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學姊之十一.醉酒

睡到半夜,劍紅渴了起來,迷迷糊糊的轉身,身邊居然有人在呻吟。

定睛一看,居然是彥剛。

他差點跳了起來,沒想到一起身,排山倒海的嘔吐感湧了上來,只聽靜厲聲說,「這裡!」劍紅只見靜端著個臉盆,他也準確的吐在裡頭。

【Google★廣告贊助】

嘔心掏肺的吐了半天,靜只是看著他吐,一邊輕輕拍著他的背,一邊手指還夾著煙。

然後遞水、清臉盆、用毛巾幫他擦臉。

「我不要跟他睡一起。」劍紅指著彥剛。

「他剛剛也這麼說。讓人照顧的人,不要挑東揀西的。」靜把煙彈了彈,又回地鋪躺著。

「靜,這是哪?我怎會在這?」劍紅覺得腦子蒙著一層霧。

「我家。」她轉過臉來,無可奈何的,「慶功宴也不用這麼高興吧?拼酒這麼好玩?拼到倒在湯裡面?你知不知道會溺死?」

呵…他想起來了。

今天是靜公司新產品的慶功宴。因為出色的廣告和行銷,使得初涉足3C通路的新產品,居然引起搶購的風潮。

興奮的高層策劃了這次的慶功宴,結果劍紅和彥剛都被邀請了。

靜被彥剛拖了去,劍紅就看不慣彥剛拿靜當擋箭牌。

後來呢?因為討厭彥剛…後來呢?

「後來我只好開車把你們兩拖回來。誰讓你們不是女人?」靜搖了搖頭,起身拿了煙灰缸,「讓腳不方便的人,拖你們這兩個大漢回家,真的很不人道,你不覺得?」

「妳一個人拖我們兩個回家?」劍紅開始覺得頭痛。

「當然,整個宴會倒的倒,沒倒的不夠分配。只好抓著你們回家。幸好還會上廁所,沒有在電線桿抬腳…」

「阿~上…上…上廁所…」劍紅的臉刷的一下紅了起來。

「我不抓著你的後背行嗎?你們會栽進馬桶裡的。」

什…什麼?

「妳…妳…妳…」不會吧?她還看著他們上廁所?

「別緊張,你又不是處女,我也沒偷看。就算看了,我也不會說出去,怕啥?」

天阿~這不是重點吧?超丟臉的…

沈默了很久,空氣瀰漫著酒氣和嘔吐後的味道。

還有靜濃濃的三五的煙霧裊裊。

「謝謝,靜。」劍紅看著靜的背,「我可以過去跟妳一起打地舖嗎?」靜抄起一本書丟過去,正中目標。

「靜,我不要跟這個半吊子躺在一起,」劍紅咕噥著,「我是真心的愛妳,才不像這個爛人,只會利用妳來擋著。」

「不要說學弟的壞話,」靜皺起眉毛,「我也不許他說你的壞話。你們幹嘛?互相這樣說小話,活像仇人似的。」

「我說的是事實。他心裡既然只有遠芳,那就別來黏著妳。活像會忌妒的弟弟一樣。」拼命的阻撓他約靜出去。

靜笑了起來,坐起身,又燃了一根煙。

「靜,我真的愛妳。」劍紅直直的望著她。

靜撩起那頭長髮,露出為難的神情,微笑。「劍紅,我無法再承受愛情的成往壞空。我的愛情…已經揮霍完了,沒有了。」

「我等。」

靜搖搖頭,「不用等了。劍紅。我什麼都不能給,不管是婚姻、子女、還是單純愛情裡的性,我都不能給。」她的眼光遙遠,「我不像我的姊姊…願意無止盡的施捨…我不能。」

「姊姊?靜?妳不是獨生女?」

靜笑了起來,為了她,劍紅的確下了工夫。

「同父異母的姊姊。在我父親婚前,她的母親懷孕後就消失了。等她的母親過世了,才由姊姊的外祖母上門告訴我父親。你說不定知道她。就算不玩BBS,也應該看過她的書,」她指了指扔到劍紅臉上的書。

一看,劍紅吃了一驚,那是某個專出小本ㄟ書的出版社的當紅作品,作者的名字很奇特:人工美女。

「她也是BBS上的網路女王喔。專長是一夜情。」

他怔住了。

「真的?」

「嗯。我見過她的次數雖不多…但是,我很喜歡她。」

是的,她見過她的姊姊。在她小三的時候,五年級的姊姊,跑過操場,興奮的看著她,「妳…我是姊姊…妹妹…我是姊姊…」抱緊靜。

靜沒有掙扎,迷惘的覺得安心。她的母親聽說了這件事情,輕輕的嘆了口氣,告訴靜,對的,那是姊姊,要叫姊姊。

短短的相處了幾個月,姊姊轉了學,最後一次見到姊姊,只記得她的眼淚。

再次見到姊姊,是母親的喪禮。穿著黑衣服的姊姊,容顏悲戚的來,跟靜的母親上了香,告訴靜,「大媽對我,一直都很關心。」原本捱著不肯哭的靜,哭倒在姊姊的懷裡。

姊姊的懷裡有母親的香味。

那時的姊姊已經十九歲了,出落得像是初開的梔子花,看見陌生男人會臉紅,羞澀的少女容顏。

那時已經有人陪在她身邊了,靜記得這個穩重又疼愛姊姊的男生,不時的握著落淚的姊姊。

然後幾年,靜接到姊姊的喜帖,看見她盛開如芙蓉,在婚宴上。彼時她和正旭正熱戀…

空氣那麼清新,太陽那麼豔麗,晴空鑲著銀白的雲,相愛的人,濃烈的似酒。

那個男生吻了臉粉紅著的姊姊,美麗的新娘。

我們以為日子會繼續,這種甜蜜的光芒不會消失。

大學畢業那一年,又見到了姊姊。在醫院,手上纏著繃帶,那個她叫姊夫的人,在病房外高聲叫罵,姊姊在雪白的病床上流淚,麻醉未退,她還沒清醒。

靜抱著害怕而哭泣的外甥,哄著。想到正旭的再三出軌,靜也隨之落淚。

未久,姊姊離婚,也失去一切。比方說,婚姻、孩子、健康,和愛情。

姊姊就此消失了蹤影,沒有了消息。直到那次的網聚。看見了她…靜的煙掉到地上。

「姊姊。」雖然說,她的外貌翻天覆地的改變了。

姊姊相當驚訝,「小靜。妳怎認得出我來?」

「因為妳是我姊姊。」

高窕、雪白,美麗的容顏,苗條的身段。「這些都是整型的後果。」姊姊不在乎的笑著,那種笑容自由而放浪。

然後靜知道了人工美女就是姊姊。

「我知道人工美女。」劍紅沈吟了一會兒。誰不認得她呢?放浪行骸的妖豔美女,全身整型,專門寫色情小說的惡女,她的傳說說不清。

「靜…」靜一定尷尬而為難吧?

「我還是,跟第一次見到姊姊時,一樣的喜歡喔…」靜恬靜的笑笑,「不管她是平凡還是美麗,羞澀還是放蕩…我想,我都如此…」

而且,姊姊走出自己的路來,這也沒有什麼不好。如果墮落進魔道讓她愉快,為什麼不?

「只是我做不到而已。」靜撥撥額頭的頭髮,「我沒法子像姊姊,用性來嘲笑愛情,報復男性,和報復自己的愚昧…但是,這沒有對錯。」

靜靜看著燃著的煙。

「我…討厭性。這東西會破壞一切的情感。我知道,姊姊也知道。所以她選擇用性毀壞虛偽的諾言…我選擇不碰。」

「不是這樣的…」劍紅坐了起來。

「是這樣。愛情和性…還有婚姻…是謀殺美好的開端。我的父親,有毆妻的惡習。但是媽媽常含淚笑著說,和父親初相識時,他是多麼英俊體貼的男孩子…姊姊偶而喝醉了,還會提起前夫,想念被他再三呵護的時光…」

靜扶著額,抬頭看著天花板的蕩漾水光,「我和正旭…剛剛相識的時候,他是多麼可愛阿…多麼善良怕我憂傷…」她伏在膝蓋上笑了起來。

「你知道嗎?他要我叫他主人。」

「什麼?」劍紅沒弄懂。

「我們開始有性行為的時候,他要我叫他主人。我打從心裡荒謬起來,可是沒抗拒過他。不管他多麼變態的姿勢或要求,因為『愛』這種荒謬的理由,我居然這麼蠢…」

靜笑到肩膀抖動著,頭埋在膝蓋上,劍紅下了床,輕輕的擁著她,卻覺得靜的身體一僵。

抬起沒有眼淚的臉望著他,一笑。身體挪遠一點,靠著床頭櫃。

「我喜歡你,劍紅。」靜看著床上睡得不醒人事的彥剛,「我也同樣的喜歡著學弟。因為現在和你們相處的太愉快了,所以,我絕對不要用那種叫『愛情』、『性』、或是『婚姻』這種枷鎖鍊住你們。」

她按著劍紅的手,「我不要再失去誰。」

是的。我不要再失去。如果…母親沒有和父親結婚…母親會永遠記住那個體貼的男孩…姊姊沒有嫁給姊夫…想起他的時候,姊姊會充滿溫柔,不會從此厭恨所有的男性…也不會自墮魔道。

如果我沒跟正旭熱戀…正旭會是我永遠的…可愛的孩子…

「十年、二十年,我都會在這裡…」靜對著劍紅微笑。「你和彥剛都會循著正常人的道路前進。結婚、生子…但是我不會。我永遠在這裡…你和彥剛可以帶著孩子妻子來。我永遠在。這樣…我才不會失去你們…」

再也不要失去誰。

劍紅默默,突然用力的抓住靜的手。

「不對。我會永遠在妳身邊,我愛妳,我和他們不同。」

誰不是這麼說呢?父親…姊夫…正旭…他們都這麼說過。

靜露出寂寞的笑容。「我相信,你現在是真心的。」

劍紅爬回床上,「我會證明,我是愛靜的。我若再婚,一定是跟靜。」他面對著靜躺著,「妳以為,我會自己有妻有子和樂融融,讓妳一個人在這裡孤淒嗎?我跟那個什麼都沒做的笨蛋不同,」他指著彥剛,「我不會這樣的!」

「隨你。」靜背著他睡了。

劍紅酒氣上湧,也昏昏然。模模糊糊的想著,靜,我不會讓妳傷心孤單…因為…我知道孤單的眼淚,有多麼的苦澀。

誰什麼都沒做?裝睡的彥剛在心裡拼死命的罵劍紅。我也喜歡學姊,也希望她幸福…我才不相信你這個浮誇的飛車黨。

如果不是我先愛上了遠芳…若不是我知道愛情的滋味…我會以為,我對學姊的情感,就是愛情。

因為知道不是愛情,因為知道這種情感稀有,所以珍惜。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來分享…

林劍紅,你才是笨蛋。

靜靜靜的躺著,從沒拉攏的窗簾看見靜靜窺視著她的月。

靜靜的眼淚蜿蜒過她的臉,嘴角卻彎著靜靜的笑容。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