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故事集 應龍祠 第四章(三)

狂躁和暴怒湧上龍環的心,讓他眼前一片血紅。他忿恨而悲痛的發出深沈響亮的龍吟。

靜彤!

被無數亡靈的手揪住、拉扯,恐懼和傷害得幾乎痲痹的靜彤聽到龍環的龍吟,眼中滲出不捨的淚。

【Google★廣告贊助】

他很痛。龍環現在很痛很痛。

她落淚,卻不是因為處境這樣恐怖,而是她心愛的人那宛如臨終的吶喊。像是一種奇蹟,她血緣中微弱到幾乎等於沒有的龍族血脈居然在這個時候甦醒,讓她張口也發出龍吟,縹緲幽弱,卻清晰得傳遍整個寂靜的地下伏流。

兩種龍吟,一個深沈響亮,一個縹緲幽弱,卻交互纏綿,充滿無盡的深情。

但這兩個人卻不知道,他們完成了「思抱」這個細緻複雜的生育大任。

純種龍族婚配後,並不只是魚水之歡後就完成。而需雄龍在上風處,雌龍在下風處,出聲呼喚(龍吟),子龍才能孵化,這個過程稱為「交抱」。

太早離開族群的龍環和身為人類的靜彤一點點都不知道,他們只是為了不能死在一起感到非常遺憾和痛苦,由內心深處發出的絕望呼喊。

但他們無意間完成了思抱,促使未足月(應該說未足年)的孩子出生。只是一團金光包圍的霧氣,從靜彤的身體裡衝出來,漸漸成形。

「終於…我擔心到死之前都不能抵抗一下呢。」那頭稚嫩的小龍,全身燦著金光,有著稚嫩的角和小小腳爪,具體而微的美麗小龍。「傷害我母親的罪可是很重的。」

他發出如鐘的叫聲,跳到鬼新娘的身上,開始他出生後的第一件大事:保衛母親的生命。

鎖龍鍊弱了。龍環感到壓力減輕。他懷著絕大的怒氣和神巫抗衡,直到專門剋制龍族的鎖龍鍊也開始出現裂痕,上千年來堅固的結界開始動搖,崩潰。

我的孩子出生了。

在死之前,我要看看他,我想看看他啊!天啊,冥冥之間的主宰啊,憐憫我,偶爾也憐憫我一下啊!讓我看看我的妻,我的子啊!

他臉上蜿蜒著激動的淚,用盡全身最後的力量。他沒有辦法打碎鎖龍鍊,但他懷著必死的決心,掙脫了束縛。

應龍塑像應聲而碎,包括他的內丹在內。

這強烈的反噬逼他吐出血來,一口又一口。我會死吧?自毀內丹,我應該…會死吧?

他扶著牆站起來,化成浴血的白龍,飛馳而去。

等等我,靜彤。等等我,孩子。我馬上就到你們身邊,馬上就去。他降落時,心裡的痛比幾乎解體的痛還劇烈許多許多。未足年就出生的小龍,奄奄一息的躺在呆滯的靜彤懷裡,鬼新娘折手斷足,歪斜著脖子,依舊前仆後繼。

「龍環。」靜彤滿臉的淚,「我沒有照顧好孩子…」

「…妳很好,你們,都很好。是我來遲了。」他喃喃著,「我馬上處理好…」

他將所有的神能都灌注在最後的龍火之上,可以淨化一切的龍火。他將這些鬼新娘燒得乾乾淨淨,魂魄和屍身蕩然無存,連灰燼都沒有。

他的心裡空空的,寒冷的疲倦濃重的席上來。

恢復為人身,因為他想抱抱極愛的妻,和甫出生就瀕死的兒。

他活不成了。龍環心下雪亮。他原本是條漂亮的應龍,但現在,鱗脫角折,活不久了。

「…別說。老爸,別說。」小小應龍用龍族獨有的傳聲,細細呢喃,「老媽會受不了。」

他痛苦得無法壓抑,輕輕捧著他的孩子。真是勇敢的孩子,但緣份卻只有這麼長?

他將瀕死的小應龍霧化,放回靜彤的身體裡。她也因此出現了人類懷孕的狀態,肚皮微微隆起。

「…我不知道我懷孕了。」靜彤抱著龍環,哭得很慘。「他要不要緊?龍環,對不起…我居然沒有發現,我沒保護好他,反而是他保護我…」

龍環含著淚微笑,頹然的倒在她的腿上。「…聽我說。很快的,伏流會改向,可能會發洪水…但妳不要害怕。妳是應龍的妻子,水不會傷害妳。妳跟孩子…」他的心像是被剜出來,幾乎不能呼吸。「活下去,靜彤。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一定要活下去。就算為了我,拜託妳…」

「龍環?」她的心猛然縮緊,恐懼的寒冷緊緊的環繞她,「別嚇我。」

「如果有好的人,趕緊忘記我,妳後半輩子還很長…」

「我不要聽這個!閉嘴!」靜彤尖叫,「住口!給我住口!龍環我們可以出去了,你答應跟我去看電影,吃爆米花和可樂,現在我們又有孩子了!睜開眼睛啊!你怎麼可以拋下我?我不要一個人我不要我不要!」

龍環的淚滲入靜彤的衣服裡,溫度漸漸冰冷。「我曾經,希望趕緊死,覺得活著不過是浪費時間、浪費生命。但現在…我不想死,我好想活下去…」

和靜彤去看電影,抱他們的孩子去看海,看那藍藍的天空和光。

我不想死,我不想丟下靜彤。

但極寒的疲倦拖著他,拖著他。朝下看,無數怨恨的絳色嫁裳,許多新娘,抱著他的腿,將他拖入沒有底的深淵。

靜彤抱著沒有呼吸的龍環,面無表情的淚眼模糊。這是惡夢,快醒過來,快醒過來。

這不會是真的。

這個時候,原本逆流的地下伏流,改變了方向,順流而出,並且發出萬馬奔騰的焦躁聲。靜彤漠然的回望,連動也不想動。

水來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