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學姊之十七.We are family

叫了半天的門,學姊也不出來應,彥剛正擔心著,門突然開了。

「你又來了?」靜對著他皺眉頭。

「喂,學姊,什麼態度阿?」一眼瞥見地毯鋪了厚厚的棉被,小薰可愛的小臉流著口水,彥剛幾乎是衝著跑過去,「啊啊~小女生小女生~」

【Google★廣告贊助】

「學弟,別這麼餓虎撲羊~」來不及阻止,彥剛已經把小薰抱了起來,正要把臉偎上去,靜用包熱熱的東西丟他。

「阿阿…學姊!你用小薰換下來的臭臭丟我~」靜居然用臭尿布丟他!

「又沒漏出來,叫啥?你不要把油膩膩的臉貼到小薰臉上,」靜警告他,「先去洗了澡再來看著小薰,我也得洗澡。」

等靜從浴室出來,看見連鬍子都刮乾淨的彥剛,抱著小薰笑得像孩子,心裡不知怎地,非常感動。

「小薰怎會在這裡阿?」玩了大半天,彥剛這時才問,靜覺得有點兒啼笑皆非。

「姊姊要出國幾天,沙達又病了。」靜在手腕試著牛奶的溫度,「就把小薰抱回來帶幾天。小薰是個幸福的孩子。」

「是是是,妳和泠姐這麼疼她,她當然幸福啦。對不對呀?小女生?」彥剛眉開眼笑的逗著小薰,小薰笑得足舞手蹈。

「不是的,學弟,你的姊姊妹妹也生小孩,怎不見你這麼疼愛?」

被靜這麼一問,彥剛也奇怪起來。

「緣份吧?」一邊餵著小薰牛奶,一面奇怪自己愛小薰的理由。

「因為小薰是個氣質比較溫厚的孩子,不太會哭鬧,又喜歡人,不認生。每個孩子氣質都不同,卻沒有對錯。但是小薰…」乖乖喝完奶的小薰,凝視著大大的眼睛,像是聽得懂靜的話。

「是的,她因為氣質,所以出生得到很多人的疼愛。這是好的,幸福的開始。」

原來…自己疼愛小薰,只是因為她很乖?發現自己不純粹的疼愛,彥剛居然有點不安起來。

但是小薰居然把他的鈕扣塞進嘴裡!「不可以!小薰!」

小薰哭了起來。他哄著小薰,覺得心疼,卻不覺得討厭。

「才不對,小薰哭我也是愛的。」彥剛對靜做做鬼臉。

靜倒是被他逗笑了。

整個晚上彥剛跟小薰玩,靜在旁邊靜靜看著書。臨睡覺,因為太累,小薰睏又睡不著,開始哭鬧不已。

「學姊~怎辦?」自告奮勇要跟小薰睡的彥剛,苦惱的跑進靜的房間。

靜把小薰抱到床上,輕輕拍著哄,彥剛側坐在床上看著。

「唱了搖籃曲,她還是不睡呀!」彥剛很苦惱,不過,沒想到少年時的合唱團指定曲,居然會使用在這時候。

靜抿唇一笑,「她在家,你知道泠姊唱啥哄她?」

「啥?」

「清平調。」

不會吧?

但是靜開始唱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小薰聽了幾遍,大眼睛慢慢朦朧,居然睡了。

真好。但是跟著聽的彥剛,眼皮也漸漸沈重,睡倒在小薰的身邊。

幸好當初買的是雙人床…靜扯了床棉被,蓋在彥剛身上。

熄燈。

靜沒讓鬧鐘叫醒,倒是讓一大早玩得唧唧呱呱的彥剛和小薰吵醒。她認命的對著自己笑笑,起來作早飯。

他們吃飯的時候,給了小薰一小片土司,她興奮的又啃又咬,揉糊了滿臉,靜不動聲色的吃著飯,直到靜吃飽了以後,才起身幫她收拾換衣服。

「我娘我姐我妹,每次吃飯都大吼大叫的。」彥剛無限感慨,「要給小孩吃,就不要對著他大罵。你罵他他聽得懂?」

「懂喔。他就懂大人真是不友善的動物。」靜幫小薰換好衣服,擦好了臉,小薰自己拍手,又把胖胖的手塞進嘴裡。靜也沒阻止她,只用了乾淨的溼毛巾擦了擦。

如果這樣叫溺愛,倒是溺愛多些好。靜拿了小薰的草帽出來。

「今天週末…學姊,妳要帶小薰出去?」靜開始幫小薰穿薄外套。

「嗯。帶她去打預防針呀。」

預防針…「妳…妳別想丟下我…等我一下啦~」

看見鋒利的針尖,刺進小薰雪白稚嫩的皮下,彥剛心疼的無可復加。「太殘忍了…這樣對我們小女生…」小薰傷心的趴在他胸前哭泣,害他心痛的不得了。

靜笑了出來。「能不打?」

出了醫院,兩個人不由自主的抱著小薰,往旁邊琳琅滿目的嬰幼用品店逛去。

「你看!彥剛!好可愛的小衣服阿~」靜驚喜的拿起來比給彥剛看。

「學姊學姊,你看!蕾絲小芭蕾舞衣ㄟ!」

「玩具!」拉著細細碎碎的少女祈禱。

「呵~還有免洗奶瓶阿?」

「呼呼…學弟,可以在浴缸看得兒童書喔!還會浮起來喔!」

兩個人像是忘了自己年紀似的,在這樣的店裡玩得不亦樂乎,不停手的買東西,像是家裡有一軍隊的小孩,渾忘了…

他們也只有小薰而已。

東西太重,本來彥剛抱著的小薰,換猴到靜的身上,兩個都不大笑的女生,看起來很有趣。

走到停車場,風很大,刮得小薰的帽子飛掉了。彥剛接住帽子,笑著回來。

「看這邊!」三個人齊齊望著聲音來源,啪的一聲,弄得三個人像是要瞎了。

「你好~我是XX廣告公司的攝影…」拍照的男子又是打躬又是作揖的,講了兩卡車道歉的話,彥剛揮揮手,覺得也無妨,最後被纏煩了,給了他一張名片。

「照我們幹嘛?」靜覺得不解。

「大概是小女生太可愛了。」彥剛邊逗著小薰。

「靜。」一點心裡準備也沒有,靜看見了正旭。

咦?

「好可愛的女兒…」他的眼中,出現失望和忌妒,「看來妳過得很好…果然是他…」他橫了一眼學弟。

「是阿,可不就是我?」學弟戲謔著,「有空來奉茶。」

正旭定定的看著靜。若不是鎂光燈的閃光吸引了他的注意,他也不會發現靜吧?靜還是,不大喜歡笑,抱著一樣笑容不顯的小女兒,站在仲秋的台北街頭,居然能將一切紛擾,沈澱下來。

長髮在風中飛舞著,抱著和她容顏相仿的女兒。

「我們該走了,風大,我怕小薰冷了。」靜對正旭微微點頭,「走了,學弟。」

本來以為…自己會出現忿恨,出現厭憎,出現懷念和痛哭…

結果什麼都沒有。正旭真的成了路人甲了。過去付出的心力和甜蜜,痛苦和撕裂,真的只是夢一場。

這時靜才紅了眼眶。皆是幻影。

彥剛拍了拍學姊的頭,「學姊,回家吧!回我們家。」

看著他們的車絕塵而去,正旭那種不是滋味的感覺,漸漸發酵膨脹。

他已經年近三十了,研究所的學歷沒有想像中的值錢,苦苦的還在基層掙扎。

更糟糕的是,每天回到空蕩蕩的家裡,那種沒有屬於的孤獨,讓他害怕到要發狂。

為了什麼,他要背棄靜呢?過去甜蜜的溫柔,反過來像是硫酸似的,化成叫做後悔的毒液,侵蝕著他。

那小女孩…本來可以是靜和他生下來的…

幾天後,他看見全版的報紙廣告,那種後悔…強烈的讓他幾乎窒息…

靜抱著天使般的小女兒,定定的看著鏡頭,臉上的笑容淺得幾乎沒有,兩個人的眼睛,都那麼的靈透和黑白分明…

她的丈夫拿著小草帽,也看著鏡頭,臉上滿滿的是太陽般,溫暖的笑意…

底下的標題,寫著,「We are family.」

這原本可以是我的笑容…太陽般的笑容…

懊悔,很懊悔。


看著廣告,泠大笑起來。

「哎呀,可以送進洞房了。」

靜瞪她一眼,「這下好了,跳到黃河也洗不清。」

「我不介意阿!」彥剛在地毯上和小薰一起玩,連頭也沒抬。

嘆了口氣,我介意。意雲非殺了我不可。

「這個標題有趣。」泠垂下眼。

靜幫著姊姊疊著小薰的小衣服,泠正在打毛線。小薰呱呱的跟彥剛玩得正瘋。

「誰規定要有血緣關係才是家人阿?」彥剛躺在地毯,小薰趴在他身上吃拳頭,「We are family.」

靜走到外面陽台,抽煙。對著涼爽的秋風,微笑。

【Google★廣告贊助】