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故事集 月滿雙華(四)

他們打到要睡覺了,讓族長夫人喊了又喊,才意猶未盡的住手。子麟還跟他唧唧咕咕的講了半個晚上的話,硬要睡在他房裡。

雙華只能把床讓給她,自己打地舖。「…我來妳家真的沒睡過床欸。」

從被子冒出頭的子麟兩眼惺忪,「你可以上來睡啊。」

【Google★廣告贊助】

「…妳若讓阿翱跟妳睡,事情就大條了。別跟男生睡在同張床!禍頭子!」雙華沒好氣的嚷。

「我怎麼會去跟阿翱睡?」子麟翻白眼,「他又不是我兄弟。」

…我還真謝謝妳這麼看得起我。雙華搖頭,闔目穩睡。

第二天子麟還拖著他去跟阿翱道歉,才放他回列都。他知道子麟一直很捨不得他,也大吵大鬧過要跟他去周遊。他是不介意,但麒麟族長只有這個女兒,而且子麟還是夫人的侍兒,雙華也不捨得她出去吃苦。

他很喜歡子麟,子麟也很喜歡他。但這種喜歡,就很兄弟姊妹,跟初代是完全兩樣的。他什麼心事都會告訴子麟,即使不說,子麟也看得出來。就像子麟什麼都會告訴他一樣。

但他很明白,這是一種親密的友情,而不是愛。他深深愛著初代,尤其是越大越明白。但他愛得多深,就藏得多深。

他不想給初代任何負擔和困擾。或許是因為他本來就是個平和的人,即使深愛也沒有劇烈火花,而是持久卻緩慢的燃燒。比起初代的尷尬和煩惱,他更喜歡初代這樣自在的相處。

初代是很體貼的。她慢慢的調整自己的態度,用成年人的態度尊重他,而不是把他視為永遠的孩子。

但他現在還是可以看初代梳頭,也可以幫初代綰髻。初代和他出門散步的時候,會將手插在他的臂彎,這樣自然。

他的心願就是這麼多而已。他原本以為,他會這樣開開心心又滿足的成為初代的摯友,遠行後帶來無數故事給她聽。他以為,會跟子麟打打鬧鬧,直到子麟嫁人或自己老死,他原本以為自己會這樣平凡的過完人類的一生。

原本以為,夫人會永遠眷顧人間,留在列姑射島,慈愛的光輝永遠籠罩。他以為天柱將會永遠矗立不朽,直到無盡遙遠的未來。

原本是這麼以為的。

但他遠行到極北苦寒之地,花了好幾年安鎮冰雪魂魄時,卻被未來之書「啟發」,知道自己是「彌賽亞」。在無數紛亂的資料中,他知道自己的使命,和這個世界即將傾覆的不幸。

用最快的速度趕回列姑射島,但他的家鄉已經毀滅。原本廣大、富庶,遼闊而美麗的列姑射島,幾乎已經完全陸沈,只剩下一點殘餘。

他的家人、朋友,幾乎都死在這場天柱折斷的災難中,而災害還在持續擴大。甚至包括他深愛的初代,都隨著魔性天女的消逝,死了。

站在僅存的神殿,他茫然了。居然連一滴淚都流不出來。他知道前因,也知道後果。但那有什麼用處?

「雙華!」他聽到聲音,茫然的轉頭。子麟滿臉是淚的衝過來,抱著他大哭。

「呵。」他失神的輕笑,「幸好妳還活著…幸好…」這個時候他才哭出來。

「爸媽都死了…」子麟哭著抬頭,「我現在是族長…但族裡在鬧分裂…我該怎麼辦?雙華,我不知道怎麼辦…」

「…我會想出辦法的。」他抱著這個宛如手足的密友,「我會想出辦法的。」

這就是彌賽亞的命運。當地維斷裂,他們要自沈地維。當天柱崩潰,他們就得代替天柱。

幸好我是彌賽亞,幸好。最少我還可以做些什麼…最少。

「我會成為天帝。」雙華咽了咽淚,「子麟,妳也來天界吧。我們可以做些什麼。這世界不會崩潰的…只要我還活著,我不會讓這世界崩潰的。」

他悲慟的淚滑過臉頰,為了這世界的崩毀,為了初代,為了這註定的一切一切。

所以,他隨女媧去晉見夫人,平息夫人的怒氣。他將自己的計畫告訴夫人,因為悲傷憤怒而雪白長髮的夫人茫然的抬頭,「…孩子,這是你的一生。你不知道天帝的生命有多長…你要用這漫無境界的一生徒刑去替代天柱?」

「…夫人,」他苦笑,「已經太多人死掉了。人類、眾生…我沒辦法看世界崩毀,一定有什麼我可以做的…我是彌賽亞。幸好我是。我會竭盡我的全力…直到我耗盡為止。夫人,請妳成全…」

最後夫人的確成全他。夫人挖下自己的眼睛祈求修改未來的結局。甚至身為天帝女兒之一的女媧終生奔波修補地維,甚至獻上自己的手。

他和這位天人其實不太熟。但這位尊貴的天界公主卻為人間勞苦終生,直到耗盡。

說起來,他的犧牲最輕微。他對著自己笑,落寞的。他甚至還有機會將初代招回來。他很了解初代,他知道執拗的初代很有可能成為惡靈厲鬼,以毀滅天人為唯一職志。

最愛的人居然成了一抹幽魂,含著極為強烈的怨恨,離惡靈只有一步。他痛苦得心幾乎要碎裂殆盡。

「你招我做什麼?」心灰意冷的初代惡聲,「且容我去成了惡靈巫妖,殺盡天人才是好呢,招我回來做什麼?」

他的心好痛,好痛好痛。

「初代,」雙華落淚,「天人毀之不盡,再說他們肩負三界命脈。我決定從天命上天為帝,又恐我管轄不到。只有妳能夠收納不平衡的反噬,我求妳別眼見天界毀滅。天界毀滅,人間又豈能獨存?」

這只是表面的理由。最重要的是,他不要初代成了惡靈或巫妖,被仇恨污染,最後失去一切神智和善良,他受不了這個。

「…這樣會讓你高興嗎?」初代輕聲問。

「我在天界的時候,想到妳…妳還在列姑射,我會很高興。」他幾乎泣不成聲。

「…阿華你真傻。」初代短短的笑了一下,「真傻透了。」

她擁抱雙華,卻透體而去,然後消失。

雙華哭了很久很久,直到炎山帝遣人來接他,依舊哭泣不已。他必須告別深愛的家鄉,即使是殘毀的家鄉。他過往的一切都消失了,他無盡的歲月都將在天界,遙望著寶藍色的人間。

永遠不可能再回來。

他幾乎將這一生的眼淚流盡…幾乎。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