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故事集 應龍祠 第五章(一)

第五章 蕩漾

一個年輕人,搔著頭,在應龍祠外走來走去。

在這個封閉的村莊,外人是種令人討厭的存在,來往的村民不免對他投下疑惑或厭惡的眼光,他很無奈,但也只能視而不見。

外觀上來說,他是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眼睛清亮,擁有一種如水的親和力。他並不亮眼,卻有著非常強大的存在感。如果仔細觀察他,又會覺得眼神中的清亮,似乎書寫了過多的歲月。

【Google★廣告贊助】

他叫做宋明峰,是當世禁咒師的弟子。因為某種緣故,他受託來尋找應龍族的少主,最後尋到這個村落,卻沒有任何線索。

我不是偵探的料子。他有些氣悶。偵探小說的主角多麼厲害,光用聞的就可以聞出有力的線索,他使盡力氣卻只讓村民不客氣的拿出掃把。

當偵探也是需要才能的。他嘆了口氣。

他甚至不確定少主在這個地方,只是靠了一個祠名和村名。這真的太蠢了,他想。但這地方不太對勁。

他細細觀察過整個村落的水源(也因此被放狗好幾次),真是詭異的源頭。貫穿村落的河川注入應龍祠內的圍牆,然後就沒有了。他去找過據說的源頭,卻是一汪不竭的湧泉,在村落的另一頭,被看管的死緊。

當然,這個非常短的河川,開闢了不少水渠以供灌溉,但真正的循環卻像個咬尾蛇,他推測地下有伏流,而且真正的源頭正在應龍祠內。但這片乾枯大地,伏流應該在非常深的地方,人力絕對無法觸摸,即使是科學昌明的現代。

這已經不是科學的境界了。就是因為這點疑惑,他才滯留不去。

但他連應龍祠的圍牆都進不了,他又不太想跟凡人起衝突。尤其是對咒術一隻半解的人類,特別麻煩。

他又嘆了口氣,注視著川流不息的河川。說不定水遁可以偷偷溜進去,但這是非法侵入…

正在傷腦筋的時候,他的左眼似乎看到什麼。

他的左眼來自一個魔界琴姬的饋贈,是稀有的淨眼。他遮住右眼,試圖看得更清楚…

他看到應龍族的少主,但少主似乎沒有呼吸了。他心跳加快,喉頭乾渴。他一生無數奇遇,甚至遇到應龍族長的精魄,無意間吞下如意寶珠,因此可以分辨龍族。

他答應過死去的應龍族長,為他看顧眷族,現在終於尋到他的孩子,但他的孩子像是死了。

不妙,太不妙了。

他瞥見少主身邊有個流淚的人類女孩,肚皮微微隆起。

老天哪,可能死掉的少主和一個少年孕婦。他還管什麼非法入侵?他自責的想要痛打自己一頓。

他往前奔,河川發出窒息般的咕嚕聲,停滯了片刻,然後突然改變方向,從應龍祠中洶湧而出,發出不祥的鳴叫。

怎麼回事?他思忖著,衝到圍牆邊,遠遠的就聽到慘叫。原本佈在應龍祠圍牆裡外的諸多防護和禁制突然空空如也。在他踏入應龍祠的瞬間,整個應龍祠像是挨了炸彈,轟然成碎片。

等他被水壓襲擊,才了解不是炸彈的威力,而是累積千年的禁制破壞,壓力驟改的伏流反噬。

不好!太不好了!

他捏起辟水訣,困難的在狂暴水流裡尋找他的目標。水流混濁兇殘,他幾乎頂不住。要快,要快!再不快真的要死人了!他們在哪?到底在哪啊!

最後他在水底找到他們,那少年孕婦還活著,居然還能抬頭虛無絕望的望他一眼。

他抓著少年孕婦,挽著氣絕的少主,鑽出水面,整個村落成了水鄉澤國,而他們隨著洪水載沈載浮。

明峰不禁苦笑,不知道他吃這如意寶珠有什麼用處。除了讓他長生不老當妖怪,連游泳技巧都沒有增進一分半點。

「…英俊!」他大聲喊著他的式神,「妳母姐會參加完了沒有?快來救命啊!」

幾秒鐘後,獰惡的姑獲鳥從天而降,搧著巨大的翅膀,眼神卻是無辜而純淨的,「好了啦好了啦,只是那些媽媽們說要去喝茶,我走不開…」

人都要死了,還喝茶勒!

姑獲鳥伸出腳爪,抓住罹難者,明峰又嗆又咳爬上她的背。「…那妳怎麼脫身?」

「我說我有特別任務要出勤。」她回答的很自然,「任務內容,恕不奉告。」

明峰有些發悶。他不該讓英俊和師傅太親近的。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