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故事集 應龍祠 第三章(四)

神巫非常焦慮。

前幾天,應龍突然發出極為響亮的龍吟,引起一場輕微地震。這不是最糟糕的,更糟的是,因龍吟起的共鳴效果,讓許多村民感受到他的憤怒,許多村民哀哭驚嚎,認為長期監禁應龍終於要有報應了,許多人開始倡議要釋放應龍。

開什麼玩笑!

【Google★廣告贊助】

這個村子長期以來的富饒,是他們趙家的庇護,不是那條爬蟲類!是他們使巧計抓住那條狡詐的應龍,犧牲自己的族女,好保住村子永恆的水源。

從來都不是那條長蟲!

這片荒瘠的大地,若不是他們趙家犧牲這麼多,哪能夠一年收成兩次,種出最甜美的蔬果,甚至足以養魚?這些珍貴的物產都是他們趙家的功勞,憑什麼讓這些愚蠢的村民和更愚蠢的長蟲毀掉這一切?

更可恨的是,那條長蟲居然不聽他的奏章和召喚,裝聾作啞避不見面!

他咬牙切齒的在水鏡前走來走去,正考慮要用鎖龍鍊逼他現身時,水鏡模糊蕩漾,他趕緊衝上前去…

卻看到那個代替他妹妹的外地新娘。

這是怎麼回事?

「龍環大人呢?」他咆哮起來。

那女孩居然瞪著他,「龍環病了。」

裝死裝病,還有沒有?「病了也叫他給我出現!我告訴妳,我耐性很有限…」

「我耐性也有限,搞不好比你沒耐性,神巫大人。」女孩很不客氣的頂回去,「若不是龍環要我跟你講,我才懶得跟你這綁架犯說話。」

神巫瞪著她,太陽穴的青筋跳動。「…妳是什麼東西?敢這樣跟我說話?」

「我是應龍夫人。」女孩倔強的一昂頭,「客氣點,服侍應龍的神巫大人。」

他幾乎將自己的牙咬碎。「…龍王有什麼話說?」

「龍環要我告訴你,地維根柢的無繁衍到可怕的地步,他用龍吟暫時抑制住,但不是辦法。要你想辦法祓禊鎮壓,他說他教過你們祖先,叫你回家查書去。」

無蟲?這真是笑話。無蟲不過是無稽的神話,還真以為有這種東西?滿口謊言!

「不要用這種無稽之談當作藉口。無故龍吟是什麼意思?叫龍環出來!」

「他病了。」女孩露出非常厭倦和憤怒的神情,「要我說幾次?」

「裝病對我是沒用的!」他失控的大吼起來,「無恥的潑泥鰍!」

那女孩的手出現在水鏡,攪混了影像,甚至噴濺出尖銳的水花。神巫走避不及,居然讓水花割傷了手。

「我警告你,你再侮辱龍環,我一定會宰了你,聽到沒有!」女孩怒叫完,翻倒了水鏡。

…一個凡人的女孩子,可以在水鏡顯像,甚至使水刺傷到他?

這比龍吟還讓他震驚,隱隱的感到大禍臨頭。他算過女孩的八字,也感悟過她的氣。她的確擁有龍的血脈,但稀薄得等於沒有。她不可能也不會…

難道她懷了應龍的孩子?

這事實讓他發冷。怎麼會呢?不可能的。一千多年了!應龍不可能有子嗣,尤其要在人間繁衍,這簡直是緣木求魚。

但怎麼解釋她的異能呢。

「…該死,真該死。」他喃喃的咒罵,臉孔也陰沈了下來。

***

這個月的花船,沒有給新娘吃的食物。

原本靜彤瞞著不讓龍環知道,但他還是知道了。「…妳為什麼不說?」

「…還有存糧啊。」雖然所剩無幾,「我不想跟那王八蛋乞討。」

「妳…」龍環心疼不已,又有種隱隱的恐懼。「幫我佈水鏡。」

「我不要。」靜彤低下頭,倔強的咬著唇。

龍環看著她,眼神越來越哀戚。「…我不能失去妳。」

「好啦!」她帶著哭聲,「我去佈水鏡。」

撐著病體,龍環在水鏡裡顯像。「新娘的食物呢?」

神巫微微冷笑,「清單上有。」

「花船上沒有。」龍環忍住怒氣。

「可能是半路上遺失了,下個月補吧。」神巫淡淡的說。

龍環變色了。「…你想把她餓死?」

「沒這種事情。」他嘆氣,「花船一直勞民傷財,一個月兩次真的很難交代。不過龍王都提起了,我再派艘船去就是了。」

第二天,花船的確來了,卻是滿船腐敗的食物。

龍環大怒的要再佈水鏡,卻被靜彤哭著攔住了。「求求你,不要跟他乞討!沒用的!」她很生氣,的確非常生氣。但她激怒了獄卒,這也是想像得到的結果。但她不要龍環去低聲下氣,她受不了。「大不了我跟你一起喝玉膏!」

人類不能隨便喝這個…龍環想這樣講。但沒有修煉過的人類也不會用水鏡,不會舞空術或水上飄。

玉膏可以使人長生不老,但體質要對。體質不對,輕的可能會重病或發瘋,嚴重的話…可能會死。

「真的嗎?」靜彤張大嘴,「但我喝過好幾次了欸。」

…啊?!

「喝起來像優酪乳,也比較容易拉肚子。喝多了還會有酒醉的感覺,所以不是那麼喜歡…」

他瞪著膽大包天的妻,有一點頭暈。這是上天的玩笑還是憐憫?

但在神巫殘忍的斷糧三個月之後,靜彤依舊活著。不但活著,還活得活潑健康,精神奕奕。

纏綿病榻的龍環,想到神巫可能會有的表情,都會忍不住笑出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