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婚禮(一)

其實,在他們認識不久,他就知道玫瑰的壽命不長了。

在玫瑰昏迷前,他就認識玫瑰了。應該說,當時混天涯小站的,沒有人不認識開朗又活潑的玫瑰。

他總是冷眼看玫瑰和人打情罵俏,同時翻翻玫瑰的文章。她的言行和文章,溫度可比赤道和南極。

【Google★廣告贊助】

非常熱情的玫瑰,卻寫冷到骨頭裡的驚悚小說。這讓他覺得有趣。

雖然,他和玫瑰住得很近。但是對於網路上這樣呼風喚雨的女王,卻沒有湊一腳的興趣。

但是玫瑰消失的時候,他還是感到一絲絲的寂寞。幾乎一個月那麼長,輾轉的得知,玫瑰因為白血病昏迷住院,院方不但開出病危通知書,甚至已經將她轉到安寧病房了。

這消息在網路上散播開來,真假難辨。他決定自己去看。

不是沒有見過玫瑰。幾乎每次的板聚她都會到。很會打扮的女孩子,雖然不是很漂亮,但是爽快的笑聲常常會讓人側目。

找到她的病房時,看見她闔著眼躺著,有些讓他認不出。原本是圓滾滾的時髦女生,裹在白色病袍裡的,卻是瘦骨支離的人兒。

一個多月昏迷沒有進食,這也難怪。想到玫瑰家正在辦的喪事,和現在昏迷著不曉得會不會醒的玫瑰。

一向在網路上以寡情出名的他,居然心裡有點異樣。

後來幾乎沒有什麼事,就會幾天來看看。

他習慣買幾枝小小的含苞玫瑰去看她。畢竟她叫做玫瑰。雖然只是網路上的名字。有時會對著昏迷的玫瑰說心事,因為她不會回嘴和反駁,就只是靜靜的聽。

那天,他又買了玫瑰看玫瑰,對著她說:「早安,玫瑰。」

然後,她說:「早。」聲音雖然微弱的像個嘆息,但是她真的微微的睜開眼睛。

他望著她,今天天氣不太好也不太壞,但是這麼普通的天氣,不像是奇蹟會發生的日子。

她奇蹟似的,神智清明的清醒了過來。

併發腦膜炎的成人,很少逃過死神的魔掌。起碼也要留下個植物人的的結果作為逃生的代價。

但是玫瑰卻像睡美人一樣,睡醒了,一百年過去,卻沒讓她的記憶或思考受到任何損害。

過了兩天,他又到醫院看甦醒的玫瑰。發現她面對牆壁,無聲的啜泣。

這霎那間,他突然覺得,玫瑰還是繼續當睡美人幸福些。

他默默的去換玫瑰花,玫瑰聽到動靜,滿面淚痕的轉過來,趕緊將眼淚拭乾。

「欸,妳可以繼續哭。」他將凋落的花瓣撿起來,抹了抹桌子。

「阿華。」玫瑰對他笑了一下,睫毛還帶著淚珠。

他驚訝地看了看玫瑰,「還記得我阿??」他和玫瑰前後可能見不到三次面。

她點點頭,無力地靠在枕頭上。

阿華坐到她的床邊,看見她瘦得伶仃的手臂,就這樣子擱在白被單上,好奇的去握了握。

玫瑰倒是沒有不悅的樣子。雖然她知道阿華比她大很多,但是他那種孩子氣的容顏,卻讓認識他的女人,不因為他的好奇心生氣。

「不好。」

「什麼不好??」玫瑰有點丈八金剛。

「這樣瘦瘦的手臂,不好。我喜歡玫瑰以前胖胖的手。」玫瑰看了看自己的手,向阿華要了小鏡子照了自己瘦脫了形的臉,說,

「這樣也好,用不著減肥了。」

玫瑰拒絕放射線治療,醫生檢查之後,也認為治療對她的幫助不大,讓她出院回家去。

違反白血病的病情發展,玫瑰不但活過了醫生預期的日子,甚至搬出了自己的家,開始獨立生活。

這一場大病,讓玫瑰失去了健康,工作,論及婚嫁的未婚夫,甚至親愛的母親,也在她昏迷的期間,因腦溢血意外過世。

她搬出去的那一天,除了阿華來幫她的忙,家裡正為了父親再娶的事情忙得昏天暗地。

玫瑰只是笑笑,卻不說什麼。她從本來那個活潑的像花蝴蝶般的網路女王,一反原本的霸氣,變得溫和柔軟。她原本就會寫,獨立生活後,無法外出工作的玫瑰,開始認真的寫起小說。

死裡逃生的玫瑰,不再寫驚悚小說,反而轉頭去寫童話式愛情故事。每篇故事都寫得透明澄澈,最後都是美好的結局。這樣的作品很快的在羅曼史小說裡竄紅,得了白血病卻寫作不綴的女作家,也很讓人有浪漫淒美的聯想,所以玫瑰也算小小的成了名。

她答應出版社的長期合約,每個月出一本書,但是出版社要供應她專線和生活的必需品及房租,這些是版稅之外的。

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出版社也樂得用不高的代價,簽下了她。

有了專線(雖然是 14.4k 的低速專線),玫瑰恢復的過往的網路生活,重新活躍於網路之上。

阿華偶而來造訪的時候,發現其他網友把玫瑰的家當成的網路咖啡或漫畫王,頗為生氣。玫瑰的臉色已經很慘白了,笑容已經很勉強了,這些人還沒天沒夜的鬧,實在太不知進退了。

他開始臉色難看的趕人,後來乾脆下班就來玫瑰家裡守著。

「沒關係啦。阿華。讓他們鬧啦。我再活也沒多久了,就要聽不見他們鬧了。」玫瑰看他和別的網友的紛爭,已經從現實生活擴散到網路上爭吵,勸著他。

「妳聽那些庸醫胡說。說妳白血病妳就信啦??玫瑰就是弱了點,還可以平平安安的活過八十歲的。」

她笑了笑。比起半年前的一場昏迷時,她多長了點肉,但還是瘦得可憐。「阿華,我累。容我歪著相陪。」她便溜躺在和室的地板上,枕著個大大的抱枕。

「我也歪著。」阿華露出稚氣的笑容,拖了個抱枕面對著她躺著。

玫瑰閉上眼笑著,烏黑的睫毛在慘白的臉上落下鮮明的陰影。他好奇的湊近看她長長的睫毛,用指頭撥弄著玩。

「作什麼??」玫瑰將眼睛睜開,睫毛刷過他的手指,像是蝴蝶纖細的足,行走過的感覺。

「我抱著玫瑰好不好??」他那樣孩子氣的問著,玫瑰看著他,訝異。在她還沒這場大病前,玫瑰不是個循規蹈矩的人。她敢玩,愛玩,也玩得起。男人的品種,她一點也不陌生。

但是她知道阿華是不玩這種複雜的男女關係的。一向在網路上狷介的簡直寡情的他,對於向他表達愛意或勾引的女user,完全不假辭色。

他居然會這樣要求..玫瑰覺得有點遺憾。她輕輕點了點頭。

阿華高興的抱緊她,卻只是抱緊,好奇的摸摸她的臉。然後….

他睡著了。

屈在他的懷裡,玫瑰拼命壓抑爆笑的感覺,卻壓抑不住上揚的嘴角。

更好笑的是….

她也跟著睡著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