類真的很可愛哦。」釋慧平靜的將手交給引路人。

「但也真的他媽的可怕。」翡雅握住她的手,將她偷渡到人間。

***

病弱的儒林突然要娶一個來歷不名的姑娘時,在徐家引起軒然大波。

徐家是書香望族,從日據時代就是如此。他們家不是學者就是醫生,在地方擁有大片房地產和威望。這個總是不婚的長子,大家都以為是眼界高,卻沒想到他會娶一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女人。

她自稱孤兒,無親無故。但退燒的儒林一看到她尖叫一聲,就將她緊緊抱住,並且宣佈非她莫娶。

在五○年代,門第觀念依舊非常濃厚。徐家家長完全不能接受這樣的兒媳婦,逼迫不成,憤而和徐儒林斷絕父子關係。雖然不至於施壓到讓大學解聘儒林,但他因此晚了好幾年才當上講師。

但這些壓力和損失,對儒林來說,簡直比不上塊壓克力板的重量。他欣喜若狂,簡直要神經失常。在還沒有成親,兩人還分房睡時,他常常半夜跑去疾敲釋慧的房門,直到她開門,他才緊緊握著她的手,淚如雨下。

這種患得患失的狀態持續到他們成親、孩子都五六歲了,儒林還會半夜跳起來,扳過釋慧看很久,才能夠躺下去再睡。

徐家直到孩子出生才跟這對夫妻和解,而釋慧的虔誠向佛也讓他們緩和,並且接受這個總是心平氣和的兒媳婦。

他們的婚姻關係維持了四十年,生了兩個孩子,長子二十二歲就成家,第二年,他們就添了孫女。

隨著歲月流逝,漸漸的,這位來歷不明的女郎,越來越顯出奇異之處。她一直保持二十幾歲的模樣,頂多臉孔有幾條皺紋。她一直都是心平氣和,溫柔體貼,從來沒對人大過聲音。

但當她勸告或責備後輩時,所有的人都會被震懾住,產生強烈的敬畏。

她成了徐家一個傳奇人物,一個宛如不凋之花的慈悲女性。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