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故事集 月滿雙華(八)

之後嫘祖又流產兩次,雙華跟她分房,卻為時已晚。

她原本體質嬌脆,嫁給雙華後又特別勞心。勉強懷孕已經是很大的負擔,又流產了幾次,身體每況愈下。

嫘祖心下雪亮,未必是玄公主親自動手,但擁戴前帝的人馬一直視她為肉中刺眼中釘,這種結果並不意外,甚至已經延遲許多年了。

【Google★廣告贊助】

唯一的遺憾是,她拿命去拼希望賭到皇儲,但看起來是賭輸了。

留下雙華,該怎麼辦呢?這比死亡還讓她害怕。看著雙華痛苦自責的緊握著她的手,憔悴而蒼白,她好難過。

「…雙華,」她的聲音很低很低,「你當年為什麼會上天為帝呢?」

他茫然的抬頭,「…我不想讓末日來臨。」

「所以,」她彎了彎嘴角,「不要忘記這個心願。是我執意要懷孕的,從來不是你害我。你這種什麼都要攬在身上的毛病要改改…別說我不安心,初代也會擔憂的。」

「別說這個。」他的聲音痛苦莫名。

「我們都比你早走,都撇下你。」她輕笑,「我現在有點懂她的心情。但你喚不回我…我不是人魂。我死了就是死了…跟你當夫妻,是我此生最幸福的事情。他死掉的時候…我以為我也死了,最少心死了。但我又愛上你欸…」

「我愛妳,我真的很愛妳。」雙華泣不成聲,「我不要失去妳。」

嫘祖微笑,淚水緩緩流下,「我知道,我都知道。你愛初代,也愛我。將來…你會遇到另一個人,然後愛上她。」

「我不要。」雙華吻著她冰涼的手指,「我不要我不要…」

「不要也不行。」嫘祖平靜的說,「你要讓我安心走。答應我一定要試試看。」

他點頭,淚流滿面。

「別恨任何人…」她呼出了最後一口氣。

埋在她猶有餘溫的胸前,雙華覺得自己也跟著死亡了。

之後發生了許許多多的事情,更多戰爭、和約。他沒有將玄扶正,終生都跟她在政治上抗衡。

他以為他會在嫘祖過世後立刻去殺了玄,卻發現自己分外冷靜禮貌的對待這個名義上的妻,甚至可以溫和的對待註定會發瘋、殘缺的皇儲。

但他內心屬於柔情的那部份,卻隨著嫘祖的逝去而死。他成為極度勤於政事的賢明天帝,壓抑並且抗衡西王母的人馬。

他這樣理智賢達,卻沒有人發現他只剩個空殼,機械式的想用龐大的工作壓力壓死自己,瞞過所有人,甚至瞞過了從小一起長大的子麟。

等他終於崩潰病倒,王母玄迫不亟待的將他送到行宮,並且扶持皇儲成為代天帝,他也一言不發的養病了一段時間。

然後花所有時間,思念還在人間受苦的初代,思念死去的嫘祖。他終於有時間可以思念了。他也應該可以…休息了。

但他和子麟、嫘祖擔憂的事情,終於還是發生了。

原本賢明的皇儲在戰爭中發了瘋,墮落成一個最敗德的天神。

真是太好了。他想。連靜靜死去的福利都沒有,這個天帝真不是人幹的。

他已經不太想得起來那段時間發生的事情。也不只一次想殺了這個發瘋的皇儲。但雙華已經殘破到這種地步,若他過世,還是需要這個瘋狂而殘缺的皇儲支撐天柱的功能。

這一切真的非常荒謬。偶爾雙華想起來會發笑,十分苦澀的。

即使有這麼多艱困險阻,內憂外患。他還是堅強的將和平呼喚而來,完成了他對嫘祖的承諾。雖然腳步緩慢,但這世界終究還是重建起來,秩序降臨。

他幾乎付出自己所有。

當然,他很寂寞。但他非常害怕,他害怕玄奪走任何他在意的人。為帝這麼多年,功績無限。但固執的老臣依舊對他的來歷不明耿耿於懷,他們效忠的對象依舊是皇室的公主。

甚至連子麟他也不敢太靠近,害怕給子麟帶來意外的災難。

他就這樣孤獨的,勞苦的支撐著三界的命運,默默獨行。甚至相信自己會孤單到耗盡死亡為止。

直到他從逆子的手底搶救了一個無辜的女官。一個山鬼成仙的仙官。

那孩子可憐的哭泣,卻讓他窒息。他像是看到嫘祖,又像是看到初代。這孩子有她們同樣溫和又堅定倔強的身影。

已經很久不知道眼淚的滋味,卻因此淚下。

雙華將這個叫做鬼武羅的仙官送到崑崙的行宮,不希望她在天界遭遇到任何厄運。

他再也承受不起失去任何人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