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故事集 釋慧行(二)

釋慧微微偏著頭,張大了眼睛。

這麼細微的動作也讓儒林的心飛跳。這個看起來教養很好的美女不但沒有千金小姐那種無聊的高傲和故作矜持,也沒有年輕女孩那種亂笑聒噪的輕佻。

她一直都很平和、溫柔而沈靜。像是一鴻深邃的碧泉,汪著隱隱金光。

【Google★廣告贊助】

正因為如此,她細微的表情和動作顯得分外生動。

「我…」他不好意思的搔搔頭,很快的說著,「我活到今天三十歲了,還不敢跟女生說話。每次說話我都好緊張,不知道在緊張什麼…我都大學畢業好幾年了,連相親都會臨陣脫逃妳看多糟…」

「慢慢說,」釋慧請他坐下,倒了杯茶給他,「我在聽。」

他坐了下來,又驚又喜。但又想到剛剛跟她說得話…又臉孔煞白。「我、我剛剛…我真的以為是夢,所以才出言無狀!我我我…我不是色胚真的,請妳要相信我…」

萬一她覺得我是變態怎麼辦?!

「呵。」釋慧輕輕蒙著自己的嘴笑,白皙得如溫玉的手背晶瑩,「別介意。我幼年在人間住過,我知道人類對生養是很看重的…」她輕輕聳了聳肩,「各個種族不同,我懂的。」

…我不要醒來了。醒來要去哪兒找這樣雍容大度、溫柔又有涵養的小姐?再也見不到她怎麼辦?!

「釋慧小姐,妳結婚了沒有?」他激動的握住釋慧的手。

釋慧沒有動,也沒抽出手。她寬容的看著這個年紀很小的年輕人(相較她而言),「我是佛前侍兒,怎麼可能成親呢?」

「修女都可以還俗,尼姑不可能不行吧?」徐儒林勉強緩了緩呼吸,「我能夠請妳、請妳以結婚為前提,和我交往嗎?」

…啊?釋慧呆了一下。這孩子瘋魔了。

「我不是人類。」她笑出聲音,平靜的表情因此蕩漾著和煦,「我快四千歲了,你…」她指了指儒林,「你才過三十個春秋。」

「老天,我不在意!」他試圖說服這個知性美女,「聊齋上多少例子!」

「盡信書不如無書,難道你沒有聽過?」釋慧笑。

他們交談了一會兒,釋慧的笑意越來越深。真是天真可愛的種族。難怪世尊提到人類總會露出憐愛又柔情的表情。

但她感受到似乎有金剛往這方向而來,雖然距離還很遠,但應該會漸漸尋來。

「儒林,你倒看過不少書。」她開口,「可看過白蛇傳?」

「看過啊。」他不懂為什麼會天外飛來一筆。

「這是異族通婚的弊病,你得撐過這一關。」

儒林還在思索她的意思時,釋慧已經在他眼前變回真身,頭幾乎頂著天花板,渾身金燦,是隻碩大無朋的蜈蚣。

徐儒林大張著嘴,兩眼翻白,昏倒在地上,然後消失無蹤。

治打嗝和還魂,驚嚇都滿有效的。釋慧默默的恢復人身。原本往這方向來的金剛遠離,想來也很疑惑入侵者怎麼突然消失。

她倒不覺得怎麼樣,只是起身又提起藥籃,並不怎麼掛懷。

的確,人類很有趣。但也如世尊所說,最好和最壞都集中在人類身上,無私與偏見都非常極端。

她見蜉蝣與人類無異,但人類見她與人是完全兩樣的。她不覺得有必要苛責,但也會訝異人類的狹隘。

很快的,她將這件事情拋開,如同她因為憐惜生命,輕輕挑出跌入水缸的飛蛾。她往寂海而去,輕風飄揚著她無拘的長髮和腰上玲瑯的玉佩,發出好聽的聲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