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故事集 月滿雙華(三)

打到兩個人氣喘吁吁(呃…一人一麒麟),子麟媽媽喊著吃飯了,他們兩個才休兵,互相搭著肩膀走回去。

他和子麟感情很好,像是異族兄妹…或者說是兄弟。

這隻身為未來族長的少女麒麟,天真無邪到接近不可思議的地步,白長了兩百年的歲月。

【Google★廣告贊助】

「我說啊…」雙華喘著問,「阿翱到底說了什麼,妳一傢伙折了人家的翅膀?」

阿翱,是金翅鳥族長的長子,長得英俊瀟灑,又有皇族的傲氣。

「那傢伙有病啦。」麒麟不太高興,「他說,『子麟,妳好可愛唷~可愛到好想吃掉妳,從頭吃到尾,一點點都不剩。』還舔了我的臉試味道!你說我不打他要打誰?他居然想吃我欸!不想想我們一起玩到這麼大,居然罔顧交情想把我吃下肚!最過分的還不是這個,我打折了他的翅膀,他還要他爸媽來提親…這王八蛋!娶進家門方便蒸煮炒炸嗎?!」

「…我猜他的意思是,他喜歡妳。」但總不能告訴她真正的意思。真的告訴子麟,阿翱是想拐她上床,可能不是折隻翅膀可以了事的。

「把人吃下肚會是喜歡?!」子麟叫,「那我把他宰了是不是愛死他?」

雙華張著嘴,不知道怎麼解釋。他們已經到了子麟家門口。這位瀟灑的麒麟姑娘正拿寬大的袖子搧風。

「…妳真的還是小朋友欸。」雙華很頭痛,「阿翱的意思是、是…他想跟妳生兒育女。」

子麟瞪著他看,「但我不想跟他生…啊,我懂了,他想跟我交尾喔?」

雙華的臉孔轟的一聲漲紅,「…妳含蓄點好不好?」

「幹嘛含蓄?他想跟我交尾就直接講,何必說什麼吃不吃害我誤會。」子麟想了一下,「最少我下手會輕一點,頂多跟他說我不要而已。」

雙華的頭更痛了。該怎麼跟她說好?這樣小朋友個性,早晚會被壞男人吃了去。

「我還不想啦,」子麟揮手,「交尾太麻煩了,而且姿勢很醜。」

「…別被拐走就行了。」雙華翻了翻白眼,邊搖頭邊走入子麟的家。

子麟的爸媽非常熱情的招呼雙華。在列姑射島,這是很平常的景象。眾生和人類和平相處,孩子們玩在一起,大人也互有往來。異族通婚沒有什麼問題,在這個年輕的世界,眾生平等。

為了好相處,眾生多半化為人形,但大家都知道彼此身分,並沒有什麼罣礙。

他們津津有味的聽著雙華的見聞,也跟他說了最近發生的新聞。「聽說天界打起來了欸。」麒麟族長說,「真不懂,天人的壽命也算長了,還要爭什麼不老不死。」

「我經過崑崙的時候也聽說了。」雙華點頭,「不知道會不會波及人間?」

「應該不會啦,夫人看顧著我們啊。」族長夫人笑咪咪的,「再來碗湯?」

「我也覺得不會。」子麟插嘴,「但我看天帝的公主好像很緊張。」

「妳說看守天柱的玄公主?」雙華隨口回著,「她有什麼好緊張的?她想回天打架?」

「我哪知道?欸,雙華,你見過她沒有?她很美哪。」

「看過畫像啦。」雙華不在意,「是不錯。但我不是很喜歡天人…」他聳肩。他跟天人打過幾次交道,經歷不太愉快。天人都帶種奇怪的優越感和驕傲,這讓他很反感。

他承認天人的能力很卓越,巫師常常需要祈求天人所管轄的力量協助,但那是天人所管轄的力量,卻不是天人本身的力量。

當然天人不這麼想。

至於雙華,他比較願意敬而遠之。所以他在列都出生長大,卻從來沒有靠近過天柱…因為那兒是屬於天人的玄公主所看管的。

又閒聊了一會兒,族長和族長夫人收拾了餐桌,要他們玩去。

他跟子麟到了院子,就著月色下棋。竹林細細,是很美好的初夏夜晚。

「是不是喜歡一個人就會想跟他交尾啊?」子麟好奇的問。

…妳怎麼還在想這個?雙華滿臉尷尬,扔了一子在棋坪上。「大部分的時候是。」

「那我要去跟阿翱道歉。」子麟也扔了一子。「喜歡一個人是很棒的情感欸,我也喜歡他,但沒喜歡到要嫁他的地步,更不要談交尾了。」

…最少這是正面思考。強忍著笑,雙華又扔了一子。

「那你會想跟初代交尾嗎?」子麟的大眼睛滿是好奇。

雙華的臉馬上紅得像是桃花。「…女孩子家不要滿嘴交尾!」他吼起來,「當心我拿棋坪砸妳!」

「我會怕嗎?」子麟搶先翻桌,反正她快輸了,「來啊!」

舉起棋坪,雙華怒叫,「隨時候教!」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