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故事集 釋慧行(一)

佛前侍奉數千年,她依舊只是文殊菩薩的侍兒,許多同修都為她抱不平。

但這位平靜到幾乎面無表情的蜈蚣精,卻不覺得這有什麼。畢竟她虔誠於佛法,並不是希冀成仙成佛,而只是單純的為了佛法精深而感動。所以,能夠成為文殊菩薩的侍兒,並且能親聆世尊的教誨,她已經如願以償。

她唯一的困惑是,為什麼世尊特別不讓她出家。

【Google★廣告贊助】

「妳時候未到。」世尊笑笑的回答。

她也平和的接受了這個答案,並且靜靜的等待她的「時候」。只是她不知道,這個「時候」,在她原本光亮無塵的心底,留下最鮮明的一筆,並且永難磨滅。

***

作完早課,她提起藥籃,往須彌山的方向去。

她準備去須彌山下,被稱為「寂海」的廣大草原。正是許多異草奇花的的時節,採擷這些花材,然後煉製成香,是她的工作之一。

清風吹拂過寂海草原,果如波浪般起伏。但她在這片廣大中卻看到絕對不該存在的存在。

她平靜的容顏沒有半絲改變,只是眼神透出幾許疑惑。她走近,望著同樣茫然的人類。

應該非常年輕,她感覺到這個年輕的凡人恐怕只活了三十個春秋,並且完全沒有修煉過,非常普通。

但,這是世尊的佛土,他是怎麼來的?

年輕人回眼看到她,舉起手,遲疑了一會兒,「…嗨。」

這是人類的禮儀?她不得不稱讚這是個有禮貌的人。但他既然出聲了,可能就會驚動羅漢和金剛。若今天誤闖的是妖怪或神族,頂多被驅趕而已。

但對人類的處置向來特別嚴厲。

動了一絲憐憫,這還是個非常年輕的生物,他的壽算雖然不長,但也不該落得滯留監禁的命運。

微顰著眉,拉住年輕人的手,「跟我來。」

「呃,這個…」年輕人滿臉漲紅,「我們還不認識…」

釋慧將食指放在唇間,示意他噤聲。就拉著他疾行。直到她自己的淨舍,才鬆開他的手。

「跑太急了,很熱麼?」她遞出自己的羅帕,給臉孔漲紅又冒汗的年輕人。

他侷促的接過羅帕,低頭笑著,「老天,這夢真的太棒了!醒來若忘記太可惜了!我居然跟這樣漂亮的美女說話!但是小姐…雖然是夢,但我還是處男…經驗不足的部份,請妳多加包涵…」

釋慧眨了眨眼睛,大抵上,她感應得到這年輕人在想什麼,卻覺得有幾分好笑。人類這種族真是有趣。

「我是文殊菩薩尊前侍兒釋慧,我是隻蜈蚣精。所以大約不能如你所願。」她淡淡的笑,一貫的從容,「但請告訴我,你怎麼會闖進佛土?」

「佛土?」他一臉茫然,「什麼佛土?我睡醒就在這裡了啊。」

睡醒?哦。睡眠、夢,這是人類的專長。想必他是穿越夢境而來。

「你的引路人呢?如果你能在夢境穿梭,一定有監護你的引路人。怎麼會讓你亂跑呢?」

「什麼引路人?」他更迷惑了。瞪著釋慧,他漸漸出現恍然的表情。「…引路人!翡雅!那個莫名其妙的彼岸花!奇怪,為什麼我做夢的時候就可以想起來,等我清醒卻什麼都忘光光呢?」

釋慧淡淡的笑了笑,卻幾乎看不出來。

人類是種短命、焦躁、匆匆忙忙又太過衝動容易闖禍的種族。他們當中很容易因為血緣的複雜而出現變異,某些人甚至擁有干擾通道的天賦。

世尊說過,有緣無緣的界宛如恆河沙之多,天人魔三界是有緣所以相聯繫,但無緣之界比三界還多上無數,相較於恆河沙般的異界,即使是創世者亦顯得非常渺小,遑論三界所有存在。

而諸界間都有其遼闊無垠的通道迷宮,無數道路交錯。連擁有大能的世尊也僅能窺看極其渺小的部份。但人類這個惹禍的種族,卻可以用夢境這樣的方式進入迷宮中。

絕大部分的人因為被「妄想」所困,所以往來的異界範圍很小,也往往夢醒不復記憶。但有些特別容易闖禍、擁有天賦的人,就會讓通道的管理人嚴格監控著。

這些和三界無緣的中立者既不知道他們從何而來,也不知道他們歸屬哪個異界。但他們忠實的看管自己份內的人類,並且自稱引路人。

這個年輕人就是逸脫引路人的掌握,誤闖了佛土。

「快醒醒,回到人世吧。」她溫柔的勸著。

年輕人張了張嘴,低下頭。他是個害羞內向的人,活到今天三十歲,連跟女生講話都不敢。要不是翡雅以男身出現,他說不定也會逃跑。

第一回,他是第一回跟個女性說話,沒有羞到想鑽地板。而且她真是世紀大美女,又這麼和氣!

「我…呃,我姓徐,徐儒林。」他紅著臉,「但我不捨得醒來欸。」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