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故事集 應龍祠 第一章(一)

第一章 逝水

水流冰冷而強勁。

她吃力的轉動眼珠,腦海裡還蒙著濃重的白霧。除了小舟上的燈光,只看得到無盡的黑暗。

水聲隆隆,闇色水流像是不安的怒獸,在她手下不斷翻滾洶湧。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意識到,她探了一隻手臂在水中,雪白水袖隨波漂蕩。

【Google★廣告贊助】

逆流。聽著水流和船體對抗,模模糊糊的,她知道她正逆流而行。船首的水花激昂,有些噴濺到她身上。

這是夢吧?她無言的凝視黑暗。我只是做了個奇怪的夢,一個沒有什麼意義的夢。

但她心底隱隱有種不妥和恐慌存在。似乎在入睡前,她很恐懼和驚慌,爭執和衝突…

她不記得了。

就這樣靜靜的躺著,半昏半醒。每次朦朧睡去,就因為冰冷的水珠驚醒。

船突然停了下來,和激烈的水流抗拒著,她感到船腹摩擦著砂石的晃動,靠岸了。

一隻溫潤如玉的手,撥開她臉頰濡溼的頭髮。一雙琥珀色的眼睛在黑暗中發出奇妙的光。

毫無抵抗力的,她讓這雙眼睛的主人抱在懷裡。

「歡迎妳。」聲音冷淡,卻宛如金玉和鳴般清亮美妙,「龍家的…」琥珀眼睛突然停住了,表情空白了幾秒鐘,然後湧起迷惑。

她睜開眼睛,同樣不解的望著那深深的琥珀色。

互相凝視,眼中有著相同的迷惘。

這是哪裡?他是誰?來不及追尋答案,她又被拖入黑暗的睡鄉,不住的往下沈。

***

等她再醒來時,只聽到滿室霹哩啪啦的輕響。

那是炭火在爐子裡跳耀的聲音。淡淡的藥香染遍整個房間。她捧著頭,還有些頭昏腦脹,像是強烈宿醉般。

但我沒有喝酒。

她環顧四周,這是個小巧玲瓏的房間,什麼都是石頭做的。石桌、石椅,她躺著的石炕。桌子上擺著果凍似的壺和杯,事實上應該也是石頭做的。石鼎飄著藥香。

石頭窗櫺透著淡淡的光,水聲蕩漾。

在這種時刻,她居然想到花果山水漣洞那個「福地洞天」。她有些想笑,卻笑不出來。

她想起來了。心臟狂跳,喉頭發渴。這是什麼地方?我被綁架到哪了?

她叫做劉靜彤,大三。趁著暑假跟同學一起參加旅行團,這對勤儉的她來說,是非常難得的事情。這筆旅費幾乎等於她整個學年的積蓄,但她覺得很值得。

對她來說,這是學生時代最後的光燦和悠閒。而且,她從來沒出過國,這是她的第一次。

她興奮得幾乎睡不著覺,原本只能在課本看到的遼闊風光也讓她覺得不虛此行,她甚至計畫著將來要存錢來自助旅行,畢竟旅行團的行程真的太趕。

當地導遊是個大姊姊,她很精於卜算,女孩子又特別喜歡這套,常常窩在她房間裡聽她的鐵口直斷。

她和靜彤一見如故,靜彤也很喜歡她。靜彤是長女,在同學間也顯得特別早熟,一直都是被倚賴傾訴的對象,沒什麼人想到她也是需要呵護的年紀。

這位異鄉大姊姊的疼愛,讓她有受寵若驚的感覺。所以,當她的機票出錯,不能跟旅行團的團員一起回去時,這位大姊姊邀請她到她家住幾天,她雖然猶豫,卻沒有拒絕。

當她到了應龍村時,倒是大大吃驚。黃土高原缺乏水源,大半都是貧村,灰樸樸的。但應龍村戶戶流泉,沿著乾乾淨淨的青石板路蜿蜒,花木扶疏,一派富饒景象。

到村子的第一天,村長就親自來迎接她,村民也都待她很熱情。但她很久以後才知道,應龍村是個封閉的村落,非常排斥外人。

這個時候,她什麼都不知道。

跟她一樣獲邀來作客的女孩子還有五六個。年紀相當,等混熟了,驚喜的發現,居然都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但驚喜之餘,靜彤有種微妙的不適感。

她說不出為什麼,但很想離開。大姊姊雖然失望,還是留她多住一些時候。

大姊姊說,「要賽祭了呢,這可是百年才舉行一次的大典。不看多可惜啊,妳不是很喜歡廟會嗎?」

她猶豫了一會兒,還是留下來看賽祭。

賽祭那一天,她和其他女孩被引去參見神巫。那是個個子很高的男子,穿著非常奇怪,寬袍大袖的衣服。靜彤看過陰陽師的電影,先是詫異,細思之後又恍然大悟。

陰陽師的時代背景,朝廷仿唐制,衣冠當然不例外。她會覺得一個村野神巫穿著日本古代的衣服很怪,事實上,這是唐制的古服也說不定。

不過這個男子年輕的不像是巫師,眼神銳利的像是禿鷹一樣。他漠然的一一握手問好,握到靜彤時,猛然的看了她一眼。

「…怎麼樣?」大姊姊問。

神巫不發一言,指了指靜彤。

這讓她心臟緊縮起來。「…什麼?」她問。

「沒啦,神巫大人說妳的命格很特別。」大姊姊笑說,「妳身有貴命。」

但靜彤怎麼也想不到,是這樣的「貴命」。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