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故事集 月滿雙華(六)

事實上,他不記得發生什麼事情。

等他起身時,玄躺在他身旁,一絲不掛,眼神兇猛的注視他。他茫然的回看,發現內息空空盪盪,像是被掏空了內臟。

雪白被褥中有灘觸目驚心的血。那淡淡的腥味讓他內息強烈翻湧,強烈的嘔吐感幾乎鎮壓不住。

【Google★廣告贊助】

「你將納我為西宮。」玄的語氣冰冷,「我將產下皇儲,是為天柱化身。」

…我就是天柱化身。雙華翻身下床,卻覺得天旋地轉。我做了什麼?她又做了什麼?

「你酒後亂性,想要始亂終棄麼?」玄的聲音提高,隱隱有著勝利的況味。

雙華心下一片冰冷。不管是用什麼手段、或中了什麼毒計。他違逆了許下的諾言,他違背了嫘祖的信任。

滿身冷汗,他整衣強自鎮靜。「…告辭了。」

「姚雙華,你想一走了之!?」玄在他背後叫。

向來平和的他,頭回暴怒,他轉身一把掐住玄的手臂,「玄公主,不要叫得這樣無辜,妳對我做了什麼,我對妳做了什麼,妳我都很明白!妳做了一件不可挽回、非常愚蠢的事情…陷妳我、乃至於整個三界永劫不復!妳要的交代我一定會給妳,但妳不要想我會有什麼真心誠意!我的妻,依舊只有嫘祖一人!」

將她摔到一邊,雙華憑藉著狂怒,衝出公主邸,在守衛驚愕的眼神下,砍斷了馬車的韁轡,騎上裸馬狂奔而去。

就算要倒下,他也絕對不要倒在那個女人的視線內。他搞砸了…他該更有戒心,更謹慎。不應該以為帝王家的公主就會光明磊落。

當他衝入宮殿,驚嚇了所有的仙官和侍衛,無人敢阻攔。直到嫘祖聞聲趕到,他才從馬上摔下來。

「…雙華!」嫘祖嚇壞了,她不顧皇宮禮儀,衝過去將他抱在懷裡,「傳太醫!快…」

雙華將臉埋在她的懷裡,「…嫘祖,我對不起妳。」

嫘祖感到懷裡一陣溼潤,低頭一看。她的丈夫開始大口大口的嘔血,將他們兩人陷入血泊之中。

「雙華?雙華!」嫘祖驚叫,隨之淚流,「玄公主把你怎麼了?雙華!」

***

這件醜聞很快的蔓延開來。玄公主宣稱雙華帝酒後亂性,她已珠胎暗結。但更多人相信,玄公主下藥迷昏了雙華帝,甚至因為藥劑太重,差點要了雙華帝的命。

憤怒的前天帝來找雙華興師問罪,卻驚見雙華奄奄一息,幾乎喪命。他顫著手用神識內觀了雙華的狀況,發現他大半的元神都被盜走了。

「…為什麼?」炎山帝茫然。

「玄公主說,她會生下皇儲,而皇儲是天柱化身。」雙華大笑起來,「哈哈哈…嘿嘿嘿…噁…」他摀著嘴,還是大口大口的嘔血,嫘祖害怕的順著他的背,不斷落淚。

此刻的炎山帝顯得特別衰老、痀僂。這真荒謬。從天柱化身身上盜取大半的元神,然後去孕育一個不完整的天柱。

那天炎山帝在帝居留了很久,雙華因此暫時恢復健康。但炎山帝卻因此病倒,連婚禮都等不及就撒手而逝。

炎山帝用他僅存的生命設法彌補這個過錯,但雙華也失去一個支撐他的老師和支柱。炎山帝彌留之時,殷殷托付老臣要好好輔佐雙華,卻一次也沒提起他心愛的女兒。

甚至嚴拒玄的探視和醫藥,即使玄是天界最高明的醫者。

但在支持前帝王家的老臣運作下,雙華面無表情的迎娶了玄,封她為西王母。

洞房花燭夜,他和玄默默相對。玄依舊倔強的注視他。

雙華自棄的笑笑。他的壽命因此大幅縮短,說不定是好事。他該服的徒刑因此減少許多。若玄能生下完整的天柱化身,他也輕鬆不少不是嗎?現在責備她也沒有意義。

畢竟炎山帝付出自己的生命來救了他。

「…妳的孩子會是皇儲,我也不再納任何妃嬪。」他朝玄比了比,「妳現在是西王母了,恭喜妳。」

「我是為了世界的延續。」她漠然,「我看守天柱一生,絕對不要再看到天柱頹圮在我眼前!」

雙華苦笑,然後搖頭。「我的妻依舊是嫘祖一人。就如同我不喜歡妳,妳也不喜歡我,妳得到妳要的,也請給我安靜的日子。尤其是,」雙華強調,「尤其是妳別碰嫘祖。我知道妳身分高貴無比,但請妳尊重嫘祖是天后,是我的妻!若妳敢碰她…」

他的臉孔陰鷙下來,「我未曾殘暴過,希望妳不是讓我殘暴的第一個。」

此時的他,並不是天帝,而是誓言捍衛所愛的劍客。他按著劍柄,大踏步的離開西宮,燃燒著狂烈的憤怒。

「…雙華?」嫘祖看到他時嚇了一大跳,「你不是應該在西宮過夜?今天是…」

「別說。」他用力抱住嫘祖,「對不起,我違諾了,我對不起妳…」

臉孔貼在他肩膀的嫘祖先是驚愕,漸漸的,流露出傷痛的溫柔。「…你是天帝呵…將來會有更多不得已。我不要緊的,」她深深呼出一口氣,又想哭又想笑,「我真的不要緊…我知道你心底一直有我,我知道,我知道…」

雙華抱得更緊。「我不會讓她傷害妳…她不會碰到妳,她不能碰到妳…」

嫘祖啞口片刻。雙華不認識玄公主,這也難怪。她長玄公主十來歲,親眼看著她長大。玄公主要的東西,沒有要不到的。

這帝居,乃是炎山帝傳下來的。滿帝居的仙官侍衛和侍女,都是前天帝的人馬。她?她只是個養蠶的仙官。

但她不想告訴雙華,他會寢食難安。雙華未必愛她,但依賴她、眷戀她。她的唇微微顫抖,輕輕咬著。這段姻緣,美好得幾乎只能存與想像中,她卻擁有了。

她和雙華比朋友還像朋友,比情人更像情人。雙華的心底總有她。這夠了呀,真的。

不是怕死,不是的。她也難以忘懷過往的戀情。但她很怕死掉以後,雙華一個人熬的孤獨。

「…我是你的妻呀。」她好不容易開了口,「我會待在你身邊,不管發生什麼事情。」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