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故事集 月滿雙華(一)

初次見面的時候,他還是個嬰兒。

他的父母恭謹的抱著初生的他,跪在列都的河邊,正在等待都市管理者初代的命名。

這是極大的榮耀。原本命名是尋常村巫的工作,但這孩子出生得太急,居然在跨越列都前的大橋就臨盆,剛好經過的初代伸出援手,在曠野中生下了這孩子。

【Google★廣告贊助】

既然有緣。初代說,那我就替他起名吧。

她安靜下來讓靜默蔓延自己的身心。而月滿大地,天上河流,雙華相映。

「就叫雙華吧。」她說。

沈靜中,初生的孩子卻睜開眼睛,盯著初代不放,咯咯的笑了起來。

「…初生就這麼愛笑啊,小朋友?」初代輕撫他的額,「願你一生都不忘此刻的喜樂。」

很多年很多年後,初代懊悔自己的禱詞。她應該說,「願你一生都如此刻喜樂。」而不是「不忘」。

不忘往往是殘忍的。

***

這孩子漸漸的長大起來,或許是因為初生的緣份,特別喜歡黏著初代。這個都城管理者,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人類。

相對於其他人對初代的敬畏崇拜,他總是一陣風似的刮進初代的屋裡,跟前跟後,問東問西,蹦蹦跳跳的,累了就趴在她的腿上熟睡。

「…我明明給你取了個很穩重的名字。」初代的抱怨帶著寵溺。

「穩重是什麼?」他抬起清澈又童稚的眼睛。

「最好你不知道。」初代點了點他的鼻子。「起來起來,熱死人了。別儘往我懷裡鑽。」

雙華靈慧,很早就開始讀書識字。這些對他來說簡直不費吹灰之力。但讓他一見傾心的,卻是劍術。他的父親是非常博學的巫師,但他卻想成為劍客。

他的父親煩惱的來找初代商量。

「兒孫自有兒孫福。」初代微笑,「我看他術法學問都不錯,何必非限定他做什麼?當個劍客也不錯,年輕人要多歷練,有個防身的本領不挺好?」

「您太寵他了。」雙華的父親搖頭,但也沒再說什麼。

這個活潑的孩子一面讀書、學習術法,一面耍刀弄劍的長大起來。他總是笑嘻嘻的、開開心心的。若問他最喜歡誰,他總是明朗的說,「爸爸、媽媽,和初代。」

但其實,他最喜歡初代。喜歡她芳香的懷抱,喜歡看她梳髮時,微偏著頭的神情。喜歡她的穩重自持,和溫愛的寵溺。喜歡她伸出手,在祭典上獻祭歌…

喜歡得不得了。

喜歡到跟初代一樣高了,他還喜歡鑽進初代的懷裡,心滿意足的趴在她腿上午睡。喜歡到…想跟她共度餘生。

他生平第一次哭,是因為他終於知道,不管多喜歡初代,他都不可能跟她成親。因為她是列都魔性天女選中的都市管理者,而她是不會跟任何人甚至眾生都不會有姻緣的。

「…初代,我們不能結婚嗎?」他臉孔蒼白的問。

初代睜大眼睛,「…你想媳婦兒想傻啦?哎呀,你年紀是還小了點…但要訂親是可以的。你喜歡哪家姑娘呢?」

「我喜歡初代。」他幾乎哭出來。

她輕笑出來。白長這麼大的個子,都快跟她一樣高了…還說這樣孩子氣的話。這跟小孩子說要跟媽媽結婚一樣天真可愛。

「我也很喜歡你這聒噪的孩子,我甚至是為你命名的代母。」她憐愛的摸摸雙華的頭髮,「你怎麼能跟老媽結婚呢?傻孩子。」

他沒說什麼,只是點點頭就走了。但那天夜裡他哭了整整一夜,也從那天起,不再鑽到初代芳香的懷裡。

但他依舊眷戀的看著初代梳頭,或幫她綰髻。他甚至外出遊歷,成為非常有名的劍客。

但他最想回來的是,初代的身邊。

不過,誰也不知道。這是他放在心底深處最微妙的小祕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