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故事集 釋慧行(三)

就在晒製研磨香料的時光裡,一日日一月月過得極快。她也幾乎要忘記這短暫的邂逅。

但某日,她專心一致的秤著香料,準備混合在一起焙乾的時候,突然聽到她的小院傳來匡啷啷的大響。

她急起身,走出去看看,發現儒林打翻了好幾籮正在陰乾的香草,鼻青臉腫的坐在地上。

【Google★廣告贊助】

他慌張失措的四下張望,看到釋慧,欣喜若狂的,「我成功了,我成功了!」他仰天大笑,抓著釋慧的手跳上跳下,「我終於到了!我又見到妳,見到妳了!」

釋慧微張著嘴,只能將他拖入屋內,懷著一種不可思議的心情,在屋內佈下紗蘿障。

這是一種幼年學習的法術,經過幾千年的修行,成為非常堅強的結界,足以隔絕人氣。她真不該這麼做,雖然不算違例,但也相距不遠。

「…你看過我的真身了呀。」而且還深刻的體認到他的恐懼。人類畏蟲蛇極深。

「是啊,我真的嚇到了。」好不容易冷靜下來的儒林有些羞赧,「但、但是!但是…我可不是討厭妳喔!我只是被嚇到,我真的真的真的…」他拼命強調,「我真的好喜歡妳!我怕忘記妳的模樣,還想辦法把妳畫下來…我一醒過來馬上畫了!但我…記憶消退的那麼快,我沒辦法完成,只能匆匆筆記…但我真的沒有忘記妳!」

他激動的拿出一張只有手掌大的畫,「妳看!我真的不要忘記妳,我我…我知道這樣好像很蠢,但我好像被雷劈到!我不會解釋…」

釋慧輕輕偏著頭,隱隱有些忍俊不住。她接過小畫,不但有她人身的肖像,背景還有隻巨大的蜈蚣。

人類淺薄無知,卻這樣天真可愛。

「…你又是怎麼來的?」釋慧用種對待幼童的容忍看著他。

「哈哈,」他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我每天都拼命煩翡雅…妳知道的吧?翡雅…那些引路人,我是都叫他們彼岸花啦…誰知道他們是什麼東西,有沒有性別之分也不知道…總之,我根本不知道怎麼來,只好拼命煩翡雅。翡雅好生氣呢,他說他洗我的記憶洗到想撞牆了,求我別惹麻煩了。」

安靜了一會兒。「我真的不是惹麻煩,而是、而是…我沒辦法忘記妳…不對,我怎麼也不想忘記妳!這就叫做、叫做,一見鍾情!我整個被雷劈到了,我…」

「我感應得到你的心情和情緒,」釋慧溫和的打斷他,「不要急,緩著點。」她寬容的遞茶給這個激動到嗆著的年輕人。

好不容易緩過氣來,儒林大大的喘口氣,咽了咽口水。「…每天只有做夢的時候,我才能走進夢境,然後想起來。但夢境好大好大好大…大得妳難以想像喔!而且道路非常複雜,不是只有東南西北,還有上下和…」他不知道怎麼形容,「就是很詭異,妳相信有倒過來螺旋狀的樓梯嗎?」

釋慧含笑著點點頭。

「只有翡雅可以幫我…但他不肯。」儒林握緊拳頭,「妳知道他搞啥鬼嗎?他居然變成妳的樣子!說他可以變成『釋慧』,隨便我想幹嘛,只要我不要惹麻煩就好…妳聽過比這更褻瀆的話嗎?!他褻瀆我喜歡的女生欸!我氣得揍了他一頓,打得他爬不起來…」

…他揍了引路人?釋慧又驚駭又好笑。連世尊都要敬他們三分的引路人,這個呆子就這樣出手就揍?

「…妳的手帕還在我這兒。」儒林含羞,「我沒辦法帶去現實,但夢境裡我就還擁有。我握著手帕祈禱,居然讓我尋來了…」他羞得別開臉。

原來是羅帕惹禍。釋慧輕搖著頭,想要拿回來,儒林卻奪手不給,死死護著。

釋慧看了看旁邊,好壓下笑聲。人家這麼認真,她還大笑,實在太不尊重人了。「…你只是跟女人的相處有障礙。」她耐著性子回答,「所以你覺得跟我相處似乎最親切。其實,這些都是錯覺。因為是夢,所以你解除了你的緊張。你若不再緊張,就可以和其他女人相處。這種事情是需要習慣的。」

「…我喜歡妳。」他小小聲的說。

「我也很喜歡你,跟喜歡眾生相同。」釋慧交握著雙手,「就跟世尊憐愛世人一般,但我不是人類、甚至是個修道者。人類的喜歡很容易磨滅,或許現在會很難過…」

「妳也知道我很難過嗎?」他沈下臉,「兩年了,釋慧小姐。我一直在夢境找妳。我也不知道我幹嘛這樣…我也去相親過,現在我敢跟女人說話了。但我忘不了妳,也不想忘記妳!我老想到『遊園驚夢』…原來在妳心中我什麼都不是。」

他痛苦的情緒感染了釋慧,讓她平靜的臉孔也有淡淡愁容。「…很抱歉我不能回應你。」

「我沒有要妳回應,沒有嘛!」儒林激動的抓著她的手,「讓我偶爾來看看妳嘛,這樣我就滿足了!我沒有要妳一定要喜歡我,最少、最少給我約會的機會嘛!」

她正不知道怎麼回答時,紗蘿障內,突然出現了另一個「釋慧」。她沒好氣的壓著額頭,怒目著儒林,「我可不可以拜託你別再惹麻煩了啊?!」

「…別變成這樣行不行?看了很難過欸!」儒林兇回去,「我哪有惹麻煩?」

另一個「釋慧」沒好氣的變化形體,成了個高頭大馬,皮膚黝黑的修長少年,「我不想接到佛土投訴。他們家的十八羅漢是很煩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