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故事集 龍史傳(二)

但沒想到,迫她離開的卻不是談,而是君王。

君王聽聞了她的歌與艷,召她進宮。她斷然拒絕,卻被禁尉恐嚇將對談不利。強忍住不快,龍史進宮彈奏,君王被她粉嫩的唇和無數故事迷住,不放她離宮。

她不快並且厭惡,但為了談,她忍了下來。人類的性命短暫,不過數十年光景,而她的時間無窮無盡。

【Google★廣告贊助】

雖然談的壽命也不過數十年。

但這樣也好。

留在談心中的她,永遠是美貌少女。他將永遠不知道龍史的真身,也不會露出恐懼的眼神。他可以懷著這種美麗的朦朧另外娶妻生子,過完他短促的一生。

最少是幸福的一生。

上萬年來,她見過無數人事物,心影光亮無塵。卻沒料到在這荒瘠落後的國度,邂逅了有著純淨微笑的談。她第一次有羞愧、痛苦、煩惱和失落的心情。

卻自願這樣煩惱痛苦下去,不願掙脫。

若不是君王窺看她入浴顯露真身,她會一直在這華美宮殿自囚下去。君王狂喊,弓箭刀斧無情的加身。她從來沒遇過這種侮辱,稍加抵抗,即血流成河。

這太可怕了。

她甚至只來得及抓起秘藥,竄入護城河,宮殿前後火把閃爍,她幾乎無處容身。不想殺人,但也不想被殺。她只能蜷縮在護城河陰暗的一角,恐懼而絕望的等待人群散去。

「…龍史?」

聽到自己的名字,她下意識的回頭,驚懼的看著自己最想看到又最怕看到的人。

完了。談看到她的真身。

她朝水底潛伏,漂浮著淡藍色的眼淚。第一次,第一次她想要速死,第一次她不想活下去。

「龍史,龍史!」談不放棄的喊,「我看到妳了…妳不要躲、不要怕…我早就知道妳不是凡人…快上來,我趕緊送妳走,被別人看到妳會死的!」

遲疑的,她浮出水面,露出猙獰的真身。她害怕在談眼中看到畏懼和厭惡,但他只有疼痛和悲慟。他伸出雙臂,抱住水裡的龍史。「…快來我這裡…我以為再也見不到妳。」

龍史將臉埋在他胸口,不想讓他看到自己的臉。談卻像是保護什麼珍寶,用外掛包住她,在人馬雜沓中,小心翼翼的帶著她逃入附近的太史令府。

這個時候,秘藥藥效發作了,她恢復人類少女的模樣,只是摀著眼睛。即使是燈光,對她脆弱的眼睛還是太強了。

談趕緊打滅了燈光,就著月光,他第一次看到沒帶著蒙首的龍史。她全身溼透,身無寸縷,溼漉漉的翠綠長髮披掛在臉上,看起來分外可憐。

「…別看我。」她摀住自己的臉。

「妳、妳就是龍史啊。」談悲慟莫名,「妳長什麼樣子還是我的龍史啊。」他緊緊的擁抱龍史,想要幫發抖的她取暖。「嫁給我吧,龍史。」

我愛上一個這麼值得的人。但緣份只到此為止。

「你看到我的真身了…我們緣份已了。」她掙扎,「讓我走,不然你會死…」

「我早就死了。」談不肯放,「你進宮我就已經死了。嫁給我。」

「你將會非常不幸。」龍史哭泣著,滾著水色眼淚。

「還有什麼比失去妳更不幸嗎?」談非常憔悴,「我熬著是希望可以再見妳一面。」

真的,再也沒有比這更悲慘的。失去彼此,音訊全無。

他們親吻擁抱,並且不斷哭泣。就這一夜,這個古老到無視歲月的生物,委身給一個短暫如蜉蝣的人類。

但她覺得,這一刻就已經是永恆。

第二天,龍史杳無蹤跡,只留下一束極長的翠綠長髮,和談的頭髮鬆鬆的結在一起。

結髮為夫妻,卻只有一夜之緣。

失魂落魄了十來天,宛如行屍走肉。外界的一切都無視無聞。最後他病倒了,覺得生無可戀。

人的一生如此漫長卻又如此短促,幸運如他,得到如此紅顏知己的佳侶,未來絕對不可能有第二個龍史。她淡然的笑、嬌豔的唇,她猙獰卻莊嚴的鬼神龍身,無助哭泣的弱質模樣,燈下的編史,那樣溫柔的機慧。

不會再有第二個龍史,失去她像是失去他的生命一樣。

就在他垂危的時候,聽到如泣如訴的琴聲。

「…龍史?」他撐著病體坐起來,「龍史!」

琴聲轉哀,像是被琴聲感動,淅瀝瀝的下起悲愴的雨。一聲比一聲哀,欲斷腸。

「龍史,妳不要哭…」談闌珊著淚,「妳還在對吧?我不求見妳,請妳不要離開。」

他聽著琴聲,終於可以安眠穩睡,也一天天的好起來。每夜都有琴聲,他也拿出簫應和,像是龍史就在他身邊。

一年後,談聽到門口有嬰兒啼哭,開門看到一個裹著外褂的健壯男嬰。看到那件外褂,他什麼都明白了。

這件外褂是他的,是龍史唯一取走的東西。這個孩子取名叫做遷。

***

「爹,這個故事好悲哀唷。」男孩揉著眼睛。

「其實,也不是很悲哀。」他的父親牽著他,「因為他們的心還在一塊兒。每天晚上,他們還是互相彈琴吹簫,給彼此聽。」

男孩瞪大眼睛,「像你吹簫給娘聽,娘也彈琴給你聽嗎?」

「對,沒錯。」他的父親在竹林前站定,「別往前走了,不然你娘得離開我們了。」

「我很乖,我不會的。」他小小的手虔誠的合十,「娘,我們來看妳了。」

他的父親笑了笑,額頭已經有了愁紋。他將琴簫湊在嘴邊,吹出悠揚的樂音。不一會兒,竹林裡也傳出月琴聲,和簫聲纏綿在一起。

龍史,看看孩子。我們的孩子這麼大了。他跟妳一樣,看得見無數故事。

我從來不覺得我這生不幸。遇到妳,是我此生最大的恩賜。

漢武帝元封三年,談去世。據說他入土時,狂風暴雨,有白衣婦人抱墓痛哭,如影般沒入墳中。

談和龍史的孩子,是當世第一個「史家筆」。這種特別的天賦可以在虛空中看到過往的故事,甚至閱讀他人的人生。但這天賦像是帶著咀咒般,擁有的人通常伴隨著不幸的宿命。

但不幸的只有宿命而已。通常擁有這種天賦的人,都充滿勇氣的過完自己的一生。

即使是遷,即使是姚夜書,都是如此。

就跟談和龍史一樣。

(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