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故事集 應龍祠 第五章(二)

他們在離應龍村很遠的岸邊降落,英俊輕輕放下兩個可憐的人,然後落地化身成美少女。

這些年她的能力穩定很多,已經不再是蛇髮了。

靜彤這才從渾渾噩噩中稍微清醒過來,呆呆的望了望妖鳥變成的少女,和那個從急流中將他們拉出來的青年。

【Google★廣告贊助】

但這一切,對她都沒有意義。她爬到氣絕的龍環身邊,抱著他冰冷的身體。

往下看,自己的心好像沒有了。只有一個黑漆漆的大洞,什麼都沒有。

龍環死了。他死了。她的心靈整個痲痹,完全拒絕面對所有現實。只是緊緊抱住龍環,將臉貼在他水溼的頰上。

那個青年要碰龍環,她瑟縮的抱緊,露出怨毒的目光。「別碰他。」

「讓我看一下。」青年眼中有種悲憫的溫柔,「未必沒有希望。」

「…他死了。」靜彤的怨毒褪去,帶著令人鼻酸的茫然,「他死了。」

「讓我看看。」那青年將手覆在龍環的額頭,靜彤想阻止卻不知道為什麼縮了手。

「妳若不放手,他可能真的會死。」青年摸了摸他的額頭,仔細觀察了氣息。「雖然非常非常慢,但他還有氣息和心跳。這是一種叫做『龜息』的狀態…」

她試著集中精神,但她現在的狀態完全沒有辦法。「…你騙我吧?」

「讓我試試看?」他溫柔的問著,然後從行囊裡掏出一把溼淋淋的古琴。他搔了搔頭,討好的笑著,「那個…英俊,幫我把琴弄乾好不好?」

美少女嘟起嘴,「主人,人家不是吹風機。」

「拜託啦…」

美少女勉為其難的接過琴,呼出熾熱的風,將原本溼漉漉的琴烘乾。這段時間,青年接過看似氣絕的龍環,按摩他的四肢和心臟,又把手覆在他額上。

靜彤緊張的盯著他,不知道他想對龍環做什麼。

「好啦,小姐。抱著他吧。」青年把龍環放在她懷裡,「我來把他叫回來。」

他接過烘乾的琴,調了調絃。

琴聲乍起,讓垂首的靜彤猛然抬頭。只是一響,宛如深沈的龍吟。

***

深淵,似乎沒有底。

他不斷下沈,被緋色嫁裳拖著,不斷的往下沈。會不會永遠這樣下沈,永遠不到底?

在下沈中,痛苦和歡喜都漸漸流失,似乎什麼都沒有了。他漸漸忘記許多不想忘記的的事情,忘記他不想忘記的人。

他快要想不起來靜彤的臉了。

這就是死亡?剝奪所有的回憶?好或壞?

他繼續下沈。

連痛苦的權利都沒有,他想流淚,但連淚水都蒸發殆盡。什麼都沒有,只有不斷的墜落。

「喂,你要去哪?」在什麼都沒有的虛空,他聽到了一個溫暖的聲音。

「…深淵。」

「去哪兒幹嘛?」那聲音問,「你的太太和孩子在上面等你欸。」

「我走不了。她們抓著我。」低頭就可以看到那些怨恨和惡毒,穿著緋色嫁裳,枉死的新娘。

「那不存在啦。」聲音輕笑,「那不是你的罪孽。」

「不是?不是嗎?難道不是我造成她們的死亡和不幸?」

「不是啦,這年代怎麼搞的,被害者總覺得是自己的錯。這很不健康啊,傻孩子。該反省這些事情的是將她們推入火坑的人,不是你啊。善良很好,但這樣無差別攻擊的善良,會害你親愛的人哭啊。」

龍環哭了。他淡藍的眼淚漂浮在虛空中,發著晶瑩的光。

「…你是誰?」這種感覺…又熟悉,又陌生。他好像很久很久以前跟他非常熟悉親愛,但又像是從未謀面。

「這個啊,」聲音停頓了一下,有些困擾的。「聽聽我的琴聲,你就明白了。」

燦爛光亮的龍吟劃破無盡的虛空深淵,喚醒他極為遙遠的記憶。那是他還在卵中,尚來不及經歷父母思抱,聽到的響亮龍吟。

「…父親。」他輕輕的說,「父親,我娶了妻,還有你的孫子。我延續了應龍的血脈…」他慟哭,「我愛她就像你深愛著已逝的母親。」

緋色嫁裳的新娘們,也因為這宛轉奔騰的龍吟,褪去怨恨和愁苦,安然的消逝。

父親。寂然不動的龍環嗆咳一聲,流出眼淚,睜開眼睛。映入他眼中的是靜彤臉上潸然的淚,她放聲大哭宛如嬰孩。

龍吟不絕。

他轉頭看著鼓琴的青年,眼底有著困惑和了然。

將他從死亡深淵拖出來的,就是這青年吧?但他明明是個人類,為什麼身有逝去已久的父親遺物。

那是可以號令天下鱗蟲的如意寶珠。

「你是…」他的眼中充滿迷惘。

青年停了琴聲,亂搖著手,「我叫宋明峰。你可別叫我爸爸,我沒那麼老。」明峰不太好意思的搔了搔頭,「但你爸爸的確要我照看你們。」

甦醒的龍環張大眼睛,緩緩的湧出笑意。他看到光了。顫顫的伸出手,午後的陽光在他指尖跳躍。但更重要的是,靜彤在他身邊。

這才是他生命最重要的光,絕對不能失去。靜彤的淚開始混著他的淚,緊緊的擁泣。

這是大劫餘生後,喜悅的眼淚。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