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月季夜語 之一 緣起(二)

清醒之後,一切都變了。

姊姊的絕艷在傷後徹底枯萎,甚至氣色慘青,手臂被撕去了大塊血肉,傷癒後留下很大的疤。

她又哭又嚷,說祖奶奶無端咬她,成了妖怪。黃琳嘴笨,說不過姊姊,再說祖奶奶完全變樣,祖父和父親當然相信了姊姊。

從那天起,徹底變樣的祖奶奶被關在後院的石屋,只有一個小孔送飲送食,更不准任何人見她一面。

【Google★廣告贊助】

黃琳為此拖到二十四歲不肯出嫁。姊姊招贅了一個姊夫,但夫妻感情甚惡。祖父已經過世,她若不在家裡,誰來顧祖奶奶的飲食穿用?但連父親都過世以後,她在家裡實在待不下去了,被姊姊硬嫁給有六個小孩的鰥夫。

嫁給什麼人,她倒無所謂。只是以後阿太誰照顧呢?姊姊夫妻是不可能的。自從那一夜之後,姊姊恨死了祖奶奶。

穿著嫁衣,她嗚嗚咽咽的坐在石屋外,哭泣不已。

「…阿琳,」祖奶奶的聲音依舊輕慢,「妳是好孩子。那人雖然是鰥夫,為人甚好,孩兒們也聽話順從。妳這樣心性,嫁過去也不會太吃苦。我雖囚居,但也無所謂飲食…妳不如好好建立家庭,讓我了最後一樁心事。」

她大哭,讓媒人眾人拖著,這才嫁了出去。

丈夫憨厚老實,覺得這樣年輕的小姐嫁來他這吃苦,凡事體貼溫順。孩兒們有些可憐兮兮,生恐後母荼毒,知道她溫柔善良,很快就貼心起來。

真如祖奶奶說的。

但她返家探視時,姊姊若無其事的告訴她,有人把祖奶奶買走了,給了很大一筆錢。

她驚怒交集,渾忘了懼怕,「她是養我們這麼大的阿太啊!妳連自己的阿太都捨得賣?妳對得起黃家的祖宗牌位嗎?若不是阿太捨生,妳現在早成了妖怪!阿爸阿公相信妳,但我可是親眼所見…」

「她害我!」黃玉大吼,「她害了我一輩子!變成妖怪又怎麼樣?那花兒答應讓我成為世間最美的女人,享盡榮華富貴!若不是她多事,我現在早就享福了,需要繼承這個又破又小的中藥店,嫁一個沒出息的窩囊廢?!祖宗牌位有什麼了不起?哪個庇佑我?」她勢若瘋虎的抓起神明桌的公媽牌位,拿來打黃琳,「讓妳說讓妳說!這麼孝順,就死去孝順,敢排喧我!」

黃琳挨了幾下打,她的丈夫氣紅了臉,一把奪下來。黃玉還不依不饒的撒潑,撕髮撞頭。

氣得直掉眼淚,她想到這麼大年紀的祖奶奶,變了個樣子,居然還讓姊姊賣了。不知道賣哪去…她不禁嚎啕起來。

「…阿琳,莫哭了。」扛著黃玉撒潑,她老實的丈夫抱著黃家公媽牌位,「咱們慢慢訪去,總會找到的。我看,我們也把公媽請回家,做人最要緊是孝順。」

就為他這句話,她死心塌地的愛了她丈夫一輩子。真是良人呢,這麼有情意。

訪了好些年,卻訪不到祖奶奶的消息。直到她懷孕了,日日啼哭,才得到祖奶奶一封簡短的信。

她說她已非世間人,來買她的是來渡她出紅塵的。原本不能掛念塵世,但黃琳日夜啼哭,擾了她的修行。終究這一點血脈還是得斷了緣,要她以夫子為念。

說到底,她是不相信的。祖奶奶一定是怕她掛心,才故意安慰她。但她又希望是真的,祖奶奶真的跟了菩薩去修行,了了塵緣。

她這一生,真的是夫憐子愛,連前妻所生,十個孩子,熱鬧壞了。早趕上當年祖奶奶的年紀,但兒孫都很孝順,工作學業忙成那樣,還排著班來探望她…丈夫去年過世,她堅持要去養老院,兒孫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淚,哀求多少次,看她意志堅決才讓她去。

現在她在養老院過得還好,心安理得的,不拖累子孫。只是日日念佛,希望替孩子們積點功德…也替祖奶奶回點福報。

阿太一定還活著。她相信。她可是一方之巫啊。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