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故事集 應龍祠 第四章(一)

第四章 激越

龍環這次的病很重。

即使不再絕望,但長期而殘酷的監禁嚴重損毀了他的健康。他的龍吟雖然強而有力,甚至可以擊退數量極為龐大的無蟲,但也是他僅存的力量。

過度耗損讓他病倒,而且纏綿病榻幾個月之久。

【Google★廣告贊助】

但宮殿依舊光亮,式神也行動自如。他心底驚異,卻不知道原因何在。

他太年經就離開族群,從來不知道子嗣是怎麼回事。應龍之間的生育非常繁複,需要經過「思抱」等等程序。和人類間的生育就簡單多了,但人類若懷上應龍的孩子,孕期卻非常非常久,有的直到白髮蒼蒼才有懷孕的跡象,不一定是卵,偶爾也有胎生的現象。

這些,他完全不知道,所以他更不清楚靜彤有了他的孩子。

至於靜彤,就更不懂了。她今年也才二十出頭,對於懷孕生產完全茫然無知,何況是龍的孩子。她只覺得精神特別好,玉膏很合胃口,法術更得心應手。

一方面是玉膏,一方面是愛情的滋潤,她變得溫潤純淨,容貌沒有大改,卻有種珠玉質感的氣質。

他很愛,非常非常喜歡看著她大聲念著花船送來的書,輕輕捲著她垂下來的柔髮,貪戀的看著她溫潤的臉孔。

「…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呀?」趴在炕上的靜彤有些不滿的皺皺鼻子。

「有,妳剛說到少龍隨狂風暴雨而去,君心答應盡力而為那段。」他笑。

「簡體字看起來真辛苦。」她抱怨,「不過有得看就不要挑了…」

這是他們最喜歡的小說之一,作者據說是姚夜書改筆名寫的。當然他們也看姚夜書的恐怖小說,龍環還會加上許多解釋。

「龍環,四海龍王也是應龍嗎?」她輕撫著龍環細緻的臉孔,即使充滿病容,還是她眼中最好看的人。

「不同的。」龍環發笑,「我們應龍統治全世界的海洋和水源時,真龍族還是隨波逐流的小龍。」

「…所以他們姓敖你們姓龍?」

「不是,」他搖頭,「所有的龍族都姓龍。這跟人類的姓氏不一樣。這是表明我們都是龍族,當然龍族有很多種…當我遇到其他龍族,就會自稱『應龍環』,他們就會馬上了解我的種族是哪個。若是敖家兄弟遇到我們,可能會說他是『真龍敖廣』或『龍敖廣』。因為真龍算是後起之秀,他們原本是沒有前面的族稱…」

他微微苦笑,「直到應龍被滅了,他們才出頭。所以…自稱『真龍』。」

「…應龍為什麼被滅?」她很好奇。

「聽說我父親應龍得罪了代天帝。」龍環聳了聳肩,「天界是很專制的。」

「…你父親叫應龍?沒有名字?」

「噗。」龍環笑出來,「應龍就是他的名字。他是族長,就當以族為名。他可是很偉大的武將…而且非常古老,生育過很多很多子嗣…」他沈默了片刻,「我是他最後一個孩子,也是僅存於世的孩子吧。」

應龍一族,不知道斷絕了沒。他在人間浪游的時候,發現了一件悲傷的事實。這人間依循一種奇異的規則,不讓神族久居,即使原本居於人間的應龍也不例外。歸化成神族,人間就否定了所有的居留權。

他見過太多滯留人間的神明或聖獸不得不回天,留下來的也因為這種神祕的排斥,漸漸失去神能,壽命大幅縮短。

想避免這種副作用,只能成為人類的式神,或者是得到人類的香火。聽說魔族更慘,除了成式,只能倚賴人類的血肉。

但他卻是個例外。他想過,或許是因為他在人間孵化,所以被認可了奇妙的居留權。他的衰弱是因為監禁,而不是排斥。

「我父親被斬首在列姑射舊址的島末。」龍環垂下眼簾,「之前我不忍心去,如果有機會出去,我倒很想去弔祭。」

「列姑射舊址在哪啊?」靜彤茫然。淮南子的列姑射她是知道,她對這些神怪故事本來就很有興趣。

但真的有列姑射島這個地方?

龍環張大眼睛看著她,「…妳就住在那兒呀。妳不知道妳的出生地就是列姑射舊址?」

靜彤瞪著他,嘴巴成了一個可愛的O型。「…我真的完全不知道。」

她覺得有點頭昏。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