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故事集 應龍祠 第三章(一)

第三章 交融

她踏入門扉,龍環原本委靡的臉孔剎那光亮起來,讓她感到短暫的窒息。他伸出纖細的手臂,靜彤走上前,將臉貼在他的胸膛,親密的相擁了一會兒。

這半年來,他們從陌生到熟悉,到相依為命。默默的發展出一種無言的親密。藉由彼此的心跳,確定自己還活著。

【Google★廣告贊助】

「你醒很久了嗎?我回來晚了。」靜彤心疼的撥了撥龍環額頭上濡溼的髮。他剛剛一定痛苦過,才會這樣冷汗涔涔。

「我聽得到妳的聲音。」

幫他擦汗的手停了下來,靜彤皺緊眉,「你還在生病,不該使用力量…」

「…我會擔心。」

靜彤想說話,卻說不出口。只是默默的幫他擦汗,替他更衣。這些事情她都做得很習慣了,一開始當然是害羞的。但龍環的態度一直落落大方,似乎穿不穿衣服沒什麼兩樣。

那當然,他是龍王嘛。

但他的從容也感染了她,甚至會偷偷欣賞龍環的胴體。龍環乍看很纖細,但行動間有種矯健的氣息,即使是長期的監禁和衰弱也不能泯滅。他的身體修長而美麗,完美並且充滿生命力。

有點像是希臘美少年的雕像,只是沒那麼外顯的肌肉。他畢竟是中國的龍王。

但他臍下有道非常醜陋的疤痕,大約食指長,卻扭曲糾結,令人觸目驚心。偶爾瞥見一次,靜彤嚇呆了。

發覺靜彤的目光,他淡然的穿上衣服。「很久以前的舊傷了。」

「…那不會是割盲腸吧?」縫成這副德性,不去告醫生對不起天地良心。

龍環輕笑,「呵呵,不是的。那是剜出內丹的舊傷。」

現在她又看到那個可怕的傷痕。畢竟部位太曖昧,她實在不該盯著看,但每次看她都有相同無能為力的哀傷和憤怒。

他們怎麼可以這樣?他們憑什麼這樣?!

含著眼淚幫龍環擦澡,又幫他換好衣服。他安靜的半閉著眼睛,長長的睫毛在臉頰落下陰影。

看到她若有所思,龍環撫了撫她的頭,「在想什麼?」

「沒有呀。」她掩飾著,掏出一個碗大的玉石,「喏,給你玩的。」

他孩子氣的笑了,像是捏陶一樣玩著堅硬的玉石。靜彤欣賞著他的靈巧,他和玉石的關係非常深,像是牧人與他的羊。他的手極巧,而玉石遇到他總是意外溫馴。

很快的,那個碗大的玉石成了一隻怒飛的飛馬,四蹄燃著火,舉翅欲去。

「真漂亮。」靜彤幫他放在床邊的小櫃子上。或許明天來會變成鳳凰,或者是麒麟。這是龍環病中的唯一消遣。

「妳有心事。」龍環觀察著她,「什麼事呢?」

瞞不過他。靜彤咬了咬唇。龍環尊重她,她明白。龍環想的話,只要握著她的手,就可以看穿她所有的心思。但他總是尊重別人,像是尊重著自己。

「…龍環,你為什麼需要新娘?」

龍環的臉孔褪得慘白。她問了。他一直希望靜彤別問的。「…我怕孤單。」

靜彤偏著頭,她一點都不相信。「那為什麼指定生辰八字?」

龍環沒有說話,但靜彤固執的盯著他看。

撒個謊含糊過去?但龍環不喜歡這樣,特別不喜歡騙靜彤。「…那是我推算中最容易生出子嗣的新娘。」他苦澀的笑了笑,「我需要子嗣。」

靜彤眼中露出迷惘。

龍環苦笑了一下,「我被剜出內丹,」他比了比傷痕,「等於將我的法力撕出勢均力敵的兩半。他們只要將我的內丹放在上面的塑像裡,用禹王爺的鎖龍鍊捆起來,我等於被自己另一半的法力困住。要不,就要有人拿下鎖龍鍊,要不然,就得有個應龍在這裡幫我。」

「…但這裡不會有任何生命進入。」靜彤說。

「所以他們給我新娘。」龍環冷笑了一下。「他們要的是永遠的水源,但其實沒有永世水源這種事情。這是片乾枯的大地,他們能獲得的水就是這麼多而已,他們要湧泉何不搬去江南?我告訴他們實情,我也說過只能救急,但他們…」

他緊緊的握緊拳頭,「他們利用了我的信任。他們用鎖龍鍊將我捆起來,就在這裡…在我意識清醒的時候…」

「龍環!」靜彤的眼淚掉下來。

他勉強冷靜下來。都過去了不是嗎?他不是發誓,不管怎麼樣,都不讓仇恨污染自己,不是嗎?

「…這是趙家和我的賭注。他們要的是永世的水源,不是頭死掉的龍。所以他們不能讓我自盡。他們給了我一個微弱的希望,只要我能生下子嗣,即使只是初生的應龍,也足夠破壞這種均衡。趙家賭我永遠不會有子嗣,我賭我會有。所以他們給我不甘願的新娘,我也就…就像禽獸一般,為了生育而苟合。」

「我到底是為了什麼,離開族民獨自流浪?不就是為了抗議這種禽獸似的苟合?」龍環激動起來,「為什麼?究竟為了什麼?我為什麼必須這樣才可以…」

「龍環,龍環!」靜彤抓著他的手,「那你為什麼不跟我試試看呢?為什麼不告訴我呢?」

他張大琥珀色的眼睛,神情複雜的看著靜彤。

他知道會這樣,如果告訴靜彤的話。她大約沒想到自己能不能出去,而是想到被拘禁千年的他終於可以自由。

「…妳不是新娘。」他憐愛的扶著靜彤的臉,「妳是外地人,沒喝過我半點水,受過我一絲恩澤。妳是不幸被牽連的姑娘,妳不應該是那個被獻祭的新娘。」

「但是…」

「聽我說,」他恢復冷靜,「彤,我沒說實話。或許一兩個月,或許一兩年,妳應該就可以出去了。」

靜彤張大眼睛。

「我的壽算應該就這麼多。等我死了以後…」

「住口!」靜彤突然怒吼,不但嚇到龍環,也嚇到自己。

我叫龍王住口。她想笑,但更想哭。「…我不准你死,我不准你丟下我。就算你不喜歡我,覺得像是苟合,我也求求你試一試。我喜歡你,我好喜歡你!我不求你喜歡我,但我求你好好活下去…」

她哭得非常慘,「只要你好好活著,什麼都不要緊,求求你…」

龍環白皙的臉孔沁著深深的桃花紅。「…妳真的知道,妳在說什麼嗎?」

靜彤狠狠的點了頭。

「那妳知道,我喜歡妳很久了嗎?」

這下換靜彤的臉湧起相同的紅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